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晚宴

他们静静等着一场暴风雨的到来,可是良久却依旧风平浪静,原来敖枫瑾跟在顾初彤的身后淡定的走了出去。

众人纷纷汗颜,他们是第一次见到这样的总裁。

芭提雅国际酒店里

在这样一个诺大的宴会里,个个女人美丽动人,有穿着紧身的宴会服,有穿着亮晶晶的礼服,还有穿着黑色**设计的短款晚礼服……

还有穿着绅士的男人,在这里的都是成功人士,a市上流社会人士在这里进行着敖氏总裁邀请的晚宴。

可是整个宴会都充斥着一股商业气息,人们都为了自己的权利和金钱在交流着。

随着晚宴的大门被打开,众人瞬间安静了,仿佛都屏住了呼吸,时间停留在了那一刻,他们呆呆的看着从门口处缓缓走来的一对男女,女士不失礼貌轻轻挽着男士,可谓是郎才女貌。

敖枫瑾穿着一身笔直的西装,口袋上装着一个淡蓝色的丝巾,锃亮的皮鞋在富丽堂皇的灯光照射下,有些刺眼。

再看顾初彤,干净的脸上配着精致的妆容,淡蓝色的长裙,没有多余的一丝装饰,有着天鹅颈的她肤色细致白皙,配上一条宝格丽银色的项链,加上一只镶有蓝色钻石的点缀,瞬间吸引了在场所有人的目光。

他们仿佛天造地设的一对一样,敖枫瑾淡淡的扫了全场一眼,脸上不带任何表情,在外人面前他就是一个冷漠无情的上位者。

片刻后,会场恢复了以往的热闹。

不远处,一个女子目光毒辣,狠狠的瞪着顾初彤,这边的顾初彤感觉会场上有一抹不善的眼神,顺势看过去,原来是倪微,她像是挑衅一般对着倪微点了点头,像是在宣誓自己的主权。

从来没有人敢这样挑衅倪微,更何况自己心心念念的男人在另一个女人那里,她把杯子重重地摔在了桌子上,里面的液体也随之荡漾着。

“就这点耐性?”但是容鸣却显得出奇的平静,如果自己连这点耐性都没有,又怎么去掌管容氏集团?

“这个贱女人,真是太恶心了!”倪微的脸变的有些扭曲,可是她的内心不得不承认顾初彤这个女人真的很美。

容鸣轻轻抿了一口鸡尾酒,眼光紧紧的锁在顾初彤的身上。

当初有那么多女人围绕在敖枫瑾的身边,可是他都不为所动。如今这个女人可以如此轻而易举的和敖枫瑾出现在大众视线之内,说明这个女人并不简单。

容鸣眯了眯危险的眼睛。

“走吧。”容鸣站起来,绅士的深处了胳膊,倪微愣了愣神,以不易察觉的速度把包包里的东西拿了出来,随后揽上了容鸣的胳膊。

容鸣却将这一幕尽收眼底,他心知肚明却没有多说什么。

“敖总,不知可否赏脸喝一杯。”容鸣举着一杯酒堵住了敖枫瑾和顾初彤的去路。

敖枫瑾看清来人之后,脸上多了一些职业表情,

“当然可以。”

旁边的顾初彤有些担忧的看着那杯酒,可是很快她就知道自己想多了,在这样的场合容鸣不至于傻到给自己找事情。

敖枫瑾拿过酒杯一饮而尽。

“敖总好酒量!”容鸣作势拍了拍手,随后将矛头指向了顾初彤。

“咦?这不是将敖氏集团资料出卖给我的敖太太吗?”

容鸣阴阳怪气的开口说着。

果然,这句话成功的吸引了周围一些人的注意。

“您在说什么呀?”顾初彤眨着一双无辜的大眼睛,仿佛置身事外。

“我说你出卖敖氏的资料。”容鸣依旧保持着笑容说了一遍。

“我们从未谋过面,这第一次见面就给我扣了这样的帽子不太好吧。”

顾初彤故作天真的开口说道。

“你!”容鸣从嗓子眼里挤出了这个字,可是碍于这么多人,他硬生生的憋了回去。

可是顾初彤却不想这么容易的放过他,这可是他自找的!

“我怎么了?万年**?”顾初彤说了有些嘲讽的笑了笑,顺势倚在了敖枫瑾的胳膊上。

周围的人听见这句话都忍不住抿嘴笑了起来,纷纷在议论着什么。

顾初彤成功把一件事情自然过渡到了容鸣的身上。

容鸣最讨厌这个称呼了,从小到大他就被敖枫瑾压了一头,明明自己那么优秀。

看到这一幕的倪微更是气的浑身发抖。

“你起开,这是我的敖哥哥。”倪微说着就要把顾初彤推开,可是敖枫瑾大手一挥,倪微就被推到了一旁,甚至没来得及碰到顾初彤。

顾初彤见此立马换上了一个怜香惜玉的表情,有些责备的对敖枫瑾娇嗔,

“谨,你轻一点,这可是咱们的倪微妹妹呀!”

在外人看来,这是无比恩爱的一对。

敖枫瑾扭头看了看顾初彤,不禁对她有些刮目相看,看来这个女人还是一个演戏的好苗子。

不过这么聪明的一个女人,想必也能在事业上助自己一臂之力。

倪微攥着自己手里的东西,暗自下了狠心,

“顾初彤,你给我等着!”

“初彤,你没事吧?”容鸣看着眼前的男女,知道他们不好惹,有了打退堂鼓的念头。

可是此时的倪微被仇恨冲昏了头脑,哪里还顾得上其他的事情。

“我们走吧,微微。”

容鸣小声的开口说着。

倪微还想在说些什么,被容鸣的一个眼神阻止了。

敖枫瑾见此,挽着顾初彤径直从他们中间穿了过去,登上了今晚令人瞩目的位置。

“今天我只有一件事情要宣布。”

原本喧嚣的环境立马变的安静下来,他们竖起耳朵听着a市大佬敖枫瑾要宣布的事情。

因为他的一句话就能给a市带来翻天覆地的变化,所有人都屏息凝神的等待着。

“我身旁的这位,顾初彤,是我敖枫瑾的女人,也就是我的未婚妻。”

敖枫瑾的这句话说的铿锵有力,仿佛订婚是两情相悦的结果一般。

主题
字体
A
A
目录
设置
简介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