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冲喜

三日后。

日暮方过,一顶八人抬的花轿从礼部尚书府抬了出来,花轿中,楚凉月一袭红色的喜服端坐在里面。

那天夜里,她偶然间得知礼部在甄选家世清白女子为荣王冲喜,便潜进了尚书的书房将自己的名字写进了牌籍名册里。

让她没有想到的是,当礼部尚书楚良易看见她的时候甚是惊讶,原来残月的容貌与礼部尚书已过世的女儿有几分相似。

又因楚凉月姓楚,因此楚良易竟将她认作了义女,让她以礼部尚书义女的身份下嫁。

北燕皇上子嗣不多,除却太子萧常青外只有荣王爷萧夜浔。只可惜荣王自小体弱多病,身子孱弱,去年入冬后病情更加严重。

而今更是传出,荣王撑不过今年的冬天。这件事在上京人尽皆知,谁都知道嫁给荣王的人就是死路一条。

但是为了逃避千秋阁的捕杀,逃开京城掘地三尺的搜查。她只能成为皇家的人,成为荣王妃。

花轿在荣王府门前停下,楚凉月被喜娘搀扶着走进大厅行礼拜堂。听说萧夜浔重病不能下床,不知代萧夜浔行礼的会是何人?

繁琐的仪式结束,楚凉月被人送进了洞房之中。宝盒被她当做普通的盒子搀在了嫁妆之中送到了她居住的地方去了,她并不担忧宝盒会被人发现。

安静的洞房里,气氛有些沉闷,外面传来侍女轻柔的声音好像喊得是:“世子。”

房门推开,吱呀的声音响起,楚凉月垂头一双绣着蟒龙的靴子映入眼底,眼前的盖头被人挑下。

楚凉月装作有些惊慌的目光看了看眼前的男人,一袭名贵的深紫色蜀锦纹绣长袍,端的玉树临风,俊秀不凡。

千秋阁中人,上至皇室贵胄,江湖名流,朝中百官,下至商贾、贩夫走卒等只要颇有名气都识的,眼前的男人正是景阳侯世子莫容与。

“你不用怕,王爷身子不好,本世子奉命代王爷行礼,过来只是依礼揭了你的盖头。顺便带太医给王爷瞧瞧病。”他说着目光落在躺在喜榻上的男人。

楚凉月顺着他的目光望去,却见自己身后的床榻上躺着一个身着喜服的男人,只是他双眼紧闭脸色苍白,面容看上去很是俊朗,但一副惨白的病容显得毫无生机。

“孙太医,进来。”莫容与朝着门外唤了一声,随即走到了桌前坐下,随手倒了一杯酒端在手中。

一个身着官服的中年男人提着药箱走了进来,对着莫容与微微一礼随即又对着楚凉月行了一礼这才走到床榻前蹲下给萧夜浔断脉。

楚凉月早让了地方站在一侧,双手绞在一起看似不安的样子。一旁坐在桌前喝酒的莫容与,时不时的抬头看似无意的目光撇向她,像是在打探。

楚凉月只当做不知,只是看着孙太医的动作,想听听他怎么说。

“如何?”莫容与放下酒杯,温润的声音带着一丝清锐。

孙太医收了手,轻叹一声回道:“还是老样子,怕是熬不过今年冬天了。”

楚凉月听着这话突然捂着嘴颤抖了起来,莫容与看着她的动作微微挑眉,放下手中的杯酒起身走到楚凉月身边对着孙太医道:“今夜是王爷大喜的日子,想办法让王爷醒过来,不能浪费了这良辰美景。”

孙太医似是有些为难,但还是应下,提了药箱起身道:“是,下官去为王爷熬药。”说着微微颔首退了出去。

房间里,楚凉月依旧有些不安的样子。一旁的莫容与却是有些意味深长的对她说道:“想必王妃你也不想与王爷陪葬,如今只有一个办法能保你不死,那就是你尽快的怀上王爷的孩子。这样,你后半生便无虞了。”

楚凉月含着水雾的眸子微微一愣,微微低头看着躺在床上的萧夜浔,声音微颤有些结巴:“可,可,王,王爷他……”

莫容与一笑,薄唇突地凑到楚凉月耳后低声道:“如果你想活命,本世子可以帮你。”

楚凉月霎时间就明白了这句话的意思。

莫容与抿唇,看着楚凉月。不得不说,这个女子这般很是楚楚动人。从揭下她的盖头他就发现了这个女人长得很不错,而且还很聪明,明白他话中的意思。与其将她送死,倒不如便宜他。

“你若想好了,便来找本世子。”他露出一抹戏虐的笑扬起,随即起身走了出去。

主题
字体
A
A
目录
设置
简介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