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出嫁

苍叶国,仲夏夜,繁星无月。

上京的大街上十里红妆,红灯高挂,唢呐喜乐声震天。一顶八人抬的花轿从萧太医府上出来,迎亲的队伍像一只火龙,走在空无一人的长街上。

“唔~”萧长歌动了动手,却发觉浑身无力,她费力的睁开双眼,只有一片火焰般的红色,细听耳边传来悠扬的喜乐声。

这不是在医院!她明明记得有个患者要跳楼她去搭救,岂料被那患者一同拉着坠楼了,怎么醒来后就在这了?这是哪里?

有颠簸的感觉传来,萧长歌双眼一睁,脑子里纷纷闪现出一些人影和对话的声音。

是半个时辰前,发生在萧府的情景。

“三妹妹,嫁给冥王,你一定死的十分凄惨。难道你不知道,赵家的小姐,陈家的小姐,周家的小姐,她们个个都是死在洞房里的。传闻啊,这个冥王可是饮血的恶魔呢。”女子有声有色的说着。

旁边另一个打扮的艳丽的女子也跟着说道:“是啊,三妹妹。父亲为了升官发财将你嫁过去,真是害了你。三妹妹,姐姐这里有毒药和匕首,姐妹一场,我们也不想你死的凄惨。”

二姐萧艳华从袖中掏出一只红色的瓷瓶和一把匕首搁在了妆镜台前.

大姐萧艳月象征性的抹了抹泪拉着萧长歌的手道:“三妹妹,做姐姐的就只能帮你这么多了,后面的路你自己选吧。”

妆镜台前映照出一张清丽无双的容颜,只是这容貌的主人哭的梨花带雨,凄惨无比。

“大姐,二姐,你们救救我,救救我好不好?”萧长歌的身体不停的颤抖着恳求她们。

萧艳月冷笑一声,抽出自己的手,扬着脸道:“我们已经在救你了,我劝你,如果不想死的凄惨,那就自尽吧。”

萧艳华叹了一声跟着说道:“三妹妹,你死后,我们会给你多烧些纸钱的。”

“吉时到,新娘上轿。”门外有礼官高昂的声音响起。

萧艳月脸色一变,将放在桌上的毒药和匕首塞到萧长歌的手中道:“三妹妹,这两种死法你自己选吧。”说着拿过一旁的盖头盖在了她的头上。

盖头下萧长歌被喜娘扶上了花轿,萧长歌紧紧握着自己手中的东西,她将那匕首放入怀中,然后死死的握着那瓶毒药。

最后的画面是萧长歌服毒的场景,盖头下她绝望的闭上眼睛。随着画面的结束,一些记忆也逐渐清明,这自杀的萧长歌是萧太医的三女儿,因圣旨赐婚嫁于冥王为妃,被自己姐姐的三言两语就吓得自杀了。

萧长歌有些唏嘘,不对,自己不就是萧长歌吗?察觉到这一点,萧长歌浑身一震,眼前的红色是盖头,自己在花轿之中,那么说来,自己这是……穿越了!

花轿突然停下,有爆竹声噼里啪啦的响了起来。一阵嘈杂过后,有礼官的声音响起了起来。“新娘下轿。”

萧长歌从震惊中回神,才意识到一切都已经无法改变,她本是现代的一名外科医生,想来自己是和那个患者一起坠楼死了,所以灵魂才会覆到了这个与自己同名同姓的小姐身上。

有喜娘搀扶着她下轿,萧长歌察觉到这幅身体还是有些酸软无力,想来定是原身服毒的后遗症。

萧长歌想既来之则安之,这个在原主记忆中像妖魔鬼怪的冥王究竟是个什么样的人物,她还真想见识一下。

随着繁琐的仪式结束,萧长歌被人扶到了洞房中。隔着盖头,萧长歌却感觉到房间中无处不在的寒气,让萧长歌不禁打了个寒颤。

房间里很是静逸,萧长歌坐在喜榻上,尝试着活动自己的手腕,这时推门声突然响起。

有脚步声走了进来,随着房门关闭,一道戏虐的笑声也传了进来:“四哥,我知道你不想见我,但是以前你的王妃都是承欢在我身下的,今天自然也不能例外,你说是不是?”

