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谁说我不开心

要是别的女人,知道自己的男人出轨估计都要用力跺脚咬牙切齿起来了。可是像路悠然这样淡定的性格,李梦露还是第一次见。

李梦露知道,路悠然不是信任顾修远觉得他肯定不会出轨,而是觉得他就算是出轨了都无所谓。

两个人畸形的关系李梦露知道得已经不是一天两天了,但是看到顾修远这个帅哥落在路悠然的手上她还是觉得很惋惜。早知道她当初就应该先下手为强,把顾修远抢过来的……

“好了,你就去看看你们家顾总吧。”李梦露不由分说地就把她推到了卓越公司门口。

让顾修远独守空房,李梦露是怎么也看不下去的。虽然她没有得到顾修远,但是也不能便宜了别的女人不是么?

最后,路悠然就这样被李梦推着走进了卓越公司。只是没想到,事情还真的和李梦露想的那样,顾修远真的在公司有了女人。

路悠然边跑便冷笑了起来,刚才明明该走的人就是办公室里的那个女的,她可是正室,这么走了多没面子?

可是只要一想到刚才在办公室里的那个场景,顾悠然浑身的愤怒因子就开始颤抖起来。难不成她还要在那里看他们好戏上演不成?她还害怕玷污了自己的眼睛呢。

最后,路悠然直接到了停车场,上了车,连安全带都没有系好就开了出去。

顾修远跟着她后面走了出来,刚好看到路悠然的车往他这个方向开了过来。

见顾修远根本就没有躲开的意思,反而径直地站在了她的面前。路悠然冷笑,然后用力一倒车,车子在平滑的水泥地板上留下几条深刻的车痕,就这样扬长而去。

酒吧里。

这里是路悠然的朋友李明远开的酒吧,每次她只要不开心就会到这里来放放松。反正回家也是看到顾修远那张脸,眼不见为净更好,这样就不用逼着自己去想今天早上在办公室发生的那些事情了。

今天路悠然气冲冲地就跑到了他的酒吧里来,然后点了各种不同类型的酒,都是些高浓度的酒类,坐在角落就开始喝闷酒起来。

平常她也时不时会这样发一下神经,李明远认识她这么多年,对于路悠然的性子已经了解得十分透彻了。只要是路悠然不高兴的时候就喜欢喝闷酒,别人怎么开解她都是没用的,只能等她自己想清楚了才会停止发牢骚然后离开。

可是这次似乎和往常有点不同。李明远看了看时间,她已经在那里坐了一个下午加一个晚上了,脸上的怒意还是完全没有消退。

路悠然正准备把杯子里的酒往喉咙里倒,结果她发现酒已经被她喝得精光了。

“怎么?不开心啊?”

李明远适时地把一杯鲜艳的血腥玛丽递给她。

这种酒是路悠然最喜欢的,酸甜苦辣四味俱全,就像是路悠然的性子一样,有时就像是柔情似水的女子,可是有时却像是呛人的小辣椒一样。

果然,什么样的人喜欢什么样的酒。

路悠然结果李明远递过来的血腥玛丽,眉头皱得更紧了。

连李明远都过来安慰她了。路悠然可想而知,自己现在脸上的表情是有多黑。

真可笑,明明风流快活的那个人是顾修远,为什么她要在这里喝酒解闷?

想起来,她还真的觉得太对不起自己了。

“谁说我不开心?”

说完,路悠然就从吧台上一跃而下,然后用力甩了甩耳边的长发,一头卷曲的黑发在空中飘扬,就像是在黑暗中绽放的昙花一样娇艳。

“可以把你的衣服借给我穿一下吗?”

路悠然走到一个酒吧舞者的旁边,拍了拍她的肩膀,在她的耳边小声地说了句。

在李明远还没明白过来路悠然想做什么的时候,路悠然已经换好了衣服跑上了舞台中心。

她的身上穿着一件露背的性感t恤,**穿着的是破洞的短牛仔裤,雪白的后背和诱人的长腿露在空中,耀眼的灯光全部折射在了她那张小巧精致的不施脂粉的脸上,看起来不同于酒吧女郎的那种耀眼,她的脸上有着小女生的纯情,也有着不同于常人的气质。这让舞台下的那些男人更加想入非非了。

李明远看着舞台上的小人儿开始苦笑起来,路悠然的性子和以前一点儿都没变,还是那么任性。

在路悠然打了个响指之后,dj明白了她的意思,然后挑了一首足以让众人都兴奋起来的音乐,她就这么跟着音乐的节奏开始翩翩起舞起来。

路悠然还是有点舞蹈底子的,以前在父亲的逼迫下学了好几年的芭蕾舞,后来钢管舞对她来说根本就是小菜一碟。

不过是在钢管旁走了一圈然后甩了甩头,底下的那些男人就已经开始血脉偾张了起来,有人还在下面冲着路悠然吹了个口哨。

李明远本来是抱着一副看好戏的表情的。他知道,路悠然想做的事情,要是谁敢挡着她的路,呵呵,那就只有死路一条了。

他还不想这么早死。

可是等李明远无意中扫了刚刚从门口进来的那个身影之后,他有点后悔为什么不早点把路悠然从舞台上面拽下来。

主题
字体
A
A
目录
设置
简介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