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大意失身

宁桐不安的跟着女仆穆言的身后,洁白的小脸,灵动的眼珠子飞快转动,寻找着开溜的机会。要是能打晕面前的女仆,她能不能顺利的离开这里,这是个问题。宁桐轻皱眉头,思考着。

“我劝小姐,不该看的不看,不该想的不想,不该问的不问,伺候好主子,你才有活下去的机会。”女仆穆言冷冷的声音响起。别以为她没看出来,这位也是个不安分的主。

宁桐无声的翻着白眼,她就是想一下,也碍着她了。

“你想多了,我可什么都没说。”宁桐学着慕言的调调说道。

宁桐对于和穆夜寒一个德行的女仆,也没什么好感。来这里也不是她愿意的,她都答应帮哥哥还债了,他们还把她当犯人一样对待,太过分了。

“最好是这样。”慕言依旧语无波澜。跟在主子身边这么久,察言观色的本事,早就融入骨血,这个女人一挑眉,她都知道她在想什么。别以为能骗过她的眼睛。

“请吧。”女仆的语气一点也不客气的说道。

推**间,二三十平个方的温泉入目,宁桐眼中满是诧异。这也太离谱了吧?洗澡的地方而已,至于大的跟个卧室似得吗?

女仆眼里一闪而逝的鄙夷。

“脱衣服!”慕言直接说道。

“什么?”宁桐惊讶的反问道。差点以为自己幻听了。

女仆直接拍拍手,两个等级比她低年轻女仆,出现在宁桐面前,很熟练的向女仆穆言点了点头。

“服侍小姐洗干净,别坏了主子的兴致。”幕言命令的说道。

“是。”年轻的两个女仆点头称是。接着就上手撕扯着宁桐的衣服。

“你们干什么,放开我!住手,给我住手!”宁桐怒吼着。这一天真是憋屈的要死,男人打不过也就算了,连女人也把她吃的死死的。

年轻女仆人那会顾及宁桐的心思,只知道机械性的做好,上面交代下来的事。

“小姐还是别挣扎了,弄坏了身子,可不讨主子喜欢!”慕言冷冷的站在一旁说道。

宁桐哪里来得及细想,女仆话里的歧义。像个布娃娃似得,被冲洗着身子,脸颊、腋下、细腰、脚踝、连脚趾甲都被修整过。就算再迟钝,她也品尝出里面的不对味了。

“你们这些混蛋,我还未成年!”宁桐脸红脖子粗的吼着。挣扎的也更加强烈了,这是要洗干净自己,送羊入虎口啊。

女仆根本就不搭理她,固定着宁桐的手掌,力度上也是恰到好处,保证伤不到她,她也挣不脱。估计全部都是练家子。

“还不快点,别让主子久等。”幕言催促道。

上下检查了一下宁桐的**后,很是满意。虽然这个女人不是最美的,但模样也算过得去,最难得的是一身肌肤,一掐就能挤**来。

尤其是,那双钻石般闪烁的眼睛,纯洁的不染一丝杂质,做主子的女人,还是可以的。

年轻女仆拿出准备好的毯子,把宁桐直接裹了起来。宁桐抽搐的嘴角,甚至忘记挣扎了。她这是要给皇帝**吗?会不会有太监,把她扛过去?顿时额头满是黑线。

黑色主系的卧室,欧式风格的大圆床。高床暖枕,丝绸锦被。宁桐被包的跟个粽子似得,躺在哪里。

我动,我动,我使劲的动。宁桐像个蚕宝宝似得,蠕动着。希望通过这种方式,解开包裹着自己的毯子。

穆夜寒刚进房间,就很荣幸的看到,宁桐狼狈的一穆。

冰冷的眼眸,淡蓝色的幽光加深;中法混血的轮廓,刀削般分明;精壮的细腰,气势如虹的步伐,渐渐向宁桐靠近。

“你不要过来!”宁桐一看到向她靠近的穆夜寒,惊恐的叫了起来。

包裹着宁桐的毯子,因为她的不安分,滑落在心口,露出精致的锁骨。散发着迷人的吸引力。

“你不是要替你哥哥,偿还欠我的东西吗?现在我就告诉你,他欠我一个女人。”穆夜寒略带沙哑的磁声说道。冰冷的眼眸里没有一丝波澜,好像是在说她哥哥欠他一顿饭似得。

“自己说的话,就要付出你该承担的代价!!!”穆夜寒面无表情的说完,便毫无留情的,压上她的唇。水果的芳香,带着一丝丝甜腻,穆夜寒一时间有些沉沦。

不要,我不要!宁桐心中呐喊。她真没想到,事情会变成这个样子,她只是想帮哥哥还债,但不是肉偿。

悲伤的眼泪滑落在她的眼角,却激不起男人任何的怜惜。裹在宁桐身上的毛毯,早已飞落到地上,无间隙的贴合,痛的宁桐差点昏死过去。

“啊”宁桐的疼痛声,淹没在男人,血腥霸道的吻里。

“穆夜寒,我恨你!”悲伤的声音,在整个房间里回荡。

失去女人最宝贵的东西,宁桐愤恨的咬上,穆夜寒的肩膀,换来男人更凶狠的对待。

“女人,你应该去憎恨你自私的哥哥!!”穆夜寒沙哑的声音,在宁桐耳边响起。

摇摆摇摆反复被生煎鱼片的宁桐,只想有一个想法,快点结束这场痛苦的折磨她,她实在受不了了。

穆夜寒无视柠桐的挣扎,这是惹了怒他必须承担的代价。

“杀了我,你杀了我吧。”宁桐哭着说道。此时连抬手推搡他的力气都没有了,只想快点结束这场酷刑。

“想死?没那么简单!”穆夜寒冰冷的笑道,这如同恶魔一般的男人当她是玩具一般摆弄着她,让她生不如死。

他不想再听见宁桐口中扫兴的话,再次用嘴堵住了她的红唇。

运动持续进行中,再次醒来宁桐发现,这个无耻的男人,还在她的身上耕耘着。

“混蛋!”宁桐咬着牙怒骂了一声。双手死死的掐着穆夜寒。

“你到底怎么才能放过我,我好疼。”

宁桐直接哭死的心都有了,他还是不是人啊?摧残她一个刚成年的花骨朵,于心何忍啊。

“放过你可以,上来自动!!!”穆夜寒沙哑的声音轻启。脸色阴沉的咬着宁桐的耳朵,无耻的行为,让宁桐想死的心都有了。

“我真的不行了,求求你,放了我吧。我要死了。”宁桐话里带着哭腔,祈求着男人的怜悯。眼泪哗啦哗啦的流着,哭的好不伤心。

穆夜寒却看到另一种风情,瞬间又是雄伟了不少。

“穆夜寒啊”宁桐断断续续的声音传来。直到天际渐白,豪华大圆床上,叠加的人影,还在继续中

穆夜寒……我诅咒你不举,下辈子,下下辈子,都要当太监!

主题
字体
A
A
目录
设置
简介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