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轻薄

“我叫残月,就是夺了你玄音宝盒的人,可以将我放了吧?”楚凉月忍着怒气,抬头看他。

那人低笑,把弄着手中的两个瓶子。“千秋阁四大护法之首,敢叛出千秋阁也算你有本事,说吧,盗这两件东西你是为了救谁?”

他轻笑着问她,语气中颇有些赞赏的意思。

“我救谁跟你有什么关系?你是江湖中盛名已久的盗王,我知道自己技不如你。但我们可以按照江湖规矩办事,你我单挑,若是我输了,这圣物你拿走,若我赢了,你就将东西交给我。”楚凉月只想哄他将自己的穴道解开,省的被他挟制。

可他却好似并不上当。“我玉面郎君从不按江湖规矩办事,只有我自己的原则。你若想要这圣物,很简单。”他说着突然凑过去,说道:“你若敢吻我,我便将这还魂水给你,如果你敢与我春风一度,我便将这回春丹也给你。”

楚凉月头皮发麻,浑身惊怵,这无耻的男人竟如此轻薄她?她抬眸一双美眸中布满戾色狠狠的瞪着他。“你休想。”她几乎想也没想立即否决。

他耸耸肩,轻叹一声:“既然如此,那我们就再会,你身上的穴道两个时辰后自会解开。”他说着做出一个潇洒的动作转身。

楚凉月此刻内心凄惨无比,这个可恶的男人。她在心中不停的骂着他,转念一想自己的处境,不是置气的时候,如果可以完成第一件事,能换来还魂水也是好的。“你回来。”楚凉月脸上满是怨怼的表情。

他回头,依旧一副魅惑的笑看着她。“可是想通了?”他问她。

楚凉月深吸一口气,望着这个戴着面具的阴险腹黑的男人无奈的点点头:“你说过的话莫要反悔,我要还魂水。”

“好。”他浅声应着一步步走向她,俯身凑了上去。

楚凉月感受他身上清淡的草香袭来,鼻尖满是他的气息,她的心突然一阵狂跳,有些不受控制。

她闭上眼,不停的告诫自己,不过就是一个吻。她一个来自现代的人难道还会在乎这些。说服了自己后,她果真抬头贴上他。

万物静籁,一轮明月高悬在头顶,细细的风吹着他们的衣衫。

楚凉月碰上他本想一触即收,却不想他接下来的行为,简直就是登徒浪子的动作,不知道过了多月,他放开了她。

楚凉月的思想慢慢的变得清明起来,才意识到方才究竟发生了什么。“玉面郎君,你今日如此轻薄与我。日后我一定不会放过你的。”楚凉月双颊明明是羞红的颜色,可她的话却带着愤恨,心有不甘。

“女人有时候喜欢口是心非。本郎君说到做到,这还魂水我给你。明日戌时,我在明月楼等你。”他将那瓶还魂水塞到她的手心之中。

楚凉月却蹙了蹙眉头朝着他道:“你别自作多情,我才不会去。”

他笑了笑,大掌突然抚着她耳旁的碎发温柔的回道:“你一定会来的,我等你。”说着他手指解开她的穴道,随即身影一跃,消失在了山峰之上。

楚凉月握着手心的那瓶还魂水,低头看了看,她手掌合上,一抹愤色浮现。她气的跺了跺脚咬着牙喊着他的名字:“玉面郎君,不要让我再见到你。”

她收起药瓶子,旋即带着一肚子怒火离开了这里。

回到王府的时候,外面的天色已经快大亮了。她悄悄的摸进自己的房间,换好衣服,正准备小憩一会,外面就传来莫愁敲门的声音:“王妃娘娘,王爷病重了请王妃过去看看。”

楚凉月一个机灵的爬起来,将枕头边上那瓶还魂水收进怀中后去开门。“怎么回事,白天不是还好好的?”

莫愁一脸着急的绞着手回道:“下午喂王爷喝过药后还好好的,方才去给王爷喂药却是怎么也咽不下去了。”

“欧阳神医呢?”楚凉月又问道。

莫愁脸色焦急的回道:“欧阳神医出府去了,好像是要去找什么逍遥宫为王爷求药。奴婢也不是很清楚。”

楚凉月不再多问,匆忙出了房间直奔萧夜浔的住处。门外只有萧夜浔身边的那个侍卫池逸在不停的来回渡步,看见楚凉月来,他迎上去急道:“方才太医来过,说王爷他撑不过去了,让我们准备后事。”

主题
字体
A
A
目录
设置
简介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