萧长歌听着这话,突然两眼一睁,却听房间内又传来一道暗哑难听的声音,像是鬼魅一般:“七弟,你说的没错,四哥这个身子已经废了,你代劳也是应该的。”

邪魅的笑声在阴冷的洞房传来:“四哥果然识趣,那我就不客气了。”说着那人就朝着萧长歌走了过去。

挡在萧长歌眼前的盖头被人跳下,萧长歌看清眼前站着的男人,他穿着大红色的喜服,发髻梳的工整,五官俊朗,眼里却闪着*光。萧长歌的眼睛里闪过一丝嫌恶,但面色如常。

“真没想到萧太医的女儿竟然长得这么国色天香,四哥,你说是不是?”苍云暮回头看着房间里坐在椅子上的人。

萧长歌顺着苍云暮的目光望去,房间中正位的椅子上,一个同样身着喜服的男人坐在那里,脸上戴着一面狰狞的鬼王面具,面具下只有一双幽深看不见谷底的深潭墨瞳,那眼睛也在打量她,里面有一丝莫名的光。

苍冥绝和萧长歌的视线相碰,那一刻,苍冥绝的目光突然一闪。那个女人的眼中没有流露出一丝的害怕,反之竟带着深探的意味在看他。想不到,这众多女人中,得知自己的状况,居然还有不害怕的,不过,倒是可惜了这花容月貌。

“的确是。”苍冥绝没有将目光收回,依旧落在萧长歌的身上。

萧长歌突然记起,冥王好像是个残废,不仅容貌丑陋更是不能走路。如今看来不止如此,他还被人欺辱,自己的亲弟弟竟然要当着他的面玷污他的妻子?

想起大姐说过的话,那些嫁给冥王的人死在洞房之中,莫非都是受了凌辱而死的吗?

“四哥娶了这么多王妃,也就今天这个长得最是好看。不知道她在本王身下的时候是不是和其他女人一样的呢?”脸上带着*笑,苍云暮慢慢逼近了萧长歌。

萧长歌心底一股怒火烧了上来,在苍云暮的手碰上她衣服上的系带上时,萧长歌突然冷声道:“不知阁下是哪位?”

苍云暮微微抬眸看着萧长歌不惊不慌的神色,突地一笑:“本王碰的无数女人,你是唯一一个问本王身份的人。那本王就不妨告诉你,反正你也活不过明日,本王就是临王爷,你记下了吗?”

临王,苍云暮。萧长歌对此人并没有什么印象,只知道他是温王苍云寒的同胞弟弟,寄养在皇后名下。

“记下了。”萧长歌垂眸浅浅一笑,手指却悄悄摸到怀中的匕首。

“春.宵一刻值千金,本王会好好让疼你的。”苍云暮说着突然将萧长歌压倒在喜榻上。

有男人的气息漫天的袭来,苍云暮兽.性大发,粗鲁的扯着她身上的衣服。萧长歌却突然伸手搂着他的脖子,苍云暮自然高兴萧长歌如此投怀送抱,不禁心花怒放。

就在苍云暮放松的时候,萧长歌突然拔下头上的簪子,朝着苍云暮后颈上的麻穴插去,苍云暮顿时身子一软动作不了。

“你对我做了什么?”苍云暮脸上有些阴狠的表情。

萧长歌坐起身,随意的理了理自己身上的衣服,唇角扬起一抹微笑来。“临王殿下,送你一份大礼如何?你不是经常玩弄女人吗?姑奶奶今日就送你四个字。”

萧长歌说着抓起床榻上的白帕塞到苍云暮的口中,然后拿出怀中的匕首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朝着苍云暮的身体下面割去,下刀又快又狠,只见苍云暮双眼一睁,痛的昏死了过去。

“断子绝孙。”萧长歌说着,手中的匕首插起苍云暮被割下的命根,拿起来看了看,余光不经意间扫到苍冥绝的身上。

主题
字体
A
A
目录
设置
简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