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聪明女子

楚凉月落在明月楼顶铺着金瓦的重檐上,便听身后传来戏虐的笑声:“能找到这里你也是个聪明人,只可惜你来晚了。”

楚凉月猛的回头,却见月光下一袭白衣的男子脸上戴着一面白玉打造的精美面具,露出的薄唇微微上扬,面具下一双幽深的眸子格外的慑人。

“玉面郎君?”楚凉月下意识的喊出这个名字。这个江湖上号称盗王之王的男人,没人有见过他的容貌,也没有人知其姓名。一面玉雕精美的面具便是他身份的象征。

楚凉月的目光落在他手中的盒子上。盒子只有一掌大小,远远望去盒子上的纹路雕刻的极其精美。

只一眼她便知,这盒子正是当年带她来此的那只宝盒。

“千秋阁?”他挑了挑眉,又道:“既然知道我是谁,那你就不要在此枉费时间了,这宝盒今日非我莫属。”

他得意的惦着那宝盒,一副挑衅的样子,唇角的弧度扬的格外的魅人。

楚凉月嗤笑一声,隐在长袖中的手动了动。“我最讨厌不知天高地厚的男人,还有……”伴随着那声还有,她手心的金针已经打了了出去,人也朝着他攻击过去。

那男人的目光微微一沉,侧身躲过三根金针,却没瞧见楚凉月左手的动作。就在那个男人忙着躲避暗器的时候,楚凉月左手一枚珠子却朝着他握着盒子的右手击去,正中他臂肘的穴位。

他手臂一麻,盒子脱手飞出,而楚凉月已飞身过去一把将空中的盒子握在手心之中,余音落下:“自以为是的男人。”

她整个动作一气呵成,完美至极。她素手轻轻抚着宝盒上的纹路,眼中犹如见到了老友一般激动。缓缓抬眸她看着对面那号称玉面郎君的男人站在不远处,一手轻轻抚着发麻的右手,有些赞赏的目光很是大胆的望着她。

“江湖中盛名已久的盗王之王也不过如此。”楚凉月轻哼一声,躲开他大胆的目光。

“在下见你是女子所以让着你而已。姑娘,可否告知你的芳名?”他浅浅一笑,分明带着风流韵色。

月光下,她一面黑巾覆面只有一双灵动醉人的双眸格外的好看,纤薄的身躯被一袭黑衣裹着,虽然装作男人打扮,但她说话的声音和她的体型以及露出的那双眼睛他便知她是个女人。

楚凉月目光微微一晃,嘲笑道:“说什么玉面郎君是个风度翩翩的公子,我看就是个无耻下流之辈。想知道姑娘我的名字,下辈子吧。”说着她又掷出三枚暗器,而后身影如风一般越过一旁的屋檐消失在了夜色之中。

那男人双指并拢接过她手中的暗器,细细的观望,却见金针上有着细致的纹路,做工精雕细琢。

他望着楚凉月离去的方向无奈的摇了摇头,轻细的声音飘散在空中:“且让你回去复命,只是……”他垂头,唇角蓦然一勾,随后将那三枚金针小心的收在怀中。屋檐下,有侍卫匆匆的脚步声传来。

他不再停留身子一跃,迅速的消失在了黑夜中。

身后传来王府侍卫惊叫的声音:“不好了,宝盒被盗了。”

……

楚凉月拿着宝盒却没有回和朔日他们约定的地方,她已经拿到了宝盒,就没有必要在回千秋阁去。

只是叛逃出千秋阁,这等大罪,不容她马虎。她将自己一身夜行衣扔掉,然后又揭了脸上的疤痕。

人人都以为残月是在七年前受了伤毁了容貌,其实没有人知道她其实是机缘巧合之下得到了一本奇书,学会了绝妙的易容术。她将自己本来的容貌隐藏起来,就是为了有朝一日离开千秋阁。

其实残月是聪明的,只可惜她爱上了一个负心薄幸的男人,落得红颜薄命的下场。

如今她终于替死去的残月完成了心愿,离开了千秋阁,也恢复了残月那原来就清丽无双的容颜。

长街上有王府的侍卫在搜查,她慌忙中跳进了一座府邸的后院里。后院里晾晒着女子的衣物,楚凉月胡乱的找了一件换上,正打算离去,却听有人叫住了她。

“妹妹,你也是新来的吗?这么晚不睡,是不是担心明天会被选作冲喜的人?”那人语色极其温柔,像一股清凉的泉水。

楚凉月本不想理会,那人却已经上前抓了她的手安慰道:“妹妹,我知道你心中担心。荣王他一个将死之人,没有官员肯将大家闺秀下嫁给他冲喜。只能找我们这样的家世清白的女子,虽说是荣王妃,可是这风光也不会有几日,只怕嫁过去就要与荣王爷殉葬了。”

听着这话,楚凉月双眸一亮,眼下她如果带着玄音宝盒出城肯定是出不去的。倒不如先在京城躲上一阵子,荣王府貌似是个不错的安栖之处。

主题
字体
A
A
目录
设置
简介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