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章 回礼

欧阳熙长叹一声,面色凝重的说道:“这七日断肠与别的毒不同,配制方法与解法有上千种。王妃,属下一定会尽力一试的。”

楚凉月清凉一笑摇摇头回道:“昨夜那个黑衣人怕我不给王爷解毒,所以对我下了什么七日断肠,他说若是我帮王爷解了毒自会给我解药的。欧阳神医不必担心,想必那人不会为难我。”

欧阳熙半信半疑,楚凉月又道:“我不想让王爷担忧,这件事就不要告诉王爷了。我相信自己一定会无事的,欧阳公子放心便是。”

欧阳熙见楚凉月如此说,只好应下。楚凉月端着茶盏轻抿一口,放下后又道:“我还有一事请欧阳公子帮忙。”

“王妃有什么事只管吩咐,只要属下能做到的,一定尽心尽力。”欧阳熙硬声回道。

楚凉月握着上好的青花瓷杯盏,轻轻转了转垂眸说道:“我想请欧阳公子为我熬一副避子汤。”

满室静逸,欧阳熙惊讶的盯着楚凉月,有些犹豫:“这……”他方要询问缘由,却突然听见身后传来萧夜浔微沉的声音:“欧阳熙,按王妃的意思去办。”

楚凉月猛的抬头,门前他一袭黑色的衣衫挡住外面炙热的阳光,逆着光线,楚凉月有些看不清他脸上的表情,只是他那双幽深如墨的双眸分明有一抹轻嘲和失落。

“是,属下这便去。”欧阳熙起身,很有眼色的退了出去。

萧夜浔依旧站在门前,没有要走进来的意思。楚凉月握着那只茶杯,心中竟有些波涛翻滚,像做错事被抓住的孩子。见他不说话,楚凉月抬头问他:“王爷,你不问我为什么吗?”

萧夜浔垂头,唇角一抹嘲弄的笑,旋即抬起头,看着她。“欧阳熙已经告诉我发生的事情,他昨夜在我的汤药中下了药。我知道你是不得已,你不想为本王生儿育女,本王明白。是本王,无此福分。你好好休息,本王改日再来看你。”

他转身,一步一步走了出去。其实他走的极慢,好似在等楚凉月开口叫他。而楚凉月的脚走到门前却没有迈出去,她看着萧夜浔挺拔的身姿渐渐消失在她的院子里,她的心突然有些发闷。

她不想怀上他的孩子,除了她对他没有感情之外,还因她必须要回到自己的国家。她不想和这里的人有所牵绊,更何况她不属于这里。

她只是为了救他,才会发生这样的事情。以后,他们之间只会相敬如宾,仅此而已。

一连几日,楚凉月未曾在见过萧夜浔。倒是听说宫里知晓萧夜浔的病好,特意遣了太医过来问脉,太医断过后直言神奇,将这一切的功勋都推到了冲喜这件事上。自然而然的,她楚凉月竟然成了萧夜浔的贵人。

消息传到皇上和皇后的耳中,便也对这个冲喜嫁来的荣王妃感了兴趣。特降旨,让萧夜浔与楚凉月去参加宫内的晚宴。

只是萧夜浔以身体还未大好为由,将入宫时间推到了中秋家宴的时候。皇上批准,让萧夜浔这几日好好休养着。

楚凉月算着,离中秋家宴还有半个月的时间。她眼下担心的是明日就是与玉面郎君会面的日子。她要准备一份大礼,好好的答谢他的成全之心。

她想着,心口突然泛着一阵痛楚。从昨日起,她心口偶尔就会绞痛。她知道定是毒性发作的缘故。

楚凉月抚着微疼的胸口,脸色有些难看,抬头间却见萧夜浔走了进来。这是时隔六天,她第一次见他。

他站在夕阳的余晖下看着她,良久突然听他一声低叹:“你果然不想见我,可我却……”他一抹无奈的轻笑,走到楚凉月的身前,将一只锦盒放在桌上。

“这是我那天想送给你的礼物,回去后一直在等你来找我。但终是我太自以为是。月儿,不管你心中想的是什么,这条命既然是你救的,我便会用这条命好好的守护你。”他说着,打开那只锦盒,盒中是一只上好的墨玉镯,黑如纯漆,细若羊脂,泛着幽幽的光芒。

他将玉镯取出,拉着她的右手为她戴上,她白皙的手臂配这墨玉镯格外的好看。

楚凉月觉得手臂上一阵清凉,那墨玉散着柔柔的幽光。她阅宝无数,只一眼就知这只玉镯不菲,可谓是价值连城。

“多谢王爷。”她抚上那只玉镯,这是萧夜浔的一片心意,她不想拂他。若她离去,这只玉镯自当还给他。

主题
字体
A
A
目录
设置
简介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