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一朝重生

阳光透过枝叶,照在五彩斑斓的琉璃瓦上,一条铺以信白石的**上走来几位穿着侍女服的年轻侍女,她们去的方向,是宁国公府上的嫡出长女沈珺瑶的褚玉菀。

这群侍女刚入庭院,便见大小姐的贴身侍女碧晴急匆匆地跑了出来,碧晴看到侍女中领头的襄蕴,神色透出几分欣喜,道:“小姐醒了,我正准备去请大夫。”

襄蕴顿时高兴起来,“太好了,小姐终于醒了,我刚端了药来,也不知道小姐醒后需不需要换药。”

“你先用炉子温着,我快去快回。”碧晴细心嘱咐完,便快速离开。

屋内,一位少女面色虚弱地靠在床上,一名侍女细心地用帕子拭去她额上的汗珠,她见襄蕴进来,柔声唤道。

“襄蕴。”

襄蕴顿时眼睛一红,她走上前去,接过侍女手上的帕子,帮沈珺瑶擦拭。

“小姐您终于醒了,可把奴婢担心坏了。”襄蕴一边擦一边嘟嘟囔囔地说着:“您是不知道那群二房的人来看你时,那幸灾乐祸的脸色掩都不掩饰一下,实在是太过分了。”

沈珺瑶听着襄蕴的抱怨,看着熟悉的闺房,一时间万般思绪涌上心头,竟控制不住地落下泪来。

她这是……重生了吗……

见她掉泪,襄蕴顿时慌了,急忙换掉手帕帮她擦去泪水。襄蕴神色懊悔道:“都是奴婢的错,奴婢嘴碎,惹得小姐伤心。”

沈珺瑶摇头,她的脸色奇怪地带着笑意,眼底却一片冰凉。

“我只是……喜极而泣。”

前世,她入宫为妃,表面上风光亮丽,背地里却咽了不少苦。她的嫡出妹妹沈乐姗入宫后,她一路护着沈乐姗,沈乐姗不但没有一丝感恩,反而在背后捅了她致命的一刀。

真是机关算尽太聪明,反误了卿卿性命。

沈珺瑶冷笑。

沈珺瑶的母亲程韵生产时身体受损,之后便一直都很虚弱,在沈珺瑶一岁那年就去世了。一年后,沈程两家为了联姻利益,程家又把程韵的妹妹程璎嫁给了沈珺瑶的父亲做继室。程璎进门还没半年,便怀上了沈乐姗。

前世她只觉得程璎待她极好,吃穿用度从来都是按宁国公府大房嫡长女的规格置办的,关心问候从不曾少。而沈乐姗更是从小就粘她,嘴巴像抹了蜜般的甜,向来是姐姐长姐姐短,她以为沈乐姗是真心待她,便以十倍相报。

哪知到死才知道,她一直以来身体不好虽有先天不足的原因,但沈家的天材地宝何其之多,不但没调理好,反而越来越虚弱,而这一切都是拜程璎十几年来从未间断地下慢性毒药所致。

而沈乐姗,表面对她极为亲昵,实际上却没少暗算她。

这次的病沈珺瑶心知肚明,她就快十五岁了,快要到准备议亲的年纪。程璎怎么可能让她嫁到好人家,便加大了药量,能一命呜呼最好,不能的话也要彻底把她的身体搞垮,一个病秧子又有哪个世家大族愿意要呢?

就如程璎所想的那样,前世她直到17岁都还没找到门当户对的亲事。沈家是不会让嫡长女低嫁降低宁国公府其他小姐的身价的,宁可让她老死在家中也不会把她嫁到低门小户去。

后来新帝登基,广招后宫,她便被沈家送入宫去,因家世显赫,一举封妃。

前世她没留意,如今想想,圣旨下来时程璎的表情是极为难看的。等到第二年选秀,程璎便送了沈乐姗入宫。她在这后宫待了一年,深知后宫险恶,虽不理解程璎的做法,但还是尽其所能地护着沈乐姗,哪知竟被沈乐姗给害死。

沈珺瑶闭了闭眼,无论如何,老天给了她重生的机会,她一定要程璎和沈乐姗付出代价!

这时,碧晴带着李大夫进了屋,李大夫是宁国公府专门请来为府上的主子看病的,已经在宁国公府待了近二十年。前世沈珺瑶向来信任他,一直按照着他开的药方抓药,入宫后经太医院确认没有问题她便依旧用这个药方调理身体。直到死前,沈乐姗得意地告诉她所有真相,她才知道李大夫早已被程璎收买。这药方开的的确是调理身体的良药,但她前世素爱白玉兰花,衣服身体都是用白玉兰熏香,而李大夫开的药方中的一味药,正是与白玉兰相克。这次生病,便是加重了这味药的用量。

现在想想,她前世之所以喜欢白玉兰,也是因为程璎和沈乐姗的引导。

沈珺瑶垂下眼帘,纤长的睫毛微颤,她装作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伸出手让李大夫诊脉。

“大小姐这是从鬼门关里走出来了,大小姐身体先天不足,之前开的那调理身体的药方,还需日日喝,不得松懈。”李大夫隔着帕子为沈珺瑶诊脉后,摸着下巴处的几根长须,说道。

“有劳大夫了,碧晴,送送李大夫。”沈珺瑶声音柔柔弱弱的,看不出半点异样。

李大夫一走,沈珺瑶的声音便冷了下来:“襄蕴,把炉子里的香灭了,熏得我难受。”

襄蕴听她说难受,二话不说就把香给灭了,还打开了点窗户让玉兰花的香味快点消散。

襄蕴普通农户家庭出身,是从一个粗等丫鬟被沈珺瑶提拔上来的,她对于这些奇奇怪怪的香薰只觉得鼻子痒空气闷。但她知道沈珺瑶是很喜欢这种香的,房间里几乎日日夜夜都有点香,不免有些疑惑地问:“小姐不是很喜欢这种香的吗?”

“现在不喜欢了。”沈珺瑶摇头,命都快没了,哪还敢喜欢。她挥手招襄蕴于床前,细细凝视着襄蕴的脸道:“我还以为见不到你和碧晴了。”

前世,入宫之后碧晴和襄蕴都为了护她而死。

碧晴的死是为了帮她脱罪,当时一个才人小产,所有证据都指向沈珺瑶。她心知是冤枉却百口难辩,眼看谋害皇嗣就要扣上来,碧晴便主动把罪名往自己身上揽,碧晴何其无辜,却落得个死无全尸的下场。

而襄蕴,是在她被沈乐姗陷害时,气不过地跑到沈乐姗的宫里指责沈乐姗,被沈乐姗以犯上的理由,乱棍打死。

主题
字体
A
A
目录
设置
简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