第十七章 心生一计

  “喂,都已经这么久了,东西还是没卖出去,你怎么一点也不着急。”

  看着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集市上的人也越来越少,颜思枫脸上渗出了细细的汗水,看着一脸坦然的狄望,心里的急火更是燃烧一层。

  “这是卖农村土特产和吃食的早市,有钱人家的小姐夫人怎么会来?”

  狄望黑曜石般如止水的眼眸,恰好对上颜思枫急不可耐的目光,顿了顿,这才开口。

  “你……”

  颜思枫听闻此话,心头猛地一窒,什么话也说不出来。

  这狄望一定早就知道早市是不会有富贵人家的小姐夫人过来,还什么都不告诉自己,让她声嘶力竭地吆喝了一早上,什么都没卖的出去。

  “你既早就知道,为什么不告诉我?”

  颜思枫身心俱疲,嗓子干的有些冒火,实在不愿和狄望多费口舌,无力地开口,“这卖了银子也是我们一起分,既然已经费劲千辛万苦来了镇上,你为什么非要这么做?”

  “你也没有问我。”

  面对颜思枫的指责,狄望情绪仍是一点波动也没有,站起身看了看周围,“若是你当真想卖,还是等下次灯会再来,那时有钱人家的小姐也都会出来赏花灯,兴许你这东西还卖的出去。”

  “下次灯会,是什么时候?”

  颜思枫蹙眉,看着精心制作的锦囊都砸在了手里,有些不悦。

  “下月十五。”

  “不行,太久了。”

  颜思枫闻言立刻摇了摇头,眼下总是下雨,若是等到下月十五,保不齐这花容粉会受潮发霉。

  就没有别的办法了吗。颜思枫垂眸,盯着脚尖默不作声,脑子却飞速运转,无论如何,这些花容粉也是留不得了。就算是送,也要送出去。

  “这镇子里,可有售卖女人用的那种胭脂水粉的铺子?”

  颜思枫灵机一动,满怀期翼地看着狄望,想从他的嘴里听出来一些确定的回答。

  “朝前走就是了。”

  狄望朝着路尽头,努了努嘴,示意颜思枫那里就有卖胭脂的铺子。

  “过去看看。”

  颜思枫来了精神,把摆在面前的锦囊一把全部都拢进了怀里的筐,三步并做两步的走到了胭脂铺。

   整理了衣裳,颜思枫深吸了口气便走了进去。

  “哟,两位来了,想要点什么呀?我这里应有尽有。”

  眼见着来了客人,店铺老板殷勤的招呼着,从铺子上拿起一方精致的小盒子对二人说道,“这里的胭脂是我新得的,颜色这叫一个漂亮,你瞅瞅。”

  颜思枫也不拒绝,伸手便接过了那店铺老板递来的胭脂,伸手擦在手背上试了试颜色,颜色虽说很是妖艳,但总是缺少一些什么。

  “除了胭脂,你这里还有什么?”

  颜思枫接过了老板手中递来的一方小盒子,四下转了转,开口问着。

  “还有一些画眉的黑黛,还有些擦脸的脂粉。姑娘,你想要什么样的?我给你找找。”

  掌柜的看颜思枫左顾右盼也没有找到一款心满意足的东西,以为来了行家,也便殷切的伺候着。

  “老板,还有别的颜色吗?”

  颜思枫沉吟片刻,开口对身边眼神殷切的老板说道,“这个颜色太亮了,我想要略略柔和一些的颜色。”

  “我说姑娘,这可是你得不明白了。”

  那掌柜微微一笑,伸手从颜思枫那里抢回了胭脂盒,“这胭脂都是一模一样的颜色,稍有偏差的颜色我们也不会选的,只有这样最正的红色才是上品。像那些其他的颜色,都是不入流的次品,怎么配在放在我这水粉铺呢。”

  什么?

  颜思枫听闻此话,甚至有些哭笑不得,在这个时代,居然所有的人都用同一种色号的胭脂水粉,哪怕每个人的肤色也各不相同。

  “照您这样说,现在这市面上只有这一种红色了?”

  颜思枫试探地问,想确定自己心里的想法。

  “那当然。”

  掌柜似乎有些骄傲,把那胭脂拿出来对颜思枫继续开口说着,“姑娘,您可放心,我这里的胭脂无论您拿到哪去都不会被人诟病的,你就把心放肚子里。怎么样?这位小伙子,就给你的心上人买一盒吧。”

  听到掌柜的这样说,狄望并没有开口解释着什么,唇角微漾,伸出右手悄无声息的在自己口袋中摸索着,已经做好打算要给颜思枫买下那盒胭脂。

  “额,不不不,他不是我的夫君,掌柜的,您误会了。”

  颜思枫一听到掌柜的这样说,仿佛如临大敌一般,一边朝着掌柜的连连摆手一边,慌忙解释着,“他是我的家兄,我们过来也不是挑水粉胭脂的。”

  听完此话,狄望放在兜里的手猛然停止了动作,莫不做声的把正要付钱的手塞了回去。眸色氤氲暗沉的看着竭力想要对老板解释清楚两人关系的颜思枫。

  颜思枫其实并没有旁的意思,不是担心老板误解他们二人的关系,而是她在担心狄望。

  狄望如今对自己已经很是不满了,如若这个时候掌柜的再说出一些让人误解的话来惹狄望不高兴,恐怕颜思枫想要把这东西卖出去的机会一点也没有了。

  “我说二位,您一不买水粉,二不买胭脂,来我这店里做什么?”

  那掌柜的一听颜思枫这样说,脸色忽而发生了变化,原本笑脸相迎的面目忽然变得沉寂下去,饶有兴致的看着二位,觉得他们是来砸场子的。

  “掌柜的,我这里有一些从家乡带来的花容粉,您过目。”

  颜思枫一脸谄媚的笑着,从身旁的箩筐里拿出一个锦囊,双手递着放在了掌柜的手上,口中解释道,“我瞧着您这里什么都齐全,唯独少了这养肤的东西。”

  “这东西怎么用?”

  那掌柜的似乎也没有见过这样的物什,任凭颜思枫拿过来到了少许在她手上,有沾了些水,细细化开,涂抹在肌肤上。

  “我家乡这东西有养肤,祛斑之效,你也知道,平日里施妆抹粉一类必须要肌肤底子好才行,若不然,纵使您这化妆技术再高超,也是无济于事呀。”

  颜思枫一面,说着一面展示着花容粉。

   

主题
字体
A
A
目录
设置
简介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