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滚出秦家吧

炎炎夏日的夜晚,蝉都懒懒的挂在树上,低声鸣叫,天气实在太热了,即使已经到了傍晚,马路上都没有几个行人。

“你个作死的,你不是知道絮絮怀孕了,还煮绿豆粥,你到底是什么居心!”

秦夫人急急忙忙的从杨絮面前端过那碗粥,恶狠狠的瞪着魏思玲,随手一扬,那碗粥就被直直的泼在了魏思玲身上。

“啊!”魏思玲低呼一声,那碗滚烫的粥,瞬间就在她白皙的皮肤上烫出了大块大块的红印子。

“桌上,是有另外的粥的。”她不敢呼痛,手指紧紧攥着衣角,低声道。

用眼角瞥了一眼淡然的吃饭的秦墨和坐在他身旁的杨絮,魏思玲心中一阵抽痛。

自从秦夫人的义女杨絮住到家中之后,她的地位,就越发低下了,连打扫卫生的佣人都不如!随便谁,都可以任意打骂她!

看到桌上确实有另外的粥碗,秦夫人才没有骂下去,她从鼻子里冷哼了一声,转头看向桌子那边的秦墨。

“看看你这个倒霉媳妇,什么鬼样子,自己儿子自己没看好,被车撞死了,现在还想要害别人的孩子,什么居心!”

她嫌弃的瞥着魏思玲,表情充满了厌恶。

魏思玲的脸色渐渐开始苍白,她紧紧抿着唇瓣,听到婆婆的话,当时儿子倒在血泊中的样子,再次出现在她的面前。

她不自觉的颤抖着,眼神带着期盼,看向了秦墨,秦墨,看我一眼,看我一眼啊!哪怕,只是替我说一句话啊!

心底在嘶吼着,魏思玲咬着嘴唇,唇瓣开始充血,红肿。

然而,秦墨却一眼都没有看向她。

听到母亲说话,秦墨专心的喝着粥,淡淡的说了一句:“你回楼上吧。”

然后,他就再也没有开口,仿佛从来都没有发生过这件事情。

秦墨转向杨絮,声音柔和。

“杨絮,怀孕了,你还是喝温和一些的粥吧,虽然天热,但是绿豆性寒,还是孩子要紧。”

他推推眼镜,对着杨絮温柔的微笑了,顺手夹起一块牛肉,放在了杨絮面前的餐碟中。

他……这样对待杨絮,却不肯为她说一句话?

魏思玲呆呆的站起来,一口饭也没有吃,尽管,那满满的一大桌菜,都是出自她的手下。

天这样热,最近,秦墨却从来都没有关心过她是不是很热,她要在没有空调的厨房呆那么久,她会不会难受?

不知是没吃饭还是心寒,魏思玲的力气仿佛一寸一寸的被抽离,手脚都软了起来。

在很久以前,她刚和秦墨谈恋爱的时候,秦墨,也是会这样心痛她的。

那时候,秦墨甚至笨手笨脚的,下厨给她煮了他人生中的第一道菜,一道并不成功的番茄炒蛋。

做完菜之后,他心痛的握住魏思玲的手,跟她讲,厨房实在太热了,以后,他不会让她再受这样的苦了。

那时候的话,秦墨现在,就已经忘记了吗?

魏思玲怔怔的扶住楼梯,脑袋一阵天旋地转。

她看着那边言笑晏晏的一桌人,眼前迷迷糊糊的,看不清楚,就仿佛,没有了她,那桌人,才是完整的一家人一样。

是什么时候,秦墨开始对她冷淡下来,秦夫人也开始处处针对她的呢?

啊,就是那天,她唯一的儿子,不慎跑出去,被飞速开过来的车,撞死的时候吧……

大片大片的鲜血,再次充满了她的视线,魏思玲站在楼梯上,头晕目眩,就在这时,秦夫人说的一句话,却像惊雷一般,劈在了她的耳边,无比清晰。

“絮絮啊。”秦夫人擦了擦嘴,拍拍杨絮的手,无比的温柔:“这几天晚上,你大约也没有睡好,我知道,孕妇容易睡的不安稳。”

她微微的笑了笑,像是要公布一个好消息一般,缓缓开口。

“我年纪大了,也不方便照顾你,我看,不如今晚,你和阿墨一起睡觉吧。”

魏思玲几乎倒退了一步,她瞳孔放大,不可思议的看向秦夫人。

“妈!你在说什么!”

主题
字体
A
A
目录
设置
简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