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不想嫁人!

京城又一年夏,七月暑气袭人,一派人间好气象。

钟子郁歪靠在树上,手执一壶陈酿玉琼仙,好整以暇地瞧着熙熙攘攘的行人。

“二小姐!您快从屋顶上下来啊!奴婢们可担待不起啊!”

“是啊,二小姐,赶紧下来吧,小心别摔着自己了!”

不依不饶的声音,吵得钟子郁耳朵生痛,他干脆闭目养神。

“我不下来!你、还有你,你们俩赶紧去告诉我爹。我不嫁!我江月今天就是从这跳下来摔死也不会嫁给宁王那个倒霉鬼的!”

钟子郁口中陈酿差点夺口而出,倒霉鬼?顺着女子娇俏声音瞥去。

仅一层高的屋顶上,女子身穿淡粉色曲裾,杏眼顾盼流转,容色艳丽灿若桃花,此时正鼓着粉腮,大大咧咧的跨坐在屋脊上。

她一手叉腰,一手微微颤抖地指着地上站着的两个婢女,看上去像是气得不轻。

“还愣着干什么!快去啊!”

见两个丫鬟还楞在原地,女子几乎按捺不住暴躁脾气了。

她抬手擦了擦额上的汗,心里郁闷得很。

大爷的!这俩小丫头怎么这么没眼力见?

没看见她这都快在屋顶上晒蔫了吗?还磨磨蹭蹭不去报信儿!

这真是她带过最差的一届丫鬟!哎呦,愁的呀!

被吼了一通,杏儿和桃儿总算是如梦初醒,提着裙子一路飞奔着去了前院。

钟子郁心中了然,原来这就是丞相家的江月,他那个未过门的妻子。

另一边,前院。江丞相和江夫人正气定神闲的品着茶。

待两个小丫鬟连口气都不带喘地替江月传完话后,江夫人方才不紧不慢地放下手中的茶杯,随后摆摆手,一脸轻松。

“她在哪个屋顶待着呢?”

杏儿和桃儿一愣,二人对视一眼,“回禀夫人,小姐在雅楼那边。”

江夫人听罢,一脸淡定,甚至还给江丞相续了杯茶,“就这么点高,跳下来顶多断条腿,让她跳吧。”

“夫人所言极是。”对此,江丞相也十分赞同。

他一边说一边抿了一口茶,头也不抬,“回去告诉小姐,下次要跳楼记得爬高一点。她世子姐夫的邀月亭倒是不错,足有三层楼高吧?让她上那儿跳去!”

……

“邀月亭,倒是个不错的地儿。”江月点头称是。

两个丫鬟面面相觑,根本想不通小姐的脑回路。

她们满以为自家二小姐,听到老爷的话之后,会悲痛欲绝肝肠寸断……

“唉,爹不疼,娘不爱,简直地里的小白菜!”江月长吁短叹一下,便顺着一边的梯子爬了下来,拍了拍衣服上的灰,一脸相安无事。

发生了什么?两个丫鬟,看不太懂?

对此,一边的老嬷嬷早已看穿一切。

她面露微笑,慈眉善目。上前拍了拍她们的肩膀,语重心长的宽慰道,“你们俩是新来的吧?以后二小姐再闹,不用去管,她也就仗着你们是新来的吓唬吓唬你们。”

两个丫鬟只觉得老嬷嬷料事如神,遂诚恳的点头称是。

老嬷嬷撑起一把天青色油纸伞,十分自觉地上前迎接刚刚落地的江月,动作可谓一气呵成行云流水,“二小姐,今日是吃冰镇莲子羹还是绿豆汤?”

江月默然,没有回答老嬷嬷。

她还沉浸在没人疼没人爱的“伤痛”中,一双泪水汪汪的大眼睛,扑闪扑闪地对上了老嬷嬷冷漠的脸。

“……”没意思,真没意思,简直就是块木头!

她愤愤地抹了把脸,没好气道,“莲子羹!”

从嬷嬷手里抢走了油纸伞,朝着自家闺房飘然而去。

没有人知道,不远处的树上,男子发出轻笑,一个旋身便消失不见。

江月正憋着一肚子气。

距离她“起死回生”成为二小姐已经快半年了。只是最近,府里的这群人却越来越无趣!

