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被李婶骂了半年

  “我好困,就不吃了,你若是吃不下,就留给你哥吧。”

  颜思枫假意打了个哈欠,懒懒的躺在一旁假寐起来。她今天吃了两个包子,肚子里面有些油水,尚且才能果腹,狄望正值少年,还只吃了一个素包子,根本不能挡饥。

  狄望方才把纸包和包裹放在自己手里,赶着马车那么急着离开,定是担心颜思枫察觉到布包里的包子还很多。况且,那孟生家离这里不远,按照平日的时辰早就该回来了。他这么长时间不回来,一定也是想让狄纯和颜思枫把剩下的包子吃完,自己才回来的吧。

  这狄望,真是刀子嘴豆腐心,颜思枫有些无奈地捏了捏眉心,既然他心肠并不坏,为什么总要做出一副要吃了人的样子来对自己。

  “狄兄,你说你是何苦呢,白白捡来一个女人不好好让她在家洗衣做饭,带她上镇上去什么呀。这样抛头露脸,若是要有钱人家的老爷看到把她拉去做小妾,你家里情况这么特殊,以后可怎么找媳妇儿呀。”

  孟生看着正用瓢大口喝水的狄望,张了张口,又忍不住开口劝说道,“我知道你为人刚正善良,但你也要为自己考虑不是?这颜姑娘来你家也有月余,就算是报答你们家的救命之恩,她也理应以身相许的呀。”

  “我自有打算。”

  狄望放下水瓢,觉得腹中已然是不饿了,伸手在孟生肩头拍了拍,“谢谢孟生的好意。”

  “唉,你呀。”

  孟生看着狄望丝毫没有把自己的话听进去,只得叹了口气,又贴心问道,“你可还饿吗,我这里有今日剩下的窝头,你垫垫。”

  “不了。”

  在这个年代,谁家都是紧巴巴地过日子,狄望看着那大小如同核桃一般的窝头,笑着摇了摇头,跟孟生告别之后就离开了。

  在回到家的时候,颜思枫早已经进入了梦乡,只留下狄纯一人借着微弱的灯光,仍在为别人缝制新衣。

  “二哥,你回来了。”

  看见狄望双肩上尽是皎洁的月光,踏着霜色走进了屋子,狄纯放下手中的针线,略带欣喜的说了一句,“二哥,你饿坏了吧,这还有一个包子是给你留的,你快吃了吧。”

  “这是留给你和她的,怎么没有吃完?”

  狄望看着床榻上睡得正香的颜思枫,再看着那纸包里还剩下的一个又圆又白的大包子,也便转头蹙眉,轻声对狄纯问了一句。

  “小枫姐说不饿,又困得很,这包子是让我全部吃掉,我吃不完,所以给你留了一个。”

  狄纯实话实说,把梨木箱子上用纸包着的包子向前推了推,开口继续劝着,“二哥,你就快吃了吧,这是我们俩特意给你留的,可好吃了,若是放到明天一定会坏了。”

  狄望点了点头,下意识的回眸看着熟睡的颜思枫,知道她是特意把这样的美味留给自己。毕竟,今日在集市上,颜思枫看见肉包子,就如同狗见了肉骨头一般挪不动道。

  “明日我去孙屠户那里割点肉,再买点鸡蛋。”

  狄望摇了摇头,把那纸包着的包子重新递了回去,略一思虑也便开口说着,“这个包子你吃了吧,如今咱们赚了钱,就不要这般节省了。咱们好久没有开荤,明日炖些肉吃,再把鸡蛋抽空了给长姐送去,让她也好补补身子。”

  狄纯到底是小孩子,吃包子也是没个够,见着二哥和颜思枫都不愿意吃,伸手接过那包子,双手捧着狼吞虎咽起来,不消几口,那一个大肉包子就进了狄纯的肚子里。

  之前用梨木制成的床板,经过这几日太阳的暴晒终于从里到外的干透了,狄望趁着天气晴朗,连夜把床制作好了,如今他倒可不用席地而睡,可以舒舒服服的躺在新制的床上睡觉了。

  狄望心里暗想着,或许是自己对颜思枫太过苛刻的缘故,才会让颜思枫宁愿自己饿着,也要费心的讨好着自己吗。他有些赧然,不动**地转过身,又如同上次那样,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颜思枫,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房子外面的月光,柔柔的洒在了颜思枫的脸上,让颜思枫那张原本就生灵的面孔更是动人,单凭着这一副睡意,狄望就能想到颜思枫平日里那副恬静的样子,不自觉的勾了勾唇角,眼神里是他从未有过的温柔。

  狄纯因为许久不见荤腥的缘故,这么晚了又吃下那么大一个包子,此刻并没有睡着。稍一睁眼,就看到狄望正目不转睛痴痴的望着颜思枫发呆,心里着实吓了一跳,连忙把眼睛闭上,大气也不敢出,生怕打草惊蛇。

  看来,二哥早就对小枫姐动了心。狄纯心里一暖,没有想到自己这个刀枪不入,冷若冰山的二哥居然也会有中意的女孩。并且,这女孩还是狄纯最欣赏的一个。

  既然如此,我自然不会坐视不管,狄纯心里乐开了花,既然二哥有这个心意,那我这个作弟弟的一定要圆满完成这项任务。

  等颜思枫再醒来时,觉得浑身上下如同散架的一样难受,尤其是下半身,稍稍一动便觉得肌肉发酸。

  “一定是那马车颠簸的缘故,才让我浑身难受。”

  颜思枫**着发酸的腿,口中嘟嘟囔囔的对正绣一对儿戏水鸳鸯的狄纯抱怨着,“你二哥一点也不懂得怜香惜玉,把马车赶得飞快,我在厢内撞的东倒西歪他也不管一下。”

  “小枫姐,我哥是刀子嘴豆腐心,长这么大,我还没见过他和别的姑娘说过话。你要是没有开口跟他说,恐怕他并不知道女孩子细皮**,会磕碰着的。”

  狄纯放下手中的针线,想了想,也便开口替狄望宽解着,“你放心,下次你们在上镇上赶集,我替你提前跟他说仔细。毕竟,上次村里的李娘让他帮忙给家里要出阁的闺女买朵绢花回来,说没什么要求,适合小姑娘带就好。我二哥愣是给人家买了一朵连半老徐娘都不愿意带的酱紫色绢花,让李娘追着他骂了小半年。最后赔了钱不说,还搭上两只花鸡赔罪。”

   

主题
字体
A
A
目录
设置
简介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