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宣布未婚妻

顾初彤听到这句话以后,心里的大石头终于落下来了,这说明离自己的计划又近了一步。

此刻她的脸上露出了笑容,是那种纯净的不带任何瑕疵的笑容,这大概是她活到这么大以来,最真实的笑容了吧。

敖枫瑾话音刚落,下面瞬间变的沸腾了,有女人对顾初彤的羡慕嫉妒恨,有男人对这件事情的诧异……

敖枫瑾扭头用含情脉脉的眼神看着顾初彤,脸上露出了少有的笑容,在场的各位更是喧嚣了,特别是女人的尖叫声。

本就棱角分明的一张帅脸,**的鼻梁,灰黑色的瞳孔里带着冷酷,不知道有多少女人为之倾倒。

“为什么?!”

倪微心灰意冷的大声咆哮着,原本她以为只是顾初彤那个女人自作多情而已,可是现在连敖哥哥都开口说她是他的未婚妻。

那自己呢?

她从小时候见到敖枫瑾的第一眼就喜欢上了他,整整十年却抵不过出现了不过几个月的顾初彤?

这一切都是因为顾初彤!倪微握紧了拳头,她长长的指甲因为愤怒早已渗进她掌心的肉里,些许的血丝渗了出来,可是她自己却浑然不知。

“容鸣,今晚上我要送你一个礼物。”

倪微说完,目光恶毒的看向不远处的顾初彤,容鸣想起刚才顾初彤对自己的讽刺加侮辱,更是怒火中烧。

“那就提前谢谢倪微妹妹,我一定会好好享受的。”

容鸣看着顾初彤,就像看着猎物一样的眼神,他一边的嘴角扯动着,这都是那个***的!

倪微看了看周围,这才把手里一直拿着的东西拿了出来,她慢慢的打开,里面白色的药末如数的倒进了一杯酒里,她端起酒杯,用力晃了晃,直到白色药末一点点的消失在酒水里。

“waiter?”

倪微打了个响指,叫住了路过自己身边的服务员,

“您好,小姐,请问您有什么需要?”

“把这杯酒送给那位顾小姐。”倪微指了指顾初彤所在的方向,然后把早已调制好的酒放在了服务生的托盘里。

“好的。”

不知情的服务生只好照做。

“走吧,我们等着看好戏。”倪微稚嫩的脸上出现了奸诈的笑容,这与她的年龄极度不符。

说着,容鸣和倪微一同离开了刚才的位置。

“请问您是顾小姐吗?”服务生礼貌的开口说着。

“是的。”

顾初彤微微点头,有些不明所以。

“这是那位小姐送给您的酒。”服务生指了指刚才倪微所在的位置,说着把酒递给了顾初彤。

可是现在那个地方空无一人。

顾初彤优雅的别了别头发,端庄的收下了这杯酒,紧接着她像个没事人一样,环顾了一周,倪微和容鸣在暗处观察着顾初彤,当顾初彤环顾的时候,他们生怕自己被发现。

顾初彤却不动**的观察着这杯酒。

直到发现酒杯底端残留的白色粉末,她的嘴角勾了勾,看来这个敖家太太真的是没那么容易当呢。

顾初彤不经意间看了一眼敖枫瑾,他正在跟商界精英一起交谈着什么,可是那个女人精心策划的一场好戏不能就这么错过啊!

顾初彤找服务生借来纸笔,在吧台上写着什么,然后对着服务生在耳语着什么,并且在不易察觉的情况下把纸条塞给了服务生。

顾初彤端着那杯调制好的‘美酒’,朝着甜品区走过去。

她姿态优雅的夹起一块甜点,然后举起酒杯一饮而尽。

看到这一幕的倪微不禁有些兴奋,

“鸣哥,我们成功了!”

没过两分钟,顾初彤就感觉有些头晕,踩着高跟鞋的她不由得踉跄了一下。

这个女人是真毒啊,这个药效竟然这么烈。

顾初彤摇摇晃晃的往卫生间走去,她努力使自己保持直线行走着,可是药效的作用开始发挥了。

刚走进洗手间,顾初彤浑身无力瘫软在了地上。

这次她不知道自己能不能成功,如果失败了的话,她所有的计划都将功亏一篑,但是如果成功了,会给自己的未来铺好路。

她发现她的人生她一直在赌,不要紧,那就在赌一把……

“鸣哥哥,顾初彤在这里,你快过来!”耳边出来熟悉的女声

顾初彤的意识渐渐模糊,眼皮也越来越沉。

她觉得自己被人拖着拖着……此时的她已经完全失去了意识。

“唔……来人……”

顾初彤意识渐渐清醒过来,觉得自己的头很痛,嘴里想说的话也说不出来,她慢慢的睁开了眼睛,才发现自己应该是在一间地下室。

她的手脚都被捆绑着,嘴里塞了一块破布。

地下室的光线有些昏暗,这让她想起了她童年所在的那个恶魔的地方。

她想喊救命,可是只是嗓子里发出的几声咽呜。

“贱女人,你醒了?”

伴随着从后背传来一阵钻心的疼痛,顾初彤痛的倒吸了一口冷气。她冷眼看着倪微高跟鞋在地面上留下细跟上的血迹。

其实这些疼痛在她看来根本不算什么,毕竟这样的场景自己经历了太多太多。

“你怎么不喊了?”倪微踢了踢躺在地上的顾初彤,此时的她心中有满满的复仇感。

“我早就跟你说过,敖哥哥是我的,你不听,非得要这样才肯停手?”

倪微蹲下去,斜睨着顾初彤,用一根手指挑着顾初彤的下巴,俨然一副胜利者的姿态。

“唔唔唔……”

顾初彤在说些什么,可是由于嘴里塞了东西,倪微并听不清她说了些什么。

倪微把她嘴里的东西拔出来,

“救命啊!有没有人?来救救我!”

顾初彤逮到机会开口大声喊着,

“就算你喊破了嗓子,也不会有人来救你的。”

倪微不慌不忙的看着地上挣扎的顾初彤,不得不说她说的是实话,四周的墙体这么厚实,这个地方的隔音那么好,怎么会有人听到呢?

“我还以为你多厉害呢?”倪微轻嗤了一声。

主题
字体
A
A
目录
设置
简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