最开始她表演欲高涨时还有人理她,但在被她逗了几次后,这些人识了套路,便一个比一个精!

好不容易府上新来了两个丫鬟,能陪她乐呵乐呵,**她内心对表演的渴望。结果还被个老嬷嬷无情拆穿!

好气!

反正就是气!

气得江月一口气喝了两碗莲子羹。

但最气人的是,这半年时间里她已经把自己的形象塑造的……

不对!她已经没有形象可言了!

那为什么还是有人想娶她!

一想到皇帝老儿送来的那道圣旨,江月就气得肝儿疼。

她不想嫁人,更不想嫁给一个克妻的倒霉鬼!她只想在家混吃等死啊,一点儿也不想送上门被人克死……

江月口中的倒霉鬼,却在京城停欢楼看戏。

钟子郁对面,钟子易正滔滔不绝的“赞誉”着江月这半年来的“丰功伟绩”。

钟子易是钟子郁一母同胞的兄弟,性子活泼,平日里头总是看热闹不嫌事大。

“五哥你是不知道。陈三小姐最好脸面,被江月当着一众闺阁小姐,贬斥‘中规中矩,寡然无味’,也难怪她大发雷霆。可是咱们未来五嫂也太过有趣,日后五哥府里可不愁没好戏看。”

回答钟子易的,是酒杯狠狠砸在桌子上的声音。

钟子郁面色不善地睨了眼钟子易,“嗯?既然你对江月如此感兴趣,我不介意成人之美。”

“好五哥!可千万别!十三弟我可消受不起,还是五哥你替民除害吧。”钟子易悻悻闭嘴,看他五哥要杀人的眼神,只要他敢说一句是,怕是小命就要交待在此了吧。

钟子郁瞪了他一眼,也没说什么,仰头将杯里的酒一饮而尽。

此时,距离赐婚的圣旨下来,已经过了三天。

这三天里可谓是流言四起,暗流涌动。

不明真相的吃瓜百姓们,一个个都在等着看江月命够不够硬,能抗到第几日。

稍微了解点儿真相的小官们,也都搓着手在等着看好戏。

至于知道赐婚内幕的大臣们,则替他们的宁王殿下暗暗捏了把汗。

据说这婚事是太后老人家亲自拍板定下来的,谁劝都不好使。

有知**士透露,太后前阵子为了宁王的婚事,去静安寺上香祈福。

结果一回来就梦到了江家二小姐,笑嘻嘻的伏在她的膝盖,喊她皇祖母。

太后一想,江家丫头好端端的,怎么会管自己叫皇祖母呢。这分明就是上天托梦!

于是,这场婚事就这么定下来了。

世子府邸,邀月亭上。

“唉!”……

“唉!”……

江月自打到了世子府,叹气声就此起彼伏,没有一刻消停过。

江暮看着自家二妹的一脸愁容,内心毫无波澜甚至还有点想笑。

不过她不能笑,不然就显得太不厚道了。至少一个好姐姐,断断不能取笑一个不想出嫁的妹妹。

“唉……”江月又一声叹息落下。

……“噗嗤!”

对不起,她不是个好姐姐,她实在憋不住了!

在收到江月的死亡凝视后,江暮心虚地干咳一声。

“月儿,要我说,宁王还是不错的,要长相有长相要学识有学识,这么好的条件你就是打着灯笼也找不出第二个了。再说了,爹和娘都同意了,那这婚事肯定是好的,他们总不可能害你吧?”

江月冷笑一声,“姐姐你还说!那对夫妻可是嫌弃我跳的楼太低了,让我来世子府的邀月亭跳!”

江暮沉默片刻,放声大笑。“哈哈哈哈哈……”

江月再度向江暮投去死亡凝视。

不过这回江暮没机会再做拙劣的掩饰了。

丫鬟匆匆来报,说是宁王和十三王爷来了,世子让她带着江月上前头一叙。

对此,江月皮笑肉不笑的“呵呵”了两声。

叙你大爷的叙!

主题
字体
A
A
目录
设置
简介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