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引诱头狼的陷阱

这颗心脏成为了顾初彤一生的梦魇,她来自自己最痛恨的人,那个魔鬼一样的孩子。

“我...不知道你还有妹妹。”敖枫瑾惊讶又犹疑。

顾初彤垂眼冷笑:“你当然不知道,因为这个世界上只有一个顾初彤。”

“敖枫瑾,我跟你不一样,你高高在天上,而我身在地狱,想要逃离哪里,只有紧紧拽着你,你是我唯一的希望。”

第一次,顾初彤敞开心扉,直言不讳说出关于自己的一切不堪。

敖枫瑾的眸光一颤,伸出一只手,颤颤抖抖地伸向在那道狰狞的伤疤上。

小心翼翼,仿佛对待这个世上最珍贵的物品。

顾初彤的心一颤,感觉到一股暖流罩住了她那颗冰冷的心脏。

“为什么是我。”敖枫瑾的疑问中,不带任何疑惑。

因为我们有过一面之缘。顾初彤在心里开口,却无法说出来。

如果说出来,他就会查清自己不堪的历史,知道自己是怎么样肮脏的女人,他会用像顾河涛一样厌恶而贪婪的目光看着自己。

一想到这些,她就浑身冰冷。

“因为你有钱。”顾初彤装出一脸轻松的样子,穿好了衣服,“因为整个金融界,你是最有钱的,所以,我选择你。”

还有我的心脏,它也选择了你。

敖枫瑾触电一般收回了手,似乎被猛然惊醒,皱着眉头恢复了冰冷的表情。

许久,他才冷淡的开口:“等你病好,婚礼会如期举行,这是我欠你的,结婚之后,我们两不相干。”

“好,我们...两不相干。”

............

漫长的三个月之后,顾初彤总算可以离开病床。

因为身体经历过大型手术,她的恢复期比想象中的要长。

这三个月是她人生中最宁静的三个月,没有那个累赘一样的家的打扰,没有那些黏腻的目光,甚至连敖枫瑾都很少来。

至从他答应婚礼以后,就再也没有回到过这个别墅。

顾初彤站在院子里,长长的舒了一口气:“也好,这样再好不过了。”

张妈悄无声息的出现在她身后,恭敬的垂下头:“太太,中午吃点什么。”

顾初彤回过神,这个宅子里所有的仆人早就知道了她是什么身份,很早就改口了。

“随便做一些吧,不要太多。”

她向来没什么胃口,人总是懒洋洋的,正打算晒晒太阳回到别墅,却没有想到已经三个月没有来过客人的别墅,来了一个不速之客。

当那个女人带着墨镜脊背僵直的出现在门口时,顾初彤就隐隐约约知道她是谁。

果然,女人一看到她,就露出了一个嘲讽的笑容。

“顾初彤。”她摘掉墨镜走过来,顾初彤有些惊讶的瞪大了眼睛,

在那张看起来精致完美的脸上,竟然有一道可怕的伤疤,看起来并不久远,横跨在她的左眼上。

冷梦从带着隐忍的恨意看着她:“你很厉害,是我小看你了,这一切都是我活该。”

“你...什么意思?”顾初彤故作懵懂。

冷梦从冷笑了两声:“不要跟我装无辜,你以为我还会再次上当,一切都是你算计好的吧?你知道我会在找你的路上动手脚,所以故意去自投罗网,让敖枫瑾觉得亏欠你。”

顾初彤一脸平静的耸耸肩:“不好意思,这位小姐,我根本不知道你是谁,你就在这里空口无凭得说我算计你?”

她一步一步的走进,两个人中间只有短短一拳的距离。

顾初彤清晰的看到那道伤疤泛白的血肉,觉得有些恶心。

“我都知道了,你接近容鸣,让他的手下找到绑架你的那两个人,废了他们两个的一只腿,他们就把我供出来了。从我打电话给你的时候,你就知道,绑架我的人是你,你为什么还会去?顾初彤,你不傻,你知道一次不成,我还会设计第二次,所以你估计恍惚被车撞,故意让敖枫瑾看到,这都是你精心策划好的,不得不说,你真的太可怕了。”

顾初彤乖巧的后退,高声喊到:“张妈,送客,这位小姐脑子坏掉了,我根本不知道她在这里说什么风言风语。”

冷梦从大笑了起来,她戴上了墨镜,那双丑陋的眼睛在镜片之后狠狠的瞪着她。

“不用了,今天我来着是奉了敖枫瑾的命令给你道歉的,我想你已经收到了。”

“道歉?”顾初彤露出惊讶的神情,“哦,我知道了,你就是冷梦从吧?是你撞的我,让敖枫瑾没了孩子,冷小姐,你的道歉并不诚心啊。”

她握紧了拳头,极力控制住自己,今天她是为了冷家才站在这里的。杀了敖枫瑾的孩子,她的代价并不仅仅是脸上这道伤疤,更是整个冷家。

“对不起。”生硬的三个字从唇中吐出,带着羞耻。

顾初彤唇边的笑意扩大,她眯起眼睛,将一只手放在额头上:“阳光好大啊,冷小姐,常在岸边走,哪有不湿鞋,湿透了就多上来晾一晾,不然只会自己难受。”

说完,她头也不回,进了别墅,留下冷梦从一个人尴尬的站在庭院中间。

关上门的那一刻,冷梦从冰冷如毒蛇的目光被隔绝在外,顾初彤露出了一抹笑意。

这个女人不会善罢甘休的,敖枫瑾只是让她暂时的老实,只要她一直刺激她,这个定时炸弹早晚还会爆炸。

而她,正期待那一刻。她敖氏少奶奶的位置还不牢固,这个催化剂正是她需要的。

这个孩子的死亡只会让敖枫瑾记住一段时间,她还要让这个男人亏欠自己更多更多,只有这样她才能坐的更稳。

“少奶奶,饭做好了。”

顾初彤轻巧的点点头,笑着坐回到位置上,吃了两口突然想到什么吩咐。

“晚上多做两个好菜,敖枫瑾会回来。”

在张妈惊讶的目光下,顾初彤咬住了筷子。她的伤已经恢复的差不多了,宁静也享受的太多,更精彩的事情还在后面呢。

敖枫瑾,你跑不掉了。

主题
字体
A
A
目录
设置
简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