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算计

一口鲜血从萧夜浔的口中吐出,他满脸痛苦,又昏了过去。楚凉月一时慌了神,她反应过来后立即查验莫愁送来的茶水,可茶水并无问题。

“池逸,你说王爷当真已经醒了?”外面传来男人不敢置信的声音。楚凉月回神,知道定是池逸带着欧阳**了。

她忙打**门,看着欧阳熙风尘仆仆的走来。“欧阳神医快来看看,王爷方才醒了过来,可不知为何突然吐血又晕了过去。”楚凉月不想隐瞒他们。

池逸与欧阳熙俱是一惊,匆忙冲了进来。地上还有一片猩红的血迹,格外的惊心。欧阳熙上前去,探上萧夜浔的脉搏,神色突然一变问道:“是谁给王爷服下了还魂水?那回春丹呢?”

池逸一脸错愕,不知所以。楚凉月却是一惊,暗中叫糟,如果她给萧夜浔服还魂水的事被人发现,那么她定然百口莫辩。

“什么是还魂水?欧阳公子,王爷他究竟怎么样了?”池逸担忧的问道。

欧阳熙突然回头,视线落在楚凉月的身上,带着审视。他收了目光对着池逸道:“池逸,我写一张药方,你立即去抓药给王爷服下。”他走到桌前提笔写下一张药方交给池逸。

池逸拿着药方走了出去,楚凉月试探的问道:“公子方才所说的还魂水是什么?”

欧阳熙轻叹一声道:“这世上能救王爷的神药也只有逍遥宫的还魂水和回春丹了。只是我昨夜听闻,逍遥宫的两件神物都被人盗走了。方才我给王爷把脉,发现王爷好似服下了还魂水,可是只有还魂水是没用的。这还魂水必须要借助回春丹一起用才有效,否则,就是一味毒药。”

楚凉月的头嗡嗡作响,想起昨夜在山峰上,玉面郎君如此笃定的约她今夜在明月楼一见。原来都是玉面郎君的诡计,他明知还魂水不能救人,却还那么大方的将还魂水给了她。

这个男人,真是该死!楚凉月心头怒火中烧,她垂在袖中的手紧紧握着,眸子染上一层火焰。

这一刻,她真想将那个男人千刀万剐,他竟然算计她!

“我只能暂且压制住王爷体内的毒性,希望能找到回春丹救王爷一命。只是究竟是谁将还魂水给王爷服下的,此事一定要查清。只有找到此人也能找到回春丹的下落。”欧阳熙长叹一声,似是自责自己竟对萧夜浔的病无能为力一般。

楚凉月此刻心中百味陈杂,都是她一时大意,若萧夜浔死了,自己就算能逃出王府也会连累万花楼与礼部尚书楚大人。

她不能为了一已私欲而置别人的性命与不顾,萧夜浔她一定是要救的。

“既然有人暗中给王爷服下还魂水,想必此人一定不希望王爷有事。至于回春丹,我相信此人也一定会给王爷送来的。我们不如静观其变,欧阳公子你说呢?”楚凉月抬头,审视的目光看着他。

她相信欧阳熙是个聪明人,明白她话中的意思。

欧阳熙敛了敛眉,轻轻的点了点头道:“王妃你说的对,既然还魂水与回春丹被盗,想必盗药的这个人也是为了救王爷。再者,平日受了王爷恩惠的人甚多,许是有人想聊表心意。就依王妃所言,我也会暗中查访回春丹的下落,希望在三日内能找到这回春丹。”

楚凉月微微松了一口气,直觉告诉她,欧阳熙必然是怀疑她的。但他既然肯合作,如此最好,毕竟他手中也没有证据,她也不必过于担忧。眼下,她只能按时赴约,看一看那玉面郎君究竟打的什么主意。

是夜,楚凉月又易成昨日的模样,一身男装的装扮去了明月楼。这振阳王最近为了丢失宝盒一事已经心力交瘁,眼下正在将京城围得水泄不通,挨家挨户掘地三尺的搜查,因此他的振阳王府到成了出入自由之地。

明月楼高十丈,共有七层,最顶楼的一层用来观景,布置的非常华贵奢靡。软榻、酒桌,垂帘,无不彰显着这些身份尊贵之人的享受。

她轻巧的身影落在观景台上,环顾了四周一眼,却没有看见玉面郎君的影子。微微蹙眉,她看了看时辰,正是戌时。

“可是想我想的紧,竟如此按时赴约?”身后是戏虐的笑声,随着他那温润清朗的声音格外的惑人。

楚凉月隐在袖中的人微微一动突然回身,指上的金针已经放了出去,而她也毫不犹豫的出手攻击。

主题
字体
A
A
目录
设置
简介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