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这是我妹妹的心脏

“先生,你不可以进去。”

敖枫瑾焦急的站在抢救室门口,他握紧了拳头,不敢相信刚刚发生了什么。

只不过是偶然发现顾初彤一脸恍惚的站在敖氏集团门口,他本想上前调笑这个女人就这么迫不及待嫁给自己。

变故就在瞬间发生了,他看到顾初彤瘦弱的身体腾空而起,然后沉重的落在地上,就像是被人遗弃的破布娃娃。

敖枫瑾愣住了,他不敢相信的眨了眨眼睛,就像是一场梦,睁开眼,顾初彤依旧愣愣的现在哪里,等着他去调笑。

抢救室的红灯亮起来,证明着里面的人正在跟死神作斗争。

敖枫瑾眸光冰冷,这绝对不是意外,上一次的绑架,这一次的车祸,都是有人策划好的。

他拿出了顾初彤摔碎屏幕的手机,看到四十分钟前一个熟悉的号码曾经打进来过。

敖枫瑾天生对数字**,就算是他不用刻意去记得,也过目不忘,更况且这个号码他见过太多次。

冷梦从...

敖枫瑾的手慢慢收紧,没有想到背叛自己的,竟然是她。

一抹嘲弄的笑容蔓延开,敖枫瑾长长的叹了一口气,另一只手拨通了号码。

电话第一时间被接通了,冷梦略微惊讶的声音响起:“顾小姐?”

“冷梦从。”敖枫瑾陈述。

那边长久的沉默,冷梦从显然没有想到他会出现。

“废话我不想多说,你这么做了,就要去承担后果。”

冷梦从笑了,笑声有些凄厉。

“敖枫瑾!你为什么这么对我,我跟了你六年,六年比不过这个突然冒出来的女人?你问问她配么!她配当敖太太么!她不过是......”

“够了!”敖枫瑾不耐烦的打断,“配不配不是你说的算。正是因为你跟了我这么久,才让我更失望,冷家家大业大却出来个这么不懂事的女儿,回去跟你父亲坦白你都做了什么,他会明白我是什么意思。”

说完,他毫不留情的挂断了电话,俊朗的脸上出现了一起疲惫。

对于顾初彤,他的态度一直不明朗。这个女人毫不掩饰她的贪心,直言不讳的说自己就是为了金钱地位。

他不齿,甚至带着厌恶。可是却不由自主的一次又一次为之破例,当他安排看着顾初彤的手下告诉这个女人被绑架了的时候,他奋不顾身的去救她。不假思索的,冲动的,完全不像自己的。

“啪”手术室的灯灭了,敖枫瑾抬起头,看着门被退来。

.........

顾初彤缓缓睁开了眼睛,四肢传来一阵酸痛。

她还没明白自己身在何处,就听到了那个男人熟悉的声音。

“醒了?”

敖枫瑾看起来有些狼狈,青色的胡茬冒出来,身上有很重的香烟气息。

“我...怎么了?”顾初彤因为麻醉,大脑还没有完全运作,有些迷茫。

敖枫瑾干咳了一声,站起身:“你在医院,还记得么?你出了车祸。”

车祸?她眨了眨眼睛,突然一股绝望蔓延开来。

顾初彤慌乱的去摸自己的肚子,即使她才怀孕两个月,还看不出来,却也知道有什么东西不一样了。

“孩子呢!我的孩子呢!”

敖枫瑾沉默的扭过头,不去看她。

顾初彤一下子沉默了,她浑身颤抖,从床上挣扎起来。

“是冷梦从,是她做的!她约我出来,说......”

说到一般顾初彤突然止住,目光冰冷的看着敖枫瑾:“你...知道了对不对?”

他点头,看着这个弱小的女人像是一只母狮,疯狂的扑过来,撕咬他。

“敖枫瑾!你是不是人!那是你的孩子,你的孩子!你知道是谁害死的他,为什么不杀了她,杀了冷梦从!让她血债血偿!”

敖枫瑾紧紧将她禁锢在怀中,知道她累了,动作渐渐慢下来,他才叹息的垂下头。

“我知道,我会惩罚她的,你刚刚好一些,冷静一点。”

顾初彤呜咽了起来,她觉得自己好像做了一场噩梦,这个梦不会醒来。

敖枫瑾将她重新放倒在床上,两人沉默着什么都不说,病房里一片死寂,让人难以喘息。

医生来了两次,叮嘱病人好好休息,顾初彤全身上下有两处骨折,外伤倒还好,主要是因为意外就流产,很有可能让她以后都体质虚弱。

听这些话的时候,顾初彤双目无神,没有人知道,这个孩子对她来说意味着什么。

她在医院只住了两天,就被敖枫瑾带回了私人别墅,在哪里为她安排了私人医生调养。

“你为什么管我,我已经没有孩子了。”顾初彤看着他面无表情。

敖枫瑾这几天将所有的公事都带回家,即使跟她无话可说,还是将大把的时间都花费在顾初彤的病房里。

“这事因我而起。”他有些焦躁的回答。

顾初彤的这个问题,他也问了自己无数次,而埋藏在心底里那个答案,让他觉得恐惧。

顾初彤冷笑了起来:“敖大总裁,你不会爱上我了吧?”

敖枫瑾猛的转过身,眼中压抑着怒火:“顾初彤!”

她不屑的勾起唇角:“想要补偿我?好啊,我现在已经没有孩子了,你真正能安慰到我的,就是按照原计划娶我为妻,不然不要浪费你的烂好心了,除了敖氏少奶奶的位置,其他的我都不要。”

包括你的心,所以不要跟我说爱,像我这样的人,不配有爱。

她的目光绝望而狠厉,这是她用最后的全部赌注下的一盘棋,赌的是敖枫瑾会自投罗网。

“你就这么渴望权利地位?”敖枫瑾的眸色漆黑渗人,就好像她一点头,下一刻就会将她碾碎。

顾初彤笑了起来,她摊开手放在了自己心脏的位置上,闭上了眼睛:“当然,谁不渴望权利地位呢?更况且是我,我的身体里,有双倍的贪婪啊。”

她睁开眼,阳光射在她的脸上,将她的瞳孔照耀出琥珀一般透明的颜色。

敖枫瑾着魔一样靠近她,看着她缓缓的退下衣服,露出胸口那处狰狞的伤口。

“这是......”

在他的惊讶中,顾初彤将手放在那道伤口上,卷长的睫毛轻轻抖动了两下,像是脆弱的蝴蝶。

“这是我妹妹的心脏。”

主题
字体
A
A
目录
设置
简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