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她不配

“这里是一百万。”

皮箱沉重的摔在桌子上,顾初彤冷笑了一下。

“敖大少爷,你也太吝啬了吧?我肚子里的孩子可是敖氏集团唯一的继承人,一百万就想打发我?”

敖枫瑾脸色阴沉,他眯起眼睛像是捕食中的豹子,充满了危险的气息。

“顾初彤,你比我想象的还要贪婪,开个价吧,我只要你肚子里的孩子。”

她在对方强大的气场之下,丝毫不示弱,反而一脸轻松的拍了拍肚子:“这可是我一生就一次的宝贝机会,我不会廉价的卖掉的,敖少爷我可以开价,就怕你...玩不起。”

敖枫瑾将杯中的红酒一饮而尽,不耐烦的松了松领带:“说,我没有功夫浪费时间。”

“我要...”顾初彤缓缓开口,诱惑的红唇在灯光下,格外惑人。

敖枫瑾看上一眼,觉得有些口干舌燥,要不是因为这个女人让人窒息的艳丽,几个月前的他怎么可能糊涂犯错。

“整个敖氏集团。”

“啪”

酒杯在她的脚边碎裂,敖枫瑾一把将她推倒在沙发上。

“顾初彤!你不要挑战我的底线!”

狡猾的像是妖精一样的女人,咬住下唇,不慌不忙的抬起一条腿,磨蹭他的腰侧。

“敖少爷,你也未免太过火爆了吧?这个姿势我很容易想入非非,如果你想再来一次的话,也不是不可以,不知道你再要我一次,我会不会怀上双胞胎?”

敖枫瑾的额角爆出青筋,他伸出一只手放在这个女人的脖子上,看到她脸上挑衅的表情,他的手指慢慢的收紧。

感觉自己手心之下那微弱的脉搏,敖枫瑾荒唐的念头一闪而过。

杀了她好了,这个女人会像是贪婪的吸血虫,吸干自己的。

顾初彤的脸色涨红,她呼吸困难,但是依旧不肯示弱。她太清楚敖枫瑾这样的男人了,只要你在他面前露出一丝软弱,就会被侵占的一无所有。

这是她好不容易才得到的机会,她无论如何都不能放弃!

“啊...呼呼呼...”

在他松开手的一瞬间,顾初彤重获呼吸。

“顾初彤,我倒要看看,我们谁能笑到最后。”

敖枫瑾站起身,毫不留恋的离开了包间,门“碰”的一声被甩上,顾初彤浑身一颤,才发现自己背后全是冷汗。

她赢了,这一局她赢了。

顾初彤松开紧握的双手,手心已经被指甲深陷的鲜血淋漓。

她平稳呼吸,才慢慢的站起来,将桌子上的皮箱拎起来,沉甸甸的手感给了她一丝安慰。

不过是威胁罢了,一次威胁就让她轻而易举拿到一百万,她顾初彤受得起。

拎着箱子走出了昏暗的酒吧,她不舍得打车,只能乘着最后一班地铁回家。

推开家门,闻到里面熏人的酒味,她早习以为常。

熟练的换上拖鞋,顾初彤绕过了一地的酒瓶子,站在倒在沙发上的男人面前。

“醒醒。”

男人嘟囔了一句,鼾声如雷。

顾初彤强忍着呕吐的欲望,踹了那滩烂肉一脚。

“**!谁他**踢老子?!”男人弹起来,猩红的眼睛四处打量。

“顾河涛,这里是一百万,按当初说好的,定金。拿着钱滚出我家!”

顾河涛不相信的接过箱子,打开看了一眼,眼睛一瞬间亮起来。

他贪婪的张开嘴,露出了斑黄的牙齿,猥琐的上下打量她:“初彤,不错啊,竟然真的这么短的时间弄到了一百万,你出去卖了?”

“混蛋!”顾初彤一巴掌发过去,她的眼睛里闪过泪光,愤怒让她头晕目眩。

男人挨了一巴掌,腾的站起来,想要还手,一碰到黑皮箱,想到了什么,动作缓了下来。

“妈了个巴子的,老子忍你一次,看在这么多钱的份上,好,我会滚出你家的,不过剩下的钱你也要按时打到我的账上,不然...我的诺言我也不会兑现的。”

说着,他迫不及待的提起了皮箱,脚下生风,离开了拥挤而狭小的屋子。

听到关门声,顾初彤疲惫的跌坐在沙发上。

她捂住眼睛,冷静的开口:“他走了,出来吧。”

一个瘦弱苍白的中年女人从橱柜里爬出来,她眼神充满了惶恐,像是老鼠一样颤颤巍巍的走过来,有些讨好的看着顾初彤。

“彤彤...妈...”

顾初彤摆摆手,疲惫的一句话也不想说。

这个家困了她整整二十年,甚至还要拖累她一辈子。而敖枫瑾是她唯一的稻草,只要抓紧了这根保命的稻草,才能逃离这一切。

她将手缓缓的放在自己还算平缓的腹部,嘴角略微的勾起,宝宝,妈妈对不起你,但是我也没有办法,带着妈妈逃离这给家吧,我们不能永远陷在泥潭里...

.........

“敖总,这是顾初彤的全部资料。”冷梦从规矩的低下头,将手中的文件递上去。

敖枫瑾漫不经心的接过,一页一页的翻过去,脸上突然露出了一个玩味的笑容。

“这个顾初彤...人生倒是精彩。”

“要我处理么?”冷梦从抬起头问道。

敖枫瑾摇摇头,“不,她...不一样,我来处理,你先出去吧。”

冷梦从有些惊讶,作为敖枫瑾的贴身秘书,像是这些莺莺燕燕的女人,重来都是由她处理的,这还是第一次被他拒绝。

敖枫瑾站起来,走到落地窗钱,像是帝王一般俯视他的产业。

他小声的嘲弄道:“这个女人,肚子里可是有我们敖氏集团的继承人呢,我要小心对待。”

冷梦从震惊的瞪大眼睛,同时收紧了双手。

肚子里...这个女人怀了敖枫瑾的孩子?!

她的眼中闪过一丝阴狠,不声不响的退出了办公室。一出门,她拿出了手机,拨通了电话。

“处理一个女人。”

“小心一点,不要留痕迹,记住别让敖总知道。”

挂断电话,冷梦从嘴角露出了残忍的笑容,顾初彤?不过是个贫民窟挣扎出来的**罢了,她不配怀敖枫瑾的孩子。

绝对不配!

主题
字体
A
A
目录
设置
简介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