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替未婚夫找情人

“什么?”

这一次敖枫瑾听清了,他一瞬间冷静下来,推开了怀中的女人,有些愤怒,更多的是耻辱。

“你把我当成谁了?”

顾初彤怔然,好一会才反应过来,拽起睡裙:“没有。”

敖枫瑾眸中泛着寒气,双手紧紧的攥着她瘦弱的肩膀。

“顾初彤,你是不是以为我们两个又上床,是因为我迷恋上你了?”

她似乎想解释,微微张开嘴,看着面前愤怒的男人,突然泄气,嘲弄一般的说道:“难道不是么?敖大少爷,你刚刚那么卖力的在我身上折腾,不会翻脸不认人吧?”

敖枫瑾冷笑着退开,一只手抬起了顾初彤的下巴,轻蔑而又厌恶的盯着她。

“顾初彤,你高看自己了。送上门的女人,我敖枫瑾重来不拒绝,更况且是你。你可是我明码标价买进门的未婚妻,今天花了三百万?你不觉得自己太便宜了么?明天花五百万好不好,我有的是钱,像你这样的女人,我养得起一百个。”

说完,他头也不回的离开书房,没过十分钟,别墅的大门“砰”的一声被关上。

顾初彤依旧坐在办公桌上,睡裙半挂在她的身上,半遮半掩极具诱惑。

而这份诱惑如今已经无人欣赏。

.........

郊区别墅又寂静了好久,敖枫瑾带来的生气熄灭,顾初彤达成了让全世界都知道她的目的,也消沉下去。

每日无所事事的在院子里养草种花。

张妈几次想要开口,都被她阻拦了。

顾初彤知道自己犯了错误,那一晚她亲手将她使用了百般手段握在掌心的敖枫瑾推了出去。

是她不够小心。

想到那夜突然冒出口的话,与其说她喊到悔恨,更不如说是恐惧。

噩梦般的记忆重新占领了她的脑海,每晚闭上眼,都是那个女孩尖酸刻薄的脸。

你不配。

这三个字像是烙印,打在了顾初彤的骨子里。

手机响起来,顾初彤心不在焉的接通了电话。

“哪位?”

“没钱了,给我打钱。”顾河涛无赖的声音传来。

顾初彤皱起了眉头,这个贪得无厌的恶魔,实在是让她觉得恶心。

“我不是跟你说过,等我结婚了我就把答应你的所有钱都给你么!”她压低声音走到偏僻的角落开口。

顾河涛扯开嗓子怒吼道:“顾初彤!你他妈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在那个小白脸哪里刷了几百万的东西!怎么?到我这里就一分钱掏不出来!我后悔了,一开始定的钱太少了,我要一千万,现在就给我!”

顾初彤头疼的揉了揉眉心:“我现在没有钱,我刷东西都记在敖枫瑾的账上,你等我结婚了,有钱了再给你,现在我什么都没有!”

对面传来了男人粗鲁的冷笑声,顾河涛阴险的开口。

“你以为我不知道你在哪里?你现在住着别墅,当着少奶奶,就忘记了自己是做什么的了么!你猜我要是跟敖枫瑾说了,你是什么身份的人,他还会娶你么?”

顾初彤睁大了眼睛,她全身颤抖,恨不得透过手机,掐死对面那个男人。

“我的耐心有限,顾初彤,我只给你三天时间,三天之后我要见到一千万,不然我就去找敖枫瑾,说出你恶心的身世!”

说完,对面的人干脆利落的挂断了电话。

顾初彤一瞬间瘫软下去,倒在了地上,厄运接连而至,像是要将她逼上绝路。

一千万。

敖枫瑾现在怕是见都不想见她,她上哪里弄到一千万。

她愣然的将目光投向远方,突然想起了什么,手忙脚乱的拿出了手机,拨通了号码。

过了许久,对面才接通,一个迟疑的声音响起来:“顾初彤?”

顾初彤松了一口气,她咽了口口水,镇静的开口:“我要见你。”

冷梦从嗤笑:“凭什么?”

她眯起眼睛,重新武装,又变成了那个聪明而又冷傲的顾初彤。

与同样伶俐的女人交锋,她不能露出丝毫的软弱,不然就会被吞噬。

“凭我有话对你说,凭我的话你一定想听。”

话落,她不给对方拒绝的机会直接挂断电话,发了一条别墅附近咖啡屋的定位,顾初彤回屋收拾自己。

.........

“说吧,叫我来干什么。”冷梦从不耐的抿了一口咖啡,看着顾初彤。

她不紧不慢的一笑,直截了当回答:“我想跟你做一笔交易。”

“交易?”冷梦从挑起眉毛,那道可怖的伤疤,让这张脸看起来有些古怪。

“顾初彤,我看你是疯了吧,跟我做交易?你不要忘了,你变成现在这个样子,是谁害的,我恨不得掐死你,如果不是敖枫瑾,你早就不能活着坐在这里了。”

她摊手一笑,欣然点头同意对方的话:“我知道,你一定恨我,不过你要知道,害的你最终变成这个样子的直接凶手,是你自己。多余的话我也不想多说,以前的恩怨你愿意记在心中伺机报复,你就记在心里,我现在跟你说的,你最好考虑一下。”

说到这,顾初彤故意停顿了一下,看着冷梦从好奇的目光,她满意的勾起嘴角,打了个响指。

“我会同敖枫瑾结婚,不过你也知道他并不爱我。就算他不跟我结婚,也会跟倪薇在一起,那个女人对他有多偏执,我想不用我说吧?”

听到这里,冷梦从浮躁的敲了敲桌子,蹙起眉头:“好了,不要东拉西扯,你到底想要干什么,直说吧。”

“给我一千万,我跟敖枫瑾结婚以后,我会将你送到他的床上。”

什么?冷梦从镇静的瞪大了眼睛,有些不可思议。

“你知道你在说什么么?”

顾初彤嘴角轻扯,伸出一只手做出了握手的姿势:“我当然清楚我在说什么,我在给你机会,你不是爱敖枫瑾么?我让你成为他的女人,做他的**,你难道会拒绝?”

空气冷凝,冷梦从从上到下打量着对面的疯女人,似乎在考虑她说的是不是真的。

顾初彤那只手浮在半空,坚定的没有收回去。

接着,冷梦从迟疑的握上去。

笑容绽放在她的脸上:“合作愉快,冷小姐。”

冷梦从面无表情,她带上了墨镜,扭过头去。突然搞不懂这个女人到底想干什么,拼了命也要成为敖枫瑾的女人,却又把自己的丈夫拱手送人?

这是她更大的阴谋么?

没有人知道。

主题
字体
A
A
目录
设置
简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