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死局

这无趣的宴席散后,众人也纷纷打道回府。因萧夜浔被皇上单独留下谈话,因此他们回去的时候晚了一些。

宫门前就只剩下他们的马车,夜色中一轮明月格外的耀眼,照着夜色如白昼一般。

萧夜浔扶着楚凉月上了马车,气氛有些诡异,只有车辙摩擦地面的声音在安静的夜里格外的清晰。“你不想知道三年前发生了什么事吗?”萧夜浔先开口问着她。

楚凉月挑眉,这件事她根本没有放在心上。

萧夜浔有些无奈的说道:“就知道你根本不在意,有时候我真的希望你会在意一些,可是你的性子偏偏这么冷淡,对什么也不上心。”

萧夜浔说的没错,她是个孤儿,与师父相依为命,从小她就不善言辞,性格沉稳冷漠,就好似这世间没有什么能打动她一般。

楚凉月本想开口,萧夜浔却自言自语说了起来:“青黛是一名宫女,她说自己曾受过我母后的恩惠,与我机缘巧合的偶遇。那时我觉得她心地善良是个好姑娘,谁知其实她是皇后派来迷惑我的。”

萧夜浔唇角一抹自嘲的笑意,像是在说一个与自己无关的人一般。楚凉月静静的听着,看着他脸上的表情淡然如霜。

“她是皇后的人我早就知晓,后来她许是良心发现将所有的事情对我合盘供出。她的亲人在皇后的手中,只能听从皇后的命令。但是我其实早已经知道了皇后的阴谋,本来我有办法将皇后一网打尽,但是我没有那么做。”

萧夜浔抿着唇,神色有些迷离。

“王爷,你让青黛照着皇后的吩咐去谋害皇上,然后让她嫁祸给你。你暗中将青黛的亲人救出送走,然后青黛在最后关头还了你公道。这一切其实是王爷你的阴谋,我猜测的对吗?”楚凉月笑着问他。

萧夜浔眸光微微一敛,微微眯起,很是赞赏的看着她道:“月儿,你很聪明。”

楚凉月就知道萧夜浔不是个简单的人,皇后想让青黛去迷惑萧夜浔,却不曾想最后青黛反被萧夜浔所迷惑了。这个男人,心思深的很。

“你是不是在想本王迷惑了青黛?”萧夜浔突然有些玩味的看着她问道。

楚凉月面色一怔,心想这个男人果真厉害,竟猜得到她在想些什么?只是还未等楚凉月回话,马车突然停了下来。

驾驶马车的池逸,警备的声音提醒着他们:“王爷,有杀气。”他话语方落,却见一群黑衣刺客涌了上来。

萧夜浔挑开帘子,冷冷的目光扫着他们身上的服饰,突然唇角一勾笑问:“千秋阁的人?本王竟不知,千金一单的千秋阁竟也敢接这样的生意?”

楚凉月抬头望去,为首的那个男人虽然覆了面巾,但身上那象征千秋阁的黑色烈焰袍她在熟悉不过,而此人看身形她也是识得,是四大护法中与她关系最好的朔日。

当年朔日执行任务的时候为了救她而重伤,她才带着朔日去鬼王谷求医的。后来这个男人一直在默默保护着她,她其实心知肚明。

时隔半个多月,再次看见朔日,楚凉月的心中有些混乱,当日她一心想着逃离千秋阁却没有想过自己这么做会不会连累朔日他们?

他们定是恨她的吧?她对千秋阁在熟悉不过,任务失败,他们面临的惩罚,她曾体验过。

“荣王爷,我们奉命办事,还望荣王爷见谅。”朔日微微垂头,目光有些幽深,他此次的任务格外的玄妙,既不是杀人,也不是盗物,而是……

“呵~”萧夜浔颇有意思的一声低笑,扫着朔日带来的十余个黑衣人。“你对本王既然这般客气,可见你此次的任务并非取本王的首级。说吧,你们千秋阁半夜劫本王的车架所为何事?”萧夜浔问着他们。

朔日抬头,目光落在与萧夜浔坐在一处的楚凉月身上,有种惊讶之色消散而去。

“那便要王爷问问你的王妃,可是得罪了什么人?”

楚凉月猛然一怔,有种被五雷轰顶的感觉。莫非千秋阁知道了她的身份前来擒拿?可是看朔日今日这阵仗又不像。

“不知我得罪了哪路英豪,竟让他费尽千金来对付我一个弱女子?”楚凉月柔声问道,有种楚楚可怜的模样。

朔日不再看她,只是说道:“千秋阁从来只是奉命办事,不知所奉之人是谁。请荣王妃随我们走吧。”

池逸手中的剑亮了出来,大声斥道:“放肆,胆敢打我们荣王府的主意,我看你们都是不想要命了。”

主题
字体
A
A
目录
设置
简介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