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章 让人耻笑

  “我瞧着你与她关系日益密切,整日都待在一起,怎么能不知道?”

  张卓没有料到狄莹居然还敢顶嘴,猛地来到了狄莹的面前,声音低沉的威胁着,“我可告诉你,不管你用什么样的方法,都要把着制作花容粉的手艺给我拿回来,否则有你好看的。”

  “你想怎么样?”

  狄莹有些紧张,伸手把孩子护在怀里,神色警惕的看着他。

  “我能怎么样,还不是想让咱们家日子过得好一些?”

  张卓冷笑一声,一双眯缝眼儿看东西确是一看一个准,稍稍一扫,就看到狄莹放在腰间的一块铜板。

  “好啊,看来你们狄家是背着我赚大钱去了。”

  张卓是个见到钱就走不动路的人,一看狄莹腰间有铜板,立刻抢过来揣进了自己的口袋。

  “还有没有,都给我统统交出来。”

  张卓来了劲,不知道狄莹身上还有没有藏别的值钱东西在身上,趁着她手中抱着孩子,在狄莹全身上上下下摸了一圈,确认没有什么东西之后,这才骂骂咧咧的用铜板换酒去了。

  狄莹听着张卓的脚步愈走愈远,这才松了口气。

  幸好她只损失了一枚铜板,剩下的铜板,狄莹全部放在了孩子的襁褓下面,这个地方张卓绝对不会发现,因为他几乎不抱孩子一下。

  走进卧室,狄莹轻手轻脚的将孩子放下,稍一转头,却发现自己放在梳妆台上的一盒花容粉不见了踪影。狄莹着了慌,私下里仔仔细细的寻找了一番,仍是一无所获。

  “你知道吗,刚刚小翠告诉我,说她也有那花容粉了,我问她从哪儿来的,她却支支吾吾说不清楚。你说,她会不会是去偷人家的东西了?”

  狄莹正发愣,不知道自己把那花容粉究竟放在了哪里,就听见后窗下似乎有人走过,同时还嘀嘀咕咕的在耳语着什么。

  “谁知道呢?要我猜呀,一定是张卓偷了狄莹的化妆品给小翠的吧。”

  一个声音洪亮的女人高声说着,似乎并不忌惮房子里面是否有人。

  “我说你小点儿声,这旁边可就是狄莹的家,若是让人听到了可怎么办。”

  旁边的那个人似乎有些警惕,小声的在一旁提醒着。

  “你怕什么,狄莹日夜辛劳,这个点儿恐怕还在后山上采菌菇。他家的男人能愿意让她这么早就下山歇着吗?定是让她整日里待在山上不要回来,别影响了他和小翠的好事才好呢。”

  那女人满不在乎地继续开口说着,字里行间透露着的都是对张卓的鄙夷和对狄莹的嘲讽,“狄莹真是个软骨头,我若是有张卓那样的丈夫,定是会把家里闹得天翻地覆才肯罢休”

  “还是你家的男人好,被你管教的服服帖帖...”

  旁边那女人语气里稍稍有些羡慕,笑骂了几句。

  狄莹一动不动的坐在床沿边,把那两个女人的对话通通听进了耳朵,气得满脸通红,心却一点一点凉了下去,她本以为自己忍气吞声就可以换来张卓的同情。可万万没有想到自己一再的隐忍,却是让张卓愈发的变本加厉,就连村里的人都也在背后笑话自己。

  “我一定要想办法养活自己和孩子,再也不要继续受这样的罪。”

  狄莹用力的擦干净模糊的泪眼,揉了揉发酸的鼻尖,看着怀里睡的安逸的孩子,“孩子,妈妈一定不会让你和我一样,被全村人耻笑。妈妈也要做小枫妹子那样的女人,和她一样有自己的主意。”

  此刻的狄家却是热闹非凡,狄纯和狄望按照颜思枫的要求,一个把晒干了的白芨和白芷切成小块儿,另一个则把它们分别放在石臼里细细的研磨,颜思枫则按照一定的比例,又往里面加了些鲜花汁子调香,还加了些其他滋补肌肤的药材。

  “这个加了其他几位药材和鲜花汁子的花容粉放在一旁,这几日得空给长姐带去,让她先试试,若是效果好了再拿到镇上去卖。”

  颜思枫轻轻扇动了几下,嗅了嗅那加入了新配料的花容粉,内心甚是**,在狄纯的笸箩里面挑了一个最好看的锦囊装了起来。

  “小枫姐,今日咱们做工好快,平日里需要一个时辰的活,今日居然半个时辰就做好了。”

  狄纯帮着颜思枫一起把最后一点花容粉装进了锦囊里,雀跃的说着。

  “那当然了,流水线作业分工明确,效率自然也高呀。”

  颜思枫伸出手来在狄纯毛茸茸的脑袋上揉了揉,一脸柔和的说着。

  “什么线?流水?”

  狄纯显然没有听说过这个词语,抬眸看着狄望,见他半晌也没有与自己解释,只好转头去问颜思枫,“小枫姐,这是个什么意思呀?”

  “我说的是流水线。”

  颜思枫想了想,直到确定了一个通俗易懂的解释之后,这才耐心地告诉狄纯,

  “比如说,咱们制作花容粉的步骤需要切块,研磨,配比,装袋四步,对吗?如果不能按照生产顺序,给每个人合理分工的话,大家做什么事情都如同无头苍蝇一般莽撞,时间也会拖得很久。可如果按照生产花容粉的顺序,让每一个人专门负责其中的一个环节,就会大大节省时间,提高效率。这种干活方式下的东西,就好像流水一般一去不复返。因此我家乡的人取了个好听的名字,就叫做流水线了。”

  “小枫姐,你家乡的人真的很聪明,有机会我一定要去看看,只可惜我这腿脚不好,哪里也去不了。”

  狄纯有些遗憾,原本干净澄澈的眸子一点点暗淡了下来,似乎有些忧伤。

  “如今我们有钱了,等再赚上些银两,我带你去镇上瞧病。”

  狄望那张万年扑克脸上挤出了一丝不太自然的微笑,认真的对狄纯保证着。

  “对,明日我和你二哥还是会去镇上,如果我这花容粉卖的不错,日后咱们就不用担心钱的事情,这世界上这么多名医,怎么能治不好你一条腿呢,总有一天你一定可以自由行走,大不了我想想办法,带你回我的家乡,那里的人一定可以治好的。”

   

主题
字体
A
A
目录
设置
简介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