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穿越就遇刁妇

“娘,您歇一会儿吧,剩下的我会。”柳楠楠上前抢过张氏手里的绣绷。

自打她穿越到原主身上,每日都能瞧见原主的娘亲张氏在干了一天粗活后,还要夜不能寐的刺绣。

为了避免刮花绣品,张氏就拿粗粝的丝瓜瓤磨去指尖上新生出来的薄茧,用只剩鲜红**的指尖捏着绣花针飞针走线。

“您放心吧,保证绣得天衣无缝。”说话间,柳楠楠已经按照原主的记忆,熟稔的补起了张氏绣到一半的花样。

柳楠楠是满心的无奈!

分明知道柳家人是怎么对自己女儿的,张氏怎么还这么费心费力的绣得指尖皮开肉绽!

原主重男轻女的奶奶李氏,在三天前发卖了原主,打算拿卖原主的钱,给原主那愚孝的渣爹多娶个老婆传宗接代。

可没成想,平日里跟张氏一般懦弱的原主,竟拼了命从人贩子手里逃了出来。

等回到柳家时,原主只剩最后一口气,躺在张氏怀里便没了生息。

碰巧柳楠楠乘坐的飞机失事,便糊里糊涂的魂穿到了同名同姓的原主身上,从刚毕业的五好青年变成了未成年火柴妞。

“你这个光吃不下蛋的老母鸡,又在偷懒!”

尖利刺耳的声音将柳楠楠的思绪扯回现实,只见李氏抓着根荆条冲进屋来,对着张氏就抽。

张氏忍着疼,努力扯出讨好的笑容,“娘,我这就绣。”

李氏却不依不饶,手里的藤条劈头盖脸的就要往张氏身上落。

见状,柳楠楠拿着绣绷挡在张氏身前,皮笑肉不笑的看向李氏。

“奶,你继续打呗,抽烂了绣品,您该怎么向苏员外交代?”

藤条在皙白的绸布前停下了,李氏狠狠剜了柳楠楠一眼,自打这死丫头片子偷跑回家来,就跟变了个人一样,说话做事嚣张得很!

“把你的狗爪拿开,要是脏了绣品,就是把你卖去勾栏院都赔不上!”

说完,李氏一口浓痰就要往柳楠楠脸上啐。

柳楠楠反应迅速的把绣品往面前一挡,笑得讥讽。

“奶你尽管吐,反正交不上绣品,得罪了苏员外,咱们一起遭殃!”

张氏“扑通”一声跪在地上,另一只手拉着柳楠楠的衣摆,示意柳楠楠一起跪下来。

“楠楠,你怎么能这么和奶说话,快和奶道歉。”

听了张氏这话,柳楠楠只感觉一口老血要吐出来了!

这三天以来,只要她意图怼回挑衅滋事的柳家人,张氏的第一反应都是拉着她下跪!

“娘,我半个脏字没说,客客气气的陈述事实,这有啥错?”柳楠楠毫不畏惧的对上李氏的目光。

“你个死丫头片子,你一生下来我怎么就没把你扔进粪坑里溺死!生下来就是个赔钱货,有你们娘俩拖累,柳家真是造孽噢!”

李氏破口大骂,手里的荆条却不敢再往柳楠楠母女身上落,只敢抽空气。

“娘,这是咋的了?”敦厚的男声传来。

柳楠楠抬眼一看,忍不住皱眉,原主的渣爹怎么这么快回来了?

李氏看见了柳田盛,就把荆条塞进了他手里,腾出手来抢柳楠楠手里的绣品。

“打,给我狠狠打你这个懒婆娘,还有这个小赔钱货!”

柳田盛虽面带疑惑,但一个字都没问,按照李氏的要求,狠狠抽起了张氏。

原主本就生得瘦弱,虽有绣品当挡箭牌,但面对李氏,还是落了下风,被李氏拦着,无法上前护着张氏。

“娘,你躲开啊!”柳楠楠急得眼眶都红了,怎么会有这么蠢的女人!

张氏却仍旧垂着头,一动不动跪着,任由那藤条刮烂了她的衣裳,直接把她的皮肉抽出血痕来。

“踹她,狠狠的踹!”李氏大声命令着自己儿子。

“死丫头片子,你给我好好瞧着,你这辈子也甭想护住你娘!”

柳楠楠急了,只能出言求柳田盛。

“爹,你饶了我娘吧!”

柳田盛迟疑了,黧黑的面上挤出难看的笑容,“娘,她还得做绣活呢,打坏了不是耽误干活吗?”

李氏却不依不饶,一个劲的催促。

“打,打死了这个不生蛋的老母鸡,娘再给你娶一个!”

终于,柳田盛抬脚,狠狠踹上了张氏的肚子。

张氏痛呼出声,哀嚎着倒在了地上,疼得不停的打滚。

与此同时,柳楠楠终于挣脱李氏的钳制,摸到了放在床头的剪子,她抓过剪子,直接抵上李氏的脖子。

“去你丫的!”

柳楠楠的怒吼声里带着哭腔。

“我娘要是有个三长两短,我让你们所有人给她陪葬!”

柳田盛和李氏都被柳楠楠的疯狂举动吓着了,柳田盛刚抬起的脚,终究没再落到张氏身上。

可是空气中的血腥味却愈发的浓重。

月色下,柳楠楠看见殷红的血从张氏身下源源不断的流出。

她立刻反应过来,是自打生了原主后再没怀过孩子的张氏有孕了,可这个孩子,却被李氏和柳田盛联手害死了!

她冲出屋子去村头寻郎中,再这样下去,张氏性命堪忧!

李氏有些心虚的挪开视线。

“我就说了,张氏是赔钱货,一个孩子都保不住。”

柳田盛慌了神,归根到底,他这婆娘跟了他十几年,没有功劳也有苦劳。

“娘,请个郎中……”

柳田盛话还没说完就被李氏打断了。

“请什么郎中,现在就让你大哥写休书,把她休了,娘再给你娶个媳妇!”

待柳楠楠带着郎中赶回来时,就见张氏倒在柳家门口,身旁扔着一张休书。

“王叔,我知道您不让人赊着药费,但您相信我,不管多少诊费,我一定会还给你,求您救救我娘!”

柳楠楠朝着王仁礼郑重的鞠了一躬。

王仁礼叹了口气,仔细诊脉后,打开药箱,取银针扎在张氏的几处穴位上,又让柳楠楠帮着给张氏喂了几粒药丸。

“受了重伤,往后难有子嗣了,好好养着。”说完,王仁礼便收拾药箱离开,柳家三房的母女的确可怜,但他能帮的也就这么多了。

见张氏依旧昏迷不醒,柳楠楠只好敲开隔壁杨婶子家的大门,将张氏托付给她照顾。

夜色中,柳楠楠独自一人朝村头的里正家奔去。

柳家欠下的,她会一点一点讨要回来!

主题
字体
A
A
目录
设置
简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