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章 羞辱

楚凉月目光微冷,眸子划过一抹戾色。莫容与如此明目张胆的提出大婚之事,分明就是故意羞辱萧夜浔。

萧夜浔紧握了楚凉月的手,笑着看他。“此事本王早就知道了,本王还要谢过景阳侯世子,若非景阳侯世子屈尊代本王行礼,本王又怎会遇见月儿。别说景阳侯世子对月儿一见难忘,便是本王见到她的第一眼就对她一见倾心。”

莫容与眸光微微一沉,看着他们,随即一声长叹道:“可惜,本世子无此福分啊。还是王爷福大命大,真是令本世子好生羡慕。”

萧夜浔将怀中的人紧紧拥了拥,有些嘲笑的声音说道:“或许景阳侯世子大病一场,从鬼门关走上一圈,也会有这个福分呢?”

楚凉月听着这话,突然扶鼻笑了出来。这个萧夜浔,可真够阴的。

果然莫容与面色一寒,一双手紧握成拳,似是极力隐忍着怒气。那萧夜浔又道:“景阳侯世子,本王开个玩笑逗月儿一笑而已,还望景阳侯世子不要放在心上。好了,我们就打不打扰景阳侯世子你搜府了。不过本王府上贵重物品颇多,还望景阳侯世子格外小心一些。”他说着也不理会莫容与的反应,而是拥着楚凉月大摇大摆的离去了。

身后,莫容与满腔怒气,一双锐利的双眸如烈火闪烁,他看着那离去的两个人,心下愤恨不已,如果洞房那夜他得到她,如今受辱的就是他萧夜浔,真是一步棋错,满盘皆输。

“给我仔细搜,一砖一瓦也不要放过。”他放下话,吩咐着身后的人。

而池逸,早得到萧夜浔的命令,让人全程陪伴,以免有人伺机动手脚栽赃王府。

楚凉月和萧夜浔一起去了正堂大厅,管家已经令人摆好了早膳。楚凉月对萧夜浔这般奚落莫容与,心情大好。

“看来你颇讨厌那个景阳侯世子?”萧夜浔看着她,端起茶盏为她倒了一杯茶,推到她的面前。

楚凉月素手端过去,轻抿了一口回道:“只是觉得那人太过于放肆,连王爷你也不放在眼里。”

萧夜浔轻轻理了理袖口,抬头看着外面来回走动的侍卫,回道:“本王虽贵为王爷,但因为生病多年足不出府,一直未曾涉足朝政。不像景阳侯世子,在朝中颇有势力,又因为其父景阳侯战功赫赫,只怕连太子他也不会放在眼中。”

莫容与是个人物,这楚凉月心中知道,但她未曾想过莫容与竟如此嚣张。一个外姓的侯爷也能站在皇室王孙之上,这其中的关系太令人费解深思。

而萧夜浔,他是已故慧娴皇后的儿子,于情于理这太子之位本是他的,只可惜……

也难怪,他会是太子和皇后的眼中钉。楚凉月正想着这些复杂的关系,却听见外面传来吵吵囔囔的声音。

楚凉月抬头望去,竟是欧阳熙提着一个身着侍卫服饰的人走了进来。“王爷,我方才见这人在门前鬼鬼祟祟的,便给抓了过来。”他说着松了手,看着那人。

那人似有些不甘,回瞪了欧阳熙一眼,白净的小脸,精致的五官,娇小的身躯。好一个俊俏的人儿。

萧夜浔抬眸,微怒的斥道:“雨菲,你又胡闹?”

欧阳熙不解的看了看萧夜浔,又看了看那被他抓住的侍卫。楚凉月眉头一挑,这才恍然,怪不得她总觉得这个小侍卫有些面熟,竟是韶华公主萧雨菲,当今皇后的爱女,太子萧常青的妹妹。

只是,听萧夜浔的语气,好似对这个韶华公主格外不同。

“皇兄,母后不让我来看你,我只能扮成侍卫溜出来了。我听说皇兄你的病大好,开心的不得了,对了这位就是我的皇嫂吗?长的真好看。”萧雨菲跑到楚凉月跟前,凑过去仔细的打量着她。

“既然知道是你皇嫂,还不给你皇嫂行礼。”萧夜浔说道。

萧雨菲似是十分听萧夜浔的话,朝着楚凉月规规整整的行了一礼:“雨菲见过皇嫂。”

楚凉月起身搀起她,盈盈的笑道:“素闻咱们北燕有一个国色天香的韶华公主,今日一见果然如此。妹妹无须多礼,快过来坐。”

萧雨菲点点头,高兴的坐到楚凉月的身旁。欧阳熙却是有些困窘,朝着萧雨菲赔礼道:“属下不知是公主殿下,得罪之处还请见谅。”

萧雨菲不理会欧阳熙,而是问着萧夜浔:“皇兄,他是谁啊?怎么会在你的府中?”

萧夜浔回道:“他叫欧阳熙是一位神医,也是本王的好友。本王的宿疾全靠他妙手回春。”

萧雨菲明显一愣,站了起来,有些惊讶的看着欧阳熙问道:“你就是江湖中有鬼手阎罗之称的欧阳神医?”

主题
字体
A
A
目录
设置
简介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