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生气

楚凉月眸光深沉,提着裙角走了进去。房内满是药香的气息,而躺在床上的萧夜浔脸色越发的惨白难看。

“将王爷的药送过来,你们出去守着。”楚凉月镇定的吩咐着。

池逸与莫愁各自点点头,按照楚凉月的吩咐退了出去,不一会的功夫,莫愁就送来了萧夜浔的汤药。

房间内只剩楚凉月与躺在床上的萧夜浔两个人,她掏出那瓶还魂水,深吸了一口气,将那还魂水倒进了冒着热气的汤药之中。

楚凉月搅了搅汤药,待温度合宜后她舀了一勺送到萧夜浔的口中,可是喂出的药却都流了出来,果然他已经无法下咽。

这还魂水只有一瓶,她不能浪费下去。楚凉月有些着急的握了握手心,突然眸光一动,眼下只有一个办法了。她顾不得那么多,端起药碗喝下一口,然后俯身凑到萧夜浔的唇上,将口中的汤药渡给他。

双唇相触的那一刻,楚凉月脑海突然浮现出在山峰上的画面。那个戴着面具的男人与萧夜浔一般都有着一张性感而纤薄的唇。

若非眼前的这个男人重病至此,她可能会怀疑他们是同一人。但楚凉月清楚的知道他们不是,玉面郎君身上是那种带着青草淡香的田野之气,他吻她的时候有香甜之感。而萧夜浔身上是常年汤药浸染的药香味,她吻他的时候有苦涩之感。

楚凉月挥散脑海中的画面,继续喝着这有些浓苦的汤药一口一口的渡给萧夜浔服下,好在半碗药他喝下去了。

倒了一杯凉茶,楚凉月漱了漱口,口腔里的苦涩感觉还是那么浓烈。她放下茶杯,走到榻前伸手为萧夜浔把了把脉。

她医术虽然不精,但好歹略懂一些。触上萧夜浔的脉搏,她仔细摸索着,虽然跳动依旧有些弱,好在有规律。

楚凉月松了一口气,看来这还魂水还是有效果的。她守在榻前,撑着头打起了瞌睡,外面一缕阳光映照了进来,金色的眼光照在她精致的容颜上格外的好看。

而醒来的萧夜浔,就是看见了这样一幅画面。他撑着床榻坐了起来,摸过一旁的薄被想给她披上,却惊醒了她。

楚凉月睁开眼睛,就看见一双温柔的眸子如点点繁星一般在望着她。彼此视线相交,沉默了片刻,萧夜浔才开口道:“姑娘,你是?”他才醒,声音有些暗哑,不甚好听。

楚凉月一惊,脸上的喜色难以抑制。“我叫楚凉月,是礼部尚书的义女,我是嫁给你冲喜的王妃。”她简单的介绍自己,说明缘由。

萧夜浔微微一愣,眸光闪了闪。“原来如此,本王重病已久,想来姑娘你也不是自愿嫁给本王的吧?如果姑娘你有什么委屈或是要求可以告诉本王,就算你想离开王府,本王也会答应的。”

楚凉月未曾料到萧夜浔会如此通情达理,不禁对他心生一丝好感。她摇了摇头笑道:“我是自愿嫁给王爷你的,没有被人强迫。王爷的一番心意,凉月记下了。只是王爷莫要忧思过度,你的病一定会好起来了。”

她轻声安慰着他,又道:“你的手下都很担心你,他们若是知道你醒了一定会很开心的。”说着她疾步走到门前,对着门外守着的人道:“王爷醒了,你们进来看看吧。”

池逸与莫愁听着这消息顿时一震,两人走了进来,看见坐在床榻上的萧夜浔,突然双双跪了下去:“王爷,你终于醒了。”

萧夜浔轻咳一声,楚凉月忙道:“莫愁,让人送一壶热茶来。”

莫愁忙应着去办,萧夜浔抬头,对着楚凉月微微一笑,继而又对着池逸道:“起来吧,我觉得自己身体好了许多。欧阳熙呢,他可在府中?”

“欧阳公子为王爷你寻药去了,属下这就让人将他寻回来。”池逸知道萧夜浔的意思,忙回应。

萧夜浔点点头道:“去吧。”

莫愁将热茶送了过来,脸上依旧掩饰不住的激动和高兴。楚凉月为萧夜浔倒了一杯茶,端到他的面前。“先喝一杯茶,润润嗓子。”楚凉月柔声说道。

萧夜浔接过茶杯微微一笑,轻抿了一口,还未咽下,却见他手中的杯子突然跌落,一手抚着胸口,脸上的表情好似极其的痛苦。

楚凉月猛然一惊,扶着他,却见他额头上满是汗珠。“王爷,你怎么了?”她说忙去触他的脉搏,却发现他脉象跳动的极快,却不知缘由。

主题
字体
A
A
目录
设置
简介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