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 休想

萧夜浔抿着唇,目光幽深沉静的看着朔日。“想从本王手中带走人,那要看你们有没有这个本事了。”说着他放下帘子,对着池逸道:“池逸,交给影卫来办,我们走吧。”

他闭目靠在马车里小憩,楚凉月眉头微微皱起,掀开窗帘望去,却不知从哪里冒出四个身着黑衣的人与朔日等人打了起来,看样子那四人的功夫极其厉害,个个都在朔日之上。

“他们是我府中的影卫,是我暗中培养的人。”萧夜浔睁开眼,向她解释道。

萧夜浔有自己的势力她一点也不好奇,但楚凉月担心的是为何千秋阁会派人来找她?

一个答案好似呼之欲出,但楚凉月又否决了。那厢萧夜浔却有些忧心的问她:“月儿,你可曾得罪过什么人?千秋阁向来不达目的不罢休,我担心你的安危。”

楚凉月细细思量,她身份特殊,叛逃了千秋阁后,一直躲得很好。嫁入王府后也只有那个世子对她有所肖想企图不轨!

“除了荣世子,我也不知道得罪过谁?”事到如今楚凉月只能将那个倒霉的莫容与拉下水。

萧夜浔果然一愣,匆忙问道:“这是怎么回事?”

楚凉月便将发生在洞房中的一切向萧夜浔说了出来,萧夜浔听后果然震怒不已,脸色如寒霜一般:“若是让我查出是他所为,本王定是让他不得好死。”他说着突然将楚凉月拥入怀中,略带歉意的声音道:“对不起,是我没用,让你受委屈了。”

楚凉月轻轻的摇头,心下却在恍惚。

回到王府后,萧夜浔便将王府中的守卫加强了一倍。送楚凉月回去休息后,萧夜浔便去了书房议事。

楚凉月躺在床上,想着发生的事情,慢慢的才睡了过去。不知过了多久,她隐约间感觉好似有什么不对,睁开双眼,却见月色照射进来的房间里一抹白色修长的影子格外的妖异。

那人脸上一面白玉面具,白衣无尘,站在她的床边。楚凉月猛然坐了起来,只觉得有些不可思议。

只是还未等她反应过来,那人却突然抱住她俯身便吻了上去。是在熟悉不过的感觉和气息,为什么他会找到这里?

楚凉月反应过来想要挣扎,可他却吻的又深了起来不容她反抗。楚凉月逐渐失去了力气,头一阵眩晕,他微微沉重的呼吸洒在她的脸上慢慢的松开她。

“你真是让我好找,荣王妃。”他清淡温润的声音在她耳边低语,一手抚上她右手的墨玉镯。

楚凉月旋即清醒质问着他:“你怎么会知道我的身份?”

他坐在床榻前,看着她浅浅的笑着,修长的手指**着她手臂上的镯子道:“墨韵,是已故的慧娴皇后遗物,拥着这个镯子的人只有荣王萧夜浔。可是它却在你这里。那日在明月楼上我就发觉了你的身份,只是未曾多想。”

楚凉月盯着自己手臂上的墨玉镯,眸光一沉,这镯子竟是萧夜浔母后的东西?他竟然送她如此贵重之物?

“千秋阁的人,是你指使的?”她抬头,瞪着他问道。

他点头,温热的大掌抚着她白皙的脸颊,格外的亲昵。“你送给我的回礼我收到了,是我小觑了你,你打开了盒子拿走了里面的东西,给了我一个空盒子。若非你手上的这墨玉镯告诉了我你的身份,只怕此生我也找不到你了。”

他说着薄凉的唇又凑到她唇上轻轻的吻了起来,楚凉月如同被人催眠了一般忘了反抗。

他离开她的唇,贴着她的脸颊又道:“你盗取圣物是为了救荣王,你救荣王是想有个安身之地让你解开盒子的秘密,既然你拿到了里面的东西,荣王府对你来说就没用了。你想逃,我说的对吗?”

楚凉月浑身冰凉,这个男人简直太邪恶,她的想法他一清二楚。

“你若真逃走了,我去哪里找你?倒不如将你困在这荣王府中,若你敢逃离荣王府,千秋阁定然将你劫回去交给我。”他得意的笑着,唇角勾勒的弧度极其的魅惑。

楚凉月咬着牙,一双美眸满是怨怼的看着他。“玉面郎君,你好的很。我倒要看看你有什么本事能让我将手中的东西交给你。”她收起怨恨的目光,扬唇一笑,竟有些挑衅。

他颇有意思的看着她,眸光闪闪发亮。“这是死局,你逃不掉的。阿月,你最好祈求那个男人能保护得你,可据我所知他有些无能,否则我怎么能轻易出入此地?你说呢?”

主题
字体
A
A
目录
设置
简介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