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你到底想要什么

五天之后,容家郊外别墅。

顾初彤打开了新闻,听了两句就勾起了嘴角。

“敖氏集团势在必得的郊外地皮被容家捡漏,敖枫瑾这一次算是狠狠栽了一跟头。”

她若有所思的摸了摸手机,拨出了电话。

“容先生,我看到新闻了,我交给你的东西,还满意吧?”

容鸣在那边笑了,心情很好的样子。他这个万年**,总算是有出头之日,一连几天都神清气爽。

“顾小姐果然是个宝贝,别墅那边缺什么直接说就是了,以后我们合作的地方,还多着呢。”

顾初彤明白了他的意思,满意的点点头:“自然,我听说今天晚上敖枫瑾有一个私人晚宴,不知道容先生能不能为我弄到邀请函?”

这些对容鸣来说都是小事,他点头答应,不到下午邀请函和礼服就送到了别墅。

顾初彤摸了摸自己这辈子都没穿过的昂贵礼服,讽刺的一笑。

“看到了么,这扇富丽堂皇的大门,已经为你打开了。”

晚上容鸣的司机准时接顾初彤出现在会场。

顾初彤下车,一眼就看到众星捧月的敖枫瑾。

他穿着白色的西装,嘴角的笑容恰当好处,完美的如天神降世。

可惜她很快就要撕破这完美的面具了,顾初彤勾唇一步一步走了过去。

似乎有所感应,敖枫瑾下意识的抬起头,两人对视了。

敖枫瑾的目光渐渐的冷了下来,他先顾初彤一步迎过去,露出了咬牙切齿的笑容。

“顾小姐,竟然这么巧,在这里遇上你。”敖枫瑾那双眼睛直勾勾的盯着她,像是在警告她不要轻举妄动。

如果顾初彤这么听话,那么一早她就拿着一百万离开了。

只见她乖巧的一笑,丝毫不在意敖枫瑾冰冷的眼神,一把抱住了他:“枫瑾,你还在生我的气么?我承认是我不好,我这不是亲自来给你赔不是了么!”

敖枫瑾下意识后退了几步,却没有躲过这个拥抱,怀中温香软玉,他却没有那睥睨的心思。

“顾初彤,你要干什么!”他压低声音警告。

外人看着两个人紧紧相拥,都在小心的议论这个突然冒出来的女人是什么角色,竟然可以在公共场合和敖家少爷这么亲近。

顾初彤抬起小脸,看起来一脸幸福:“敖总,我想干什么,你不是最清楚了么,我要嫁给你啊!”

敖枫瑾的脸色阴沉,此时不少记者已经将这一幕拍下来了,他要是翻脸不认人,明天报道上指不定会出什么事端来。

“算你狠。”敖枫瑾硬挤出这几个字,转过身挽住了她,一家笑意冲大家挥手介绍,“这位是顾初彤,顾小姐,我的未婚妻。”

未婚妻!?

一石惊起千层浪,整个宴会厅都热闹了起来。敖枫瑾可是整个金融圈的钻石王老五,突然冒出来个未婚妻,怎么能不让人震惊。

一场晚宴吃的心不在焉,敖枫瑾强压怒火,还要跟顾初彤扮出恩爱的样子来。

顾初彤倒是因为得偿所愿,一脸恬静,不管什么人问话,都答的落落大方。

晚宴一结束,敖枫瑾就拖着她冲上宴会厅楼上的酒店。

顾初彤吃痛的皱着眉头,紧跟了两步,还有心情调笑:“敖总何必这么着急,被人看见了,还以为我们多迫不及待厮混在一起呢。”

“砰!”

敖枫瑾随手拽开一扇门,将她推进去,按在了墙上。

“顾初彤!”他的眼中充满了愤怒,黑色的瞳仁里是她的倒影。

顾初彤被卡住了脖子,不慌不忙:“敖总火气好大,不高兴我今天来么?”

“你到底想要干什么!”敖枫瑾气急又拿这个女人无可奈何,他敖大少爷在外面也是呼风唤雨的角色,偏偏到了她这里,好像都不好使了。

顾初彤笑了起来,弯弯的眼睛蒙上了雾气。

“我要干什么,敖总心里明镜一样吧?我什么身世地位你怕早就查的一清二楚,像是我这样的女人,抓住了这个飞上枝头变凤凰的机会,会轻易放手?”

敖枫瑾凶狠的一拳打在她脸庞的墙上,那只手变得鲜血淋漓。

顾初彤看了眯起眼睛,竟然侧过头用舌头舔了一下,血腥气充斥了她的鼻腔。

“我会记住敖总现在的愤怒的。”她意有所指,像是地狱而来的魔女,露出了嗜血的微笑。

敖枫瑾愣住了,这一刻他突然被蛊惑,一把拉过了她,凶狠的吻了下去。

他的舌头长驱直入,带着愤怒丧失理智。

顾初彤任他为所欲为,几乎纵容的抱住了他。敖枫瑾,你知不知到我多渴望你,渴望你能拉我到上面去。

身后的门突然被推开,敖枫瑾猛地转过身将外套盖在了顾初彤的头上。

“谁?”

门外的男人睁大了眼睛,有些吃惊的看着这一幕:“敖总,我......”

话还没说完,敖枫瑾冰冷的呵斥:“滚出去!”

门再次被关上,西装外套之下的顾初彤笑出了声。

“怎么办?明天真的要上头条了么?敖枫瑾和未婚妻野地苟合?”

敖枫瑾有些迷惑的看着她,外套隔绝了两个人的表情,两人神色各异。

许久他长长的叹了一口气:“顾初彤,是我输了,好,从今天开始你如愿以偿,你就是敖太太。”

.........

敖枫瑾的承诺比想象中来得还要快,几乎让顾初彤措手不及。

鲜花,礼服,首饰就像雪花一样落在她面前,宣告着她未婚夫的落落大方。

扈秀娟有些局促的摸了摸昂贵的布料,露出了讨好的微笑:“彤彤......”

顾初彤闭上了眼睛,冰冷的开口:“不要叫我彤彤,你又偷偷见那个男人了吧?”

扈秀娟害怕的萎缩了一下似乎想要解释,但是她一个字都不想听。

突然电视里传来了一条插播新闻,顾初彤睁开了眼睛。

“被容氏收购的郊东地皮地下竟然挖出了千年古墓,容氏不得不主动上交国家,致使容氏集团股票大跌。”

顾初彤露出了狡猾的微笑:“天真。”

主题
字体
A
A
目录
设置
简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