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缠绵

不一会的功夫池逸就带着侍卫赶了过来,见到楚凉月,池逸匆忙询问情况:“王妃,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楚凉月脸上有些惊慌的样子回道:“方才有一个黑衣人挟持了我,还喂我吃下了什么东西,说是让我去救王爷。欧阳神医在哪里?”

池逸面色有些不解,但依旧沉着冷静对着手下的人道:“你们四处看看。”说着又对楚凉月道:“欧阳公子在王爷的房间,属下送王妃过去。”

楚凉月点点头,随着池逸一同来到了清风轩。欧阳熙似是听到了喧闹声,走了出来,看见池逸和楚凉月一同过来,他询问道:“出了什么事?”

池逸还未说话,楚凉月先一步回道:“方才有个黑衣蒙面的人挟持了我,喂我吃下了一粒药丸,还说什么只有我能救王爷。欧阳公子,你快给我看看,那人喂我吃的究竟是什么东西?”

欧阳熙神色一惊,匆忙将楚凉月请了进去,为她把脉。楚凉月静静的看着欧阳熙,只有这个办法才能不让他们怀疑,也能探查出玉面郎君所言是否属实。

欧阳熙收回手,面色有些欣喜道:“是回春丹。王妃,王爷有救了。”

楚凉月心凉了半截,看着欧阳熙,装作一副不解的样子:“如果是回春丹,为何那人要给我服下?这样我如何救王爷啊?”

欧阳熙轻咳一声,脸色有些尴尬,他微微低头回道:“逍遥宫的圣物都比较邪性,尤其以阴阳调和为主。所以这回魂水与回春丹要男女同服,方可救命的。眼下王爷既然服下了回魂水,而王妃你也服了回春丹,只有你们成为名正言顺的夫妻,王爷性命才可保。”

楚凉月有些犹豫,神情微微有些害羞之色,偷偷瞄了一眼躺在床上的萧夜浔又道:“可是王爷他眼下正昏迷着,如何……”

欧阳熙忙道:“王妃无需担心,属下这就给王爷熬药,只要王爷服下后便会醒过来。”

楚凉月垂头,眼睫微微颤抖,眼下她只能豁出去了,恨只恨自己无能,遭了那人的算计。“有劳欧阳公子。”她轻声回道,声音轻柔。

欧阳熙起身,旋即对着她行了一礼郑重道:“多谢王妃。”说罢,转身走了出去。

房间里静的可怕,面对即将要发生的事情她心中有些抗拒。可是,已不容她反悔了,只当是积德救人,忍一忍就过去了。

半柱香后,莫愁将汤药送了进来。楚凉月遣退她,关上了房门,端着汤药走到萧夜浔面前,喂着他将药喝下。

萧夜浔服了药后果然醒了过来,他幽深的眸子如染上迷雾一般痴痴的看着她。“凉月,你有心事?”他薄唇轻齿,声音不在暗哑,透着深沉凉凉的舒心。

楚凉月抬眸,看着他坐了起来,他的脸色虽然还有些苍白,但眉宇间好似有些精神,应是欧阳熙这一剂药的作用。

“我……”楚凉月不知该怎么对他说,正思虑着自己要不要主动将他扑倒,萧夜浔却突然抓着她的手。

楚凉月眨了眨眼睛,盯着他。他清晰的五官映在她的双眸中,她来到北燕三年,未曾见过哪个男人如他这般长的这样俊朗。

“不知为何,本王第一眼见你就觉得你格外与众不同。今夜更是如此。”他说着微微迷离的眸子透出丝丝的痕迹,楚凉月看的清晰。

有那么一刻,楚凉月想起了玉面郎君。虽只是短暂的一瞬,却也让她心惊。那应是恨,才会这般记起。

萧夜浔开始放任自己压抑良久的心思,随心所欲地席卷着这纯粹的美好。

她的意识逐渐的混沌起来,好似掉进了温柔的梦中。当身体某一处传来撕裂感的痛楚,她才清醒过来,不自觉的眉头紧锁。

她听见他在她耳边低声的唤她:“月儿,月儿。”这声音有些魅惑,一声声伴随着动作撞进了她的心中。

从小到大,她的师父也是这般溺爱的喊她月儿。可这萧夜浔的这声月儿与她师父又不同,可楚凉月是喜欢的。

主题
字体
A
A
目录
设置
简介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