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肉包子

  “姑娘,这东西是用什么东西制的?你若不告诉我,若是这东西对人身子有害,日后出了事情,我可担待不起。”

  这花容粉有一股独特的香气,粉质细腻, 遇水之后立即溶渗透在皮肤里,顷刻间就能感觉到皮肤如同喝了水一般的饱满。那掌柜的闻着,立刻有了主意,一双精明的眼睛微微一转,也便说出了上面的话。

  “掌柜的,这些东西无非是用一些中草药熬制而成的,对身子没有什么危害,烦请您且替我在这里代为售卖,我们只收个成本价钱,剩余赚的银子,全都由您来支配。 ”

  颜思枫怎么能不知道这掌柜的心思,那掌柜刚把话一说出来,颜思枫就立刻知道这老板想从自己口中套出制作这花容粉的秘方。也便避重就轻,随意的谈及其他,就和老板讨价还价起来,想让她在这铺子里代为售卖。

  “姑娘,我这店可是咱们这镇子里最高档的胭脂铺,你如果让我代你销售这个东西,怎么说也得告诉我这是用什么做的吧。”

  那掌柜不依不饶,不断的把玩着手里的锦囊,看着那锦囊材料优渥,绣工了得,对颜思枫的手艺也有些刮目相看起来。如紧她非得想从颜思枫嘴里知道出点什么东西才肯罢休。

  “掌柜的,如果您愿意代为销售,这祖传的秘方我分你一半,到时候我们对半分账,您觉得如何?”

  颜思枫咬了咬牙,这个胭脂铺的确是这阵子上最豪华的了,那些富贵人家的小姐夫人们恐怕也只会涉足这里,如果丧失了这一块绝佳的销售地点,颜思枫辛苦制成的产品兴许更难卖出去。

  既然想要得到一些东西,那颜思枫也只能暂且失去一些。不得孩子套不着狼,她这么小气的人也算是有了让步。

  “这......”

  那掌柜的听闻颜思枫这样说话,透露着算计的眼睛立刻来了精神。

  这养肤的物什本就稀少,方才经过颜思枫在自己手上那么一试,也不是没有效果的。再加上包装的精美绝伦,就算是卖不出去也能把这锦囊里的东西倒掉,单独售卖外头的这个荷包也能小赚一笔。

  想到这里,那掌柜的假装思考了片刻,便连忙答应了下来,“行,那就这么决定了,我可以替你售卖这花容粉,只是这赚多赚少可都是我自己落下的,我只能给你成本价......一个锦囊十五个铜板,如何?”

  我的天呐!

  颜思枫深吸了口气,没有想到自己本以为不值钱的东西,掌柜的居然能说出这么贵的价值来,这代卖的价钱倒比今早在集市上自己开口的价格还要多。

  真没想到,今日自己歪打正着进来的这家水粉胭脂铺还是来对了地方。短短交谈了几句,花容粉的价格就翻了一倍。

  “可是,这些银子仅仅能够包含我的成本呀 ”

  颜思枫心里头乐开了花,但仍是装作一副痛苦的样子,为难的咬了咬下唇,思虑片刻,这才下定了决心,咬着牙说道,“不过我这物什的确也是稀罕物什,有些人恐怕还不能接受,就麻烦掌柜的您多费费心,到时候若是卖得好,还都得指望您呢。”

  “好说。”

  那掌柜的笑笑,见价格双方都很满意,也便伸手把那些锦囊全部收回了柜台,认认真真数了一百五十个铜板,穿起来递在了颜思枫的手里,“这是一百五十个铜板,你可数清楚了。”

  “我信的过您,自然是不用再数。”

  颜思枫一双星眸笑成了弯月,就在老板刚才数铜板的时候,颜思枫早就已经跟着目不转睛的也数了一遍。

  因此,老板开口让她再数一次的时候,颜思枫总算是能一边说出这样一句话来,一边伸手喜滋滋的接过了掌柜的递来的一串铜板,不动**地递给了身边的狄望,这才继续对老板说着,“半月以后我再过来,若是这些东西卖完了,我在制一些新的给你,若是没有卖完,咱们这桩生意就这样算了。”

  寒暄几句,颜思枫和狄望离开胭脂铺,跳上马车就慌忙往回赶。

  颜思枫心情愉悦,满心欢喜的沉浸在赚了银子的喜悦中,却丝毫没有注意到狄望的眼神那样冰冷,薄如蝉翼的双唇一直紧绷着,一句话也不和自己说也罢了,竟然还把自己视若空气一般,看也不看一眼。

  “停车。”

  颜思枫也不气恼,坐在马车里心情愉悦,左顾右盼的看着,途经一个香气扑鼻的小吃摊,颜思枫这才开口大喊了一声。

  “你要做甚?”

  狄望有些不自然的回头看了一眼大呼小叫的颜思枫。

  “大伯,你这包子多少钱一个?”

  颜思枫看着蒸笼上一屉一屉垒着白花花的大包子,艰难的吞了吞口水,不回答狄望的话,而是转头问着那正在吆喝生意的大伯。

  “姑娘,肉包子一个铜板一个,素包子一个铜板两个。”

  那大伯把手上要用来吆喝的毛巾搭在肩膀上,笑呵呵的对颜思枫开口,“姑娘,我这包子十里飘香,远近闻名,尝尝吧,从这儿再离开可就没有卖吃食的铺子了。”

  颜思枫本就是个馋虫,看见这包子就走不动路。闻着这一阵一阵飘过来的香味,更是把她肚子里的馋虫勾的连魂都没有了。

  再加上今日一路舟车劳顿,一大早就起来赶路,两人也是饥肠辘辘,一口水也没有喝,更别提吃东西了。

  “大伯,给我拿四个素包子吧。”

  犹豫了半晌,颜思枫还是舍不得花钱买肉包子,只能贪婪地吸了吸鼻子,这才恋恋不舍地对老伯说着,“两个直接递给我们,剩下两个劳您包好,我要带回去给家人吃。”

  “好嘞。”

  那老伯仍是一脸笑呵呵的样子,手脚麻利的装了四个素包子,递在了狄望的手上。

  “老伯,劳烦您再来三个肉包子,两个给我们,一个和那两个素包子一起包好,这是五个铜板,您拿好。”

  狄望略一沉吟,从口袋中摸索出了五个铜板,放在了老伯的手中,并没有和颜思枫商议,径直礼貌的开口。

  “好,得嘞,马上就好。”

主题
字体
A
A
目录
设置
简介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