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 利用

而如今他不再有利用价值,何时她竟自私到了如斯地步?

“已是中秋,你怎么还穿这么少?”他说着解开自己身上的披风给她披上。

楚凉月想还给他,他却紧握着她的手不让她动。“本王的身体已经大好,你放心便是。”他安慰她。

楚凉月一手摸着这上好的狐裘披风,心下竟觉得暖暖的。马车里,萧夜浔跟她讲起他小时候的事情,一言一语都透着心酸,从慧娴皇后死后,他便失去了所有的爱,缠绵病榻数十年,受尽了折磨。

听着他的话,楚凉月心头隐隐痛楚,这个男人,忧郁的让人心疼。

马车在朝阳门停下,萧夜浔携着她的手走在长长的官道上。一年前他在皇上寿宴上糟了算计,缠绵病榻已是一年之久,如今再次进宫他有种恍如隔世的感觉。

宴席设在御花园中,除去帝后,其余一席人等都已经到齐。楚凉月随意的打探着在座的众人,多数她都识的。

太子萧常青和太子妃姜采烟坐在左手头位,太子妃是东陵的公主,和亲来北燕。若非如此,只怕东陵这小国早被南齐给灭了。

眼下这三国,东陵根本不足为患,早已是风雨飘摇在苦苦的挣扎力求一线生机。而真正称为对手的则是南齐,南齐和北燕实力相当,只是北燕地产丰富,国力较强一些。

两国一直明争暗斗,究竟鹿死谁手,也是未知。

楚凉月收了目光,落在不远处一个妙龄女子身上,那女子相貌甚美,举手投足间都有大家闺秀的风貌。

“那是水相的千金水沉烟,此番受邀来参加宴会应是为指婚而来。我听说,水相有意和景阳侯联姻。”萧夜浔端着酒杯轻声为她解释着。

楚凉月又看了那女子一眼,那女子好似发现了她,也将目光投了过来。只是她的目光更多的是落在萧夜浔的身上,而对她好似有些轻蔑。

女人的直觉是灵敏的,水沉烟看萧夜浔的目光分明带着爱慕之色。这个发现让楚凉月觉得颇有意思。

她不动**的低头饮了一杯酒,听太监尖锐的嗓音响起:“皇上,皇后驾到。”

众人纷纷跪下行礼,两道明黄色的身影相携而来。楚凉月偷偷撇了一眼,帝后和谐恩爱,果然如传闻中一般。

皇上让众人起身,萧夜浔将楚凉月扶了起来,却听高台上皇后打趣的笑道:“荣王对荣王妃真是恩宠,许久不见浔儿对一个女人如此上心了。三年前,浔儿为了青黛要死要活的,这么看来荣王妃倒是与青黛有些相似啊。”

众人都齐齐愣住,目光纷纷落向了楚凉月身上。萧夜浔动作一僵,随即紧紧搂着楚凉月的细腰,缓缓抬头道:“母后说笑了,当年儿子年少无知被人欺骗闹了笑话。不想母后竟还记得。”

皇后掩着唇,雍容华贵的坐在凤椅上,美眸如波看着萧夜浔道:“母后当然记得,那是你头一次对一个女人如此上心。母后有心成全,谁知那贱人竟不识好歹,欲图谋害你父皇,还诬陷是受你指使,让你受了天大的委屈。”

萧夜浔脸色镇定的点点头,回道:“是啊,幸亏她最后良心发现,还了儿臣一个公道,否则今日儿臣早已是一堆白骨。”

皇上似有些颇不高兴轻斥道:“过去往事还提她做什么?浔儿,你病既然已经大好,就入朝听政为太子分忧吧。记住,切勿再被女人迷惑,坏了大事。”

萧夜浔俯身行了一礼应下:“是,儿臣遵命。”

楚凉月抬头,却见皇后眼中一抹愤恨,随即掩去,淡淡的笑着。楚凉月虽然不知三年期萧夜浔遭遇了什么,但听方才的只言片语中,楚凉月也隐约能猜到。

楚凉月正走神,却听萧夜浔轻凑过去:“别乱想,这件事回去我会给你解释的。”

楚凉月侧头,看着萧夜浔端起酒杯淡定自若的饮着酒,丝毫不受皇后的影响。这一刻,楚凉月觉得这个男人是个能屈能伸,隐忍勃发的男人。

他不是个懦弱无能的人,所有的一切,或许都是他自保的一种假象。他和那对阴阳玄玉簪一般,都是个迷。

只是他说会给她个解释?莫非他以为她会在意这些往事吗?楚凉月在心中轻叹一声,难道他忘了,中秋过后,她是要离去的?

主题
字体
A
A
目录
设置
简介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