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醋意大发

路悠然还没有反应过来,她的脑袋就已经底朝天,一阵血液涌了上来,她连半点反抗的力气都没有。

酒吧里的人一阵沉默,然后居然爆发了一阵雷鸣般的掌声,有几个男的还在那里叫好起来。

路悠然一边挣扎一边抱怨,顾修远这个混蛋,居然就这么当着众人的面把她扛了起来,然后就这么大步流星地冲出了酒吧。

那么丢人……估计有好长一段时间她都不敢到酒吧这边来了。都是他的错。

好不容易才把这不听话的小野猫扛到车上,顾修远这才松了一口气,上车系好安全带。

经过刚才这么一弄,路悠然的小脸开始潮红起来。

顾修远帮她梳理好乱糟糟的头发,语气温顺,“回家好不好?”

“不好。”她一把就甩开了他伸过来的手,“不要用你碰过别的女人的手来碰我。”

那样,她会觉得很脏。

“你看,我就知道你是误会了。”顾修远轻轻放下了被她拂下的手,“你今天见到的那个女孩叫甘露,是我一个好朋友的妹妹而已,现在是我的秘书。”

“误会?秘书?”路悠然冷笑起来,“有什么误会的?我两只眼睛看得挺清楚的。”

话音刚落,路悠然就见到顾修远脸上多了一抹得意的笑容,她几乎是立刻就反应过来。

刚刚她才信誓旦旦地在他面前说不吃醋,结果一转眼就开始抓着今天早上的事情不放起来。她现在和电视八点档里面的那些争风吃醋的女人有什么不同?

“真的是你想多了,她今天不过不小心把水倒在了我身上,弄湿了我的衣服而已。”

听顾修远这么说,路悠然用力回想起今天她进了办公室之后看到的那个场面,似乎……他的身上还真的有水渍。

难道真的是甘露弄脏了他的衣服,所以才会出现这么暧昧的场面?

顾修远见路悠然的脸色终于缓和了不少,这才得意地凑到她身边将她搂在怀里,“好了,回家再说,好不好?”

折腾了这么一天,也喝了点酒,路悠然也累了,于是挣脱了顾修远的怀抱靠着车座的后背开始闭目养神起来。

回到了家里,路悠然还是紧闭着双眸,看上去睡得挺香的。

顾修远侧头过去看到她熟睡的容颜,一缕碎发刚好掉了下来,他顺手帮她把头发捋到耳后,然后盯着她的睡颜开始沉思起来。

似乎只有在她熟睡的时候,他才能看到她完全没有防备的模样。

平日里,路悠然见了他都像是只张牙舞爪的小刺猬,总是把自己隐藏起来,留给他的却只有她身上的锋利的刺。

想到今天路悠然生气转头就走的场景,说真的,顾修远心里还真的挺高兴。

他们两个人之间的相处方式很奇怪,除了夫妻之间的那些关系之外,他们两个就像是合租的陌生人一样,平日里都是他忙他的,她忙她的,互不干涉,更不用说是有什么甜蜜的回忆和争吵了。

今天,路悠然居然也会为了他吃醋……顾修远现在想起来,还觉得有点不可思议。

什么时候,她才不会把他从她的世界里推开?什么时候,她才愿意靠在他的肩膀上甜蜜地笑呢?

一想到这里,顾修远心里就有点难受。

在车里毕竟是睡得不太舒服,路悠然的额头上都布了一层薄薄的汗。

最后,顾修远还是把她从车里抱了出来,就像是捧着一件珍宝一样小心翼翼,然后把她放到两人的卧室大床上,这才起身到浴室里洗了个澡。

等顾修远已经洗完澡躺在大床上的时候,床身的塌陷感还是让路悠然醒了过来。

果然,她一醒来,整个人又恢复到小刺猬的个性,直接转过身子去不理会他,还硬是把顾修远身上的被子卷过去了一大半。

顾修远还真的有点不知所措,只能苦笑着低声求饶,“悠然,还在生我的气?”

“谁生你的气了?”路悠然想都没想就脱口而出。

“那你为什么卷走我的被子?”这难道不是生气的表现?

路悠然被他弄得哑口无言,然后把被子一把盖在了顾修远的头上。

“你那么喜欢被子就还给你。”

结果顾修远一把扯开被子,直接凑了过去把她抱在了怀里不放,“悠然,不要生气了,我和小露真的是没什么。”

他沉稳的嗓音就如同是这夜晚中最美好的乐曲一样,让她的心在无意中也慢慢地安静了下来,连挣扎都快要忘记了。

路悠然不爱顾修远,这个她清楚,只是她也不能接受顾修远身边有别的女人。

她知道着这样的想法很自私,可是当初是顾修远来招惹了她的,她从来就没想过自己结婚证上写着的另一个名字是除了莫皓轩以外的任何人……

想到这里,路悠然就觉得心痛。

两年前,她甚至还在想着做莫皓轩的新娘,穿着这世界上最漂亮的礼服,风风光光地嫁给他……

结果两年后,一切都变了,她成了别人的妻子,还是她完全不爱的人。

主题
字体
A
A
目录
设置
简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