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别动我的女人

“顾初彤,你就是我们顾家的梦魇!”

“就是因为你,妈才会变成这个样子!”

“顾初彤,我一辈子不会原谅你。”

“不是的...不是的...不是我...”

啊!

顾初彤猛地睁开眼睛,才发现自己在沙发上睡了一夜。

她尽力平稳呼吸,看向捻手捻脚的女人:“你在干什么。”

扈秀娟吓了一跳,露出了一个讨好的笑容:“我做了早餐,小彤吃点吧?”

她没有搭话,一夜的噩梦加上休息不好,让她头疼欲裂。

“不了。”她挣扎起身,摸了摸肚子,转念又坐在了桌子前,有些嘲讽的说道:“呵,我可以不吃,我肚子里这个宝贝不可以,毕竟她还要救我们娘俩的命不是么?”

说完,顾初彤抬起眼睛,那双波澜不惊的双眸死盯着扈秀娟,女人手一颤,打了一个碗,露出了难看的笑容。

食之无味,一顿寡淡的早餐吃完,顾初彤站起身走进卧室换了一套衣服。

出来后吩咐扈秀娟:“把屋子收拾一下,那个男人最近不会回来了。”

扈秀娟脸上一喜,勉强收敛住了,她点点头,顾初彤却没多看她一眼,摔门离开。

走出这个令人窒息的家,顾初彤才觉呼吸顺畅了些。

一出门,一辆黑色的轿车拦在了单元的门口,看起来已经等候多时了。

顾初彤脸上露出了嘲讽的笑容,果然下一刻两个穿着黑色西装的男人下车,立在她的面前。

“顾初彤小姐是么?”

不用她回答,两人做出了一个请的手势,面色不善,不用猜也知道,这表面的客气由不得她拒绝。

“敖枫瑾就这点手段?”

那两个人不搭话,顾初彤顺从的上了车,反正她一个女人也不可能挣扎过两个大男人。

上车之后,两个男人一左一右坐在了她身边。顾初彤微微蹙起了眉头,车平稳的驶出了小区。

一只眼罩递了过来。

她低下头,脸色有些不好看:“去哪里也没必要带着这个吧?”

“顾小姐,最好还是乖乖听话。”

顾初彤觉得不对劲:“敖枫瑾让的?”

男人沉默下去,她猛然间睁大了眼睛,一跃而起趴到车门上,却被一只大手揪了回来。

男人危险的声音响起来:“顾小姐要是一直乖乖听话,还要省心一些。”

顾初彤瞪大眼睛厉声道:“放开我!我肚子里可是敖枫瑾的孩子!你们疯了么!”

男人二话不说,打在了她的后颈,顾初彤身子一颤,**绵的倒了下去。

.........

“你们敢动我一个试试。”这是顾初彤醒过来说的第一句话。

她面前的男人笑了:“我看你是真的把自己当成敖太太了吧?不过是怀了个孩子,你以为敖枫瑾真的这么在乎?”

顾初彤命令自己冷静下来,她知道自己不能输,她的一切都赌在自己肚子里这个孩子身上,就算是她死了,她也不能没了孩子。

“不是敖枫瑾让你们做的吧?”她冷静的分析道。

男人从腰间抽出了匕首,来回的擦拭摆弄:“你怎么知道不是敖总让的?你这个女人太贪婪了,肚子里的孩子还不知是男是女,就这么张扬,活该。”

男人猝了一口,有些不屑。

顾初彤反而笑了:“果然不是敖枫瑾让你们来的,虽然我不怎么喜欢他,但是不得不承认他人品没这么差劲,雇一帮男人对付我这个驯服,我猜是他身边的女人让你们干的吧?”

听到这话,男人的脸色变了,显然是被猜透了有些恼羞成怒。

“**,”男人一巴掌扇了过去,“臭娘们,马上要死了嘴还这么碎!”

她觉得自己的头嗡的一下,这一巴掌重的很,打的她头晕目眩,不是脑震荡了吧?顾初彤猜测,又有些担忧,不知道脑震荡对孩子有没有影响。

要是因为这个她把敖枫瑾的孩子生成了智障,那个男人一定会气疯了。

想到这个,顾初彤笑了起来。

男人见到她竟然还能笑得出来,一脚踹过去,顾初彤连同凳子倒在了地上。

这一脚实在不清,顾初彤半天没缓过来,她瞪大了眼睛,突然觉得下腹有些痛,不由得紧张了起来。

“孩子...不行...我的孩子...”

“哈哈哈哈,这个时候你还想着孩子?臭**,老实告诉你吧,今天我们就是要处理掉你肚子里这个**的,**,过来。”

屋子另一端走来一个男人,长相凶狠,脸上有道疤。

他扫了顾初彤一眼,从地上捡起来棍子。

顾初彤一抖,心已经提到了嗓子眼,她紧绷的看过去,咬紧牙关说道:“死前也要给我个痛快,是谁要你们做的?”

刀疤男面无表情的提起了棍子。

顾初彤见到他不搭话,知道自己拖延时间这件事并没奏效。她有些凄凉的笑了笑,何必呢,就算自己能拖延下去又如何,没有人回来就她。

自己死了,敖枫瑾虽然损失了一个孩子,不过以后他还会有更多的孩子。

肚子里的这个生命,是她的救命稻草,而非敖枫瑾的。

她认命的闭上了眼睛,自己这不堪的一生能这么结束,也算是壮烈。

棍子挥过来的时候,划破了空气,同时响起的是刺耳的刹车声。

两个男人震惊的回过头,仓库的大门被撞来,一辆黑色的大g横冲直撞,冲了进来,就想它的主人一样霸道。

车前灯点亮,晃得顾初彤眯起了眼睛。

生理泪水涌出来,顾初彤逆着光,看着迎面而来的人。

高大的轮廓,渐渐清晰,那双墨一般浓郁的眼睛对上了她。

顾初彤笑了。

“谁准许你们动我的女人了?”敖枫瑾冰冷阴郁的目光射过去。

两个男人手中的棍子“砰”的掉在了地上,随之跪了下去。

“敖总......”

敖枫瑾没说话,走过去抱起了顾初彤,那个昨天让他跟的咬牙切齿的女人,**绵的倒在他怀中,露出难得的软弱。

敖枫瑾竟然奇迹般的觉得,这个样子的她顺眼多了。

“我敖枫瑾的家事还轮不到外人插手。”

主题
字体
A
A
目录
设置
简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