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坑爹的系统

周国的京都阳安,是由两市六街十二门一百零八坊组成的,呈巨型棋盘状的繁华城池。

  而在城中西市,由众多娼妓馆歌舞馆组成的翠微坊,则是喧闹熙攘的阳安城中,最引人注目的地方。

  白天,伶人娼优休息打烊,坊间气氛沉沉;而刚一入夜,翠微坊便好似活了过来,四处都是拥挤的人潮。

  激烈欢快的鼓点丝竹声、热闹肆意的男女调笑声,直到天明之际才偃旗息鼓。

  这天上午,在一派花红柳绿,宁静怡人的翠微坊里,突然传出一点儿刺耳的杂音。

  声音是从坊里最西头的拐角弯传出的。

  被声音吵醒的龟公推开门,面色阴沉地向那拐角处瞪,迎面却看见一帆黄麻布做成的挂帆上,写着龙飞凤舞的两行大字:

  “在世华佗,回春救人”。

  什么狗屁不通的标语!

  龟公心中更是忿忿,卷起两袖口,拿起门口的大扫帚就准备揍人,走到挂帆下一看,却见一个个头矮小的白胡子老郎中,正掐着须尖儿,摇头晃脑。

  而这老郎中的前面,正盘腿坐着一名黑脸汉子,年纪不大,也就三十岁上下,那一身的腱子肉看得龟公心里发麻。

  老郎中倒是细皮**的,满脸的红晕再配上那长及胸口的白髯,一看就是个仙风道骨的高人。

  龟公自来眼力不错,便歇了赶人的心思,双手撑着扫把竿儿,站在一边,看起郎中给汉子把脉的热闹来。

  这老郎中把脉极有章法,三指扣住那碗口大的腕子,就眯眼不动了。

  “老东西,你到底看出来什么毛病没有?!”大概等了太久,黑脸汉子急坏了,不客气地吼道。

  老郎中这才睁开眼,那双灵动水润的眸子,里头仿佛有千万颗繁星闪耀,莹润如珠,温脉似玉,看得见多识广、阅人无数的龟公,也不禁失了神。

  瞧这对眼儿,比他们秀春馆的头牌还要好看,这一定是个难得一见的世外高人啊。

  龟公扔了扫帚,满脸崇拜地跪到老郎中面前,期待地看着他,就听见这郎中压低声音哑哑地说:“不就是那档子事吗?拿去!”

  话音一落,一个细白瓷瓶子临空飞进黑脸汉子的怀里,汉子一抓一塞,扔下一锭银子,就急不可耐地跑了。

  龟公笑吟吟地把手伸向郎中:“老仙人,您给我瞧瞧?”

  “其实我也没啥大问题,也就是……”他摸摸自己平板的屁股,笑得恶心人:“就是有点痔疮。”

  老郎中眯眼上下那么一打量,闷不吭声地把手搭过去。

  等待的时间里,龟公闲不住嘴,开始东拉西扯:“唉,我说老仙人啊,你可听说最近咱们阳安发生的一件新奇事吗?”

  郎中依旧不说话,只是让他换了只手伸过去,继续搭脉。

  龟公便露出*荡的贱笑,绘声绘色地讲述道:“听说咱们丞相府的大小姐,就是那个快十八了还没嫁出去的大傻子,在前几天德王赴丞相府寿宴的时候,不但当众扒了德王爷的裤子,之后还直闯耳房,霸王硬上弓啊!”

  “咳咳。”

  老郎中猛地咳了两声,缩回手,抬头望天。

  他的耳边,依旧是龟公那喋喋不休的啰嗦:“瞧瞧,这丞相府多年才办一次寿宴就出了这么个丑事,堂堂的嫡出大小姐竟成了个破鞋,还和德王府结了仇,啧啧,可想而知,这丞相府里现在该乱成啥样儿了。”

  “唉,可怜这苏丞相前脚才得罪了咱们大周的九千岁穆大掌监,后脚又得罪了咱们大周皇上的亲叔叔德王爷,我看他那丞相之位,只怕是坐到头了……”

  呸!嘴真碎,真不知道这得了痔疮的家伙,还能臭到嘴巴那儿!

  老郎中在心里磨了磨牙,开始呼叫系统:“**,快给老子药丸,我要赶紧把这个啰哩八索的蠢货打发走!”

  在心里默念了第三回,他的耳旁才响起“叮”地一声脆响:

  “尊敬的宿主,根据您目前的积分,您的善意值不足以兑换本系统商品城内的任何物品,若您有其他任何疑问,请您憋着;若您对本次回答不满,也请您憋……”

  “擦,好你个鸡儿,你再不把药丸交出来,我今天就拔光你的屁股毛把你做成蜜汁烤鸡!”

  “……滴!回**丸一枚,请宿主接收。”

  哼,就知道你个死鸡崽儿不敢翻天了去。

  威胁系统得逞后,老郎中手往袖口里一摸,就掏出一个散发异香的黑丸子——

  “拿去,拿去。”他直接将其往龟公怀里一丢,不耐烦地背过身。

  没想到龟公得了这回春丹,张嘴就一口吞下了。

  一股火从他丹田处瞬间往头顶升了上去,甚至将他脑袋上唯一的三搓毛给捋直了!

  “啊,啊!”他全身都红成了大龙虾,一边大吼大叫着,一边疯狂地蹦来蹦去:“好热,好热,好热!”

  “那**的穆翊宁!老子和你势不两立!”

  他狂躁地将上半身的衣服全撕成一条条的,一口气跑没了影,唯有那诡异的歌声飘荡在半空:“刀呢?我的刀呢!穆翊宁你个奸宦,老子要斩了你的狗头,祭天呐地……”

  “唉!你别跑啊,你的买药钱呢!”老郎中向那个黑影可怜地伸出手,干巴巴地招了两下,最后只能板着脸坐下来,负气叉手抱胸。

  擦,看病不给钱,活该一辈子做个带痔疮的死龟公!

  老郎中气得眉毛胡子都歪到一边了,正在内心里诅咒那三毛龟公,忽然就听见巷口外传来一阵呼喝:“抓住他!快抓住那个卖假药的家伙!”

  老郎中来不及细看,摊子也不要了,“嗖”地一下便冲了出去。

  “滴!系统自动开启导航系统,前方一百米有大概十八个壮汉,手持各种器械向宿主方向奔来,距离宿主还有九十米,八十米,七十……”

  “我擦,我个路痴,居然跑反了!”

  老郎中哀嚎一声,眼看着与那群带刀大汉即将撞个满怀,他如穷途末路的流浪狗一样,只能瞅准了距离自己最近的一堵墙,两腿一蹬小腰一扭,一口气蹿了上去——

  然后双手擦着墙壁,满脸黑线地梭溜下来。

主题
字体
A
A
目录
设置
简介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