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她被毁了

这种感觉并不好受,宋清晚忍不住呜咽起来。

“唔……你混账!”

明明是父亲说让她给陆景墨一个惊喜,她才高高兴兴地跟着迎亲的队伍来锦园等着,可是,这个男人又是谁?

“混账?”男人气极反笑,“一些时日不见,宋靖语,你胆子长毛了,敢跟我这样说话?”

内里的**被男人蛮横扯掉,宋清晚又羞又怒,奋力而起,一口狠狠咬在他肩膀上。

她拼了命的咬,嘴里满是血的腥甜味道,男人却不痛不痒,灼热的呼吸散落在她耳边,“好好看着,从现在起,你就是个女人了。”

话音刚落,男人没有任何前戏,就这么狠狠挺入。

宋清晚只觉得身子被劈成两半似的,连疼都喊不出来,只能用手狠狠抓着被子,心里只剩下一个念头:她被毁了。

她期待那么久的新婚夜,她的清白,全部没了......

她身体的僵硬,能让男人清楚的感觉到,呼吸逐渐沉重,似是不满她死气沉沉的样子,他动作越发狠了,故意要让她叫出声一样。

“时隔半个月给你的洞房补偿,不喜欢么?”

他越是想她叫,她就越倔,死死咬着唇,把嘴巴都咬出血了,男人察觉到后,用指头将她的嘴巴掰开,狠狠一撞。

“啊!”

宋清晚终于忍不住尖叫了一声,细软的声音满带痛苦,男人唇角上翘,似乎很满意。

男人似是体力无限,换着花样的折腾宋清晚,宋清晚哭到最后声音都哑了,身体更是疲惫不堪,最后硬是昏了过去。

等宋清晚再次醒来时,窗外大亮。

房间里没有了男人的踪影,而她还保持昨晚的姿势横卧在床上。

宋清晚跌跌撞撞的跑到浴室,用水拼命冲洗身体。

却怎么都无法把昨晚的那些耻辱从脑海中抹去,眼泪不争气的掉了下来。

她捂着嘴,哭到抽搐。

那个男人,就是一个魔鬼!

宋清晚足足在浴室洗了一个小时,出去后才发现这里根本没什么衣服能穿,唯一有的就是她昨晚穿的婚服。

她咬了咬唇,只能把破碎的新式袄裙穿上身上。

先跑出去再说。

没想到下楼时,刚巧碰到来锦园找人的陆景墨。

看着穿着军装,身姿挺拔的清隽男人,宋清晚面色苍白,她站在楼梯上,狠狠揪着裙摆,单薄的身子摇摇欲坠。

她知道自己身份卑微,配不上出生军官世家的陆景墨,她一直在努力,就是想和他携手一生,相夫教子。

可是现在,什么都不可能了。

她真的好恨啊!

“晚晚?”陆景墨也看到了楼梯上的宋清晚,他摘下军帽,还诧异她怎么会出现在这里,直到看见她身上破碎的婚服和脖颈间藏也藏不住的红痕后,表情一点点僵硬。

“景墨,你,你听我解释!”

宋清晚飞奔下楼,站在陆景墨面前,一脸的泪:“我根本不知道昨晚怎么回事,我……”

话音未落,就感觉冰凉的枪口抵在了她的额头上。

陆景墨猩红着一双眼,拿着枪的手都在抖,“解释?我还能信你什么解释?”

“景墨……”宋清晚一下子哭出声来。

陆景墨却不想再听,他扣动扳机,枪支微微移开,直接一枪打在后面的墙壁上。

主题
字体
A
A
目录
设置
简介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