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 吃肉

  “还有这等事?”

  颜思枫听完狄纯的话,笑得眼睛眯成一道弯月牙,一手捧着肚子哈哈大笑起来。她没有想到狄望这个家伙,居然能做出这样的傻事来。

  “对啊。”

  狄纯有些不好意思,生怕因为自己多嘴,让颜思枫对狄望失了好印象,也便又补充了几句好话,“我二哥平日里不近女色,又怎么会知道女子们的心思是什么样的。要怪就怪他太正直了,不懂女子的细腻。”

  “咦,对了,你二哥去哪里了,怎么今日没有见他的人呢?”

  颜思枫笑着着点了点头,这才猛然发现,狄望并不在房内。

  “他去村里屠户那里割肉去了,昨晚上二哥说咱们如今赚了些银子,家里也许久不见荤腥,就暂且买一些肉来吃吧。顺便再买几个鸡蛋,给长姐送去,让她也能补补身子。”

  颜思枫满意的点了点头,听到狄纯说狄望去买肉了,双眼立刻放出了熠熠光辉,眼底的快活是一丝一毫也藏不住了。

  “我回来了。”

  狄望脚程快,不出一个时辰的功夫就已经买了肉回来,身后还背了一大箩筐的白芷和白芨。

  “你这是去割肉了,还是去上山了?”

  颜思枫眼睛倒是很尖,一眼便认出来这箩筐里的东西,就是做花容粉的白芷和白芷。

  “今日走得快,瞧着时间还早就顺路又上了趟后山,采了些制作花容粉的材料回来,眼瞧着过两日又到了雨季,现在不提前采回来的话,下次就要再等很久了。”

  破天荒的,狄望这次与颜思枫倒是多说了几句话,放**上的箩筐之后,也便提着那块用绳儿穿起来的肉出了门,“我去做饭,你们先把这些东西收拾一下。”

  “别,我们一起去。”

  颜思枫几乎是从床上跳了下来,小跑几步跟在狄望的身后。

  好不容易可以吃到一回猪肉,颜思枫可不愿意就这么轻易的交给狄望去做。

  狄望买回来的是一大块儿五花肉,因为狄望有时会去帮着屠户做些赶猪放血的事情,屠户还额外送了一块儿大肥膘给他。

  颜思枫先是把那一块大肥膘用刀切成小方块儿,锅中烧热之后便把方块肉全部倒入锅里,不出一会儿那些肥膘都化成了油,缩的越来越小,最后变成了指甲盖大小的脂渣。

  颜思枫把炼好的油倒入之前的猪油罐子里保存好,又把那些脂渣捞出来撒上了一撮被她磨得很细的粗盐。搅拌均匀后,偷偷捏起一个放入口中,猪油的香气立刻四溢开来,唇齿留香,诱人的味道让颜思枫简直一点招架能力都没有了。

  剩下的猪肉,颜思枫切了一大半下来剁成小块儿,拿着狄望带回来的一堆不知是什么名字的调料,干脆一股脑的倒进了锅里炖着。

  这一点点猪肉怎么够三人吃,颜思枫眼下犯了难,不过好在她很快又想到了主意。当即吩咐狄望去前院的菜地里刨出几个土豆,摘了几根豆角,又拔了好多青菜,一齐洗干净了放进锅里炖着。

  那菜也是新鲜,放进锅里炖着,把熬出来的肉汤吸的很是饱胀,轻轻一咬,菜里就会渗出一汪肉汁。土豆也炖的软糯可口,吃起来和锅里炖的肉没什么两样。

  几人配上粗面馍馍,吃的那叫一个酣畅淋漓,不出一会儿,那一大锅猪肉炖菜就已经见了底,三人也个个肚饱腹圆,十分**。

  “锅里还剩一些肉汤,下午我擀些面条,咱们用那肉汤煮面吃。”

  颜思枫抹了抹嘴唇,这顿饭刚才结束,她就已经开始盘算起下顿饭该吃些什么,“还剩些猪肉,按照这个天气,一定是要放坏了的,我得想办法把它腌起来,不然就没办法吃了。”

  “吃完饭我就去把它腌上,不用担心。”

  狄望开口应着,似乎想起来了什么似的,抬眸对颜思枫开口,“我还用昨日赚的钱买了些鸡蛋,想给长姐送去,你同她关系好,不然你抽空去一趟,把这些鸡蛋给长姐带去。”

  “我们一起去。”

  颜思枫思虑片刻,还是打算叫上狄望和自己一同前去。

  毕竟,那姐夫张卓不是个什么好东西,若颜思枫一个人去,万一出了什么事情,她一定打不过张卓。可要是有了狄望给自己撑腰,颜思枫也算有些底气。

  “也好。”

  今日时间晚了,狄望也不想上山打猎,既然颜思枫要求他一同前去,那他索性便一起去吧。这么久都没有见过小侄子,狄望心里也有些记挂。

  “对了,再拿上十个铜板,我要用。”

  颜思枫似乎想起来什么似的,蓦地开口。

  狄望并没有问颜思枫要铜板有什么用,而是径直从梨木大箱子中拿出了十个铜板,放在了颜思枫的手里。

  “长姐,我们来看你了。”

  两人走的也快,不一会就到了狄莹家门口。颜思枫站在院子外叫了好半天的门,也不见有人回应,心里暗道有些不应该,又担心狄莹和孩子会出事,只得自己打开了院门走了进去。

  进屋一看,两人这才发现那个混蛋姐夫正倒在床上酩酊大醉,床边的小外甥儿嗷嗷地哭着,嗓子都有些阴哑,想来已然是哭了许久。

  再转了一圈,也没有看见狄莹的影子,不用说,这狄莹一定又是去上山采菌菇补贴家用了。

  颜思枫看着张卓不成器的样子,心里头怒火中烧,不等狄望反应,一个箭步冲上去提着张卓的领子,便是两个响亮的耳光。

  “谁,谁打老子?”

  在睡梦中被两个响亮的耳光扇醒,张卓吓了一大跳,一咕噜的从床上爬起来,惊恐的捂着脸看着两人。

  “孩子在你身旁哭闹成这样,你竟还能安心的睡在这里?我看你们老张家活该断子绝孙,这孩子让我们抱回去得了。”

  颜思枫嘴上不饶人,伸出一只手指着张卓的脑门儿,呲牙咧嘴地骂着。

  “这是我们家的事情,与你个外人有什么关系?”

  张卓自知理亏,但为了面子仍是反驳了一句。

  “我长姐去了哪里?”

  

主题
字体
A
A
目录
设置
简介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