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顾声声摔破了脑袋

  半个小时后,两人抵达香榭。

  顾明珠平常不怎么在外面吃饭,家里有专门的厨师,她的胃口也早已经被养刁了,但这个地方的东西还算是有特色,所以她不排斥。

  “顾小姐,先生,里边请。”两人一进门,就有服务生上前来欢迎,直接带他们到指定的位置去。

  靠窗的角落,三面被隔间屏风挡起来,木桌上摆着插着满天星的骨瓷花瓶,空气里弥漫着淡淡的香气。

  就在这个时候,一个穿着工作西服的女服务生拿着菜单走了过来,在看到来人的时候,顾声声脸上一阵红一阵白。

  她怎么也没有想到,她第一天在这里当服务生,就会碰到顾明珠和……郁霆深。

  他们两个人来一起吃饭……

  一个大小姐,而另外一个,只是保镖,是下人。

  顾声声只花了一秒钟的时间就把脸上的自卑和愤怒隐藏起来,然后换上笑脸,递上菜单,“客人,请点餐。”

  郁霆深看到顾声声的时候只是皱了下眉,顾明珠倒是没觉得意外,昨天顾声声就说要在外面做兼职赚钱,现在看到顾声声她也只是觉得巧合而已。

  “好。”

  顾明珠笑着接过菜单,然后把菜单递给对面的男人,一手托晒,脸上是明媚讨好的笑,“郁霆深,你来点。”

  “……”

  顾声声交握的手紧紧地扣成一团,尖锐的指甲没入掌心。

  男人的眉心微蹙着,一张俊脸淡漠到了极致,但还是没拒绝,认真地翻看着菜单,然后点了几个菜,全都是她爱吃的。

  “两位请稍等。”

  顾声声在单子上写好了郁霆深点的菜,便收了菜单,转身走了。

  郁霆深看着顾声声离开的单薄背影,眼眸微眯,菲薄的唇瓣紧抿成线。

  顾明珠半阖着眸,手指抵着额头,低低的笑,“怎么,是觉得刚才她又伤心了,所以想过去安慰安慰吗?”

  “她就这么不讨你喜欢吗?”

  不讨喜?何止是不讨喜……

  自从爸爸把顾声声带回家之后,她就没完没了被膈应,那个女人,表面上看起来如同菟丝花一样软弱,可是背地里对着她,可是另一幅面孔!

  只是,这些谁知道?

  就连郁霆深也是偏向顾声声那一边,口口声声,让她不要太针对她。

  呵……

  顾明珠傲慢慵懒的笑,“我不喜欢的东西有很多,你要我喜欢她,倒真的是为难我了。”

  “……”

  男人没再说话。

  一直到饭菜上桌,顾声声没再出现,顾明珠也不甚在意,只是没有了多大胃口。

  “我去下洗手间,你在这里等我。”

  顾明珠拿了包起身,红裙摇曳着走出去,明媚的有些晃人的眼睛。

  郁霆深收回视线,一张脸面无表情,但在座位上等了将近十分钟,顾明珠也没有回来……

  就在这个时候,一个服务生急匆匆地跑过来,眸色慌乱,“先……先生……顾小姐和我们店里一个服务生打起来了,你快去看看!”

  男人猛地起身,刚快步走出不远就听到了洗手间那边传来的声音。

  郁霆深拨开人群冲进去,就看见洗手间门口一站一倒的两个人……

  顾声声发丝凌乱,额头撞到了一旁的花瓶,头破血流,但她整个人都平静的可怖,像是失去了灵魂的布娃娃。

  而顾明珠却是完好无损地站在一旁,除了头发乱了几根,其它毫无异样……

  “顾明珠。”

  低低哑哑的三个字,却像是男人从喉咙发出来的,森然的让人心悸……

  他只说了这三个字,顾明珠却什么都明白了,男人一脸冷漠的指责,和以往的每一次一样,他依然认为是她把顾明珠推下去的。

  明珠“呵——”地一声冷笑,脸上有些失魂落魄的恍惚。

  郁霆深眯眸淡淡地看了她一眼,那眸底染着毫不掩饰的厌恶……

  随即,男人大步朝顾声声走了过去,弯腰将楚楚可怜的顾声声抱了起来,然后看都不看她一眼,就头也不回地离开……

主题
字体
A
A
目录
设置
简介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