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演戏

再看看沙发上那个笑容满面的女子,顾修远的心情突然也好了起来,笑容挂在脸上,久久消散不去。

甘露几乎没有见过这个样子的顾修远,笑得如沐春风,连眉眼间都是弯弯的笑意,就像是吃了不少蜜糖一样的甜。

“哎呀,你的秘书来了。”路悠然好心地“提醒”了顾修远一句。

甘露尴尬笑了笑,这才走到了两人面前,“顾总,这份文件急着要你签一下名。”然后把文件递到了顾修远面前。

顾修远几乎是看都没看就龙飞凤舞地在上面签上了自己的大名,只有在心情极好的时候他才会这样。

让顾修远心情极好的那个人,就是面前的这个女子吗?

甘露心里突然有点泛酸,只是不敢表现出来,还要强装着微笑的样子。

毕竟,她只是个外人而已。

签好了名,顾修远挥了挥手,“好了,今天就不用帮我接工作了,你先出去吧。”

“这怎么行?要是你不接工作了没钱了谁来养我?要是你变穷了我就抛弃你。”

顾修远笑着看她,“放心,就算是现在公司倒闭了我也有钱养你。”

两人旁若无人地你一言我一语,甘露感觉自己根本就是个插不上话的第三者,傻乎乎地站在那里。

“那工作还要不要……”

路悠然擅自帮顾修远做主起来,“不用了。对了,你就是修远说的那个朋友的妹妹甘露吧?”

修远……她从来没这样叫过他。平常都是一个喂,生气的时候就是连名带姓地叫顾修远,什么时候这么亲昵地叫过他?

看顾修远笑得这么*荡,路悠然还真的有种想要上去掐死他的冲动。

甘露笑着回应路悠然的话,“嗯,以后叫我小露就可以了。”

虽然是两人第二次见面,可是彼此也不算是熟悉,而且还是在误会重重的情况下认识的。所以顾修远连忙帮着介绍起来,“小露,这是你悠然姐。”

“悠然姐好。”

听到甘露黏糊糊的声音,路悠然就觉得自己浑身不自在起来。

知道路悠然对甘露的印象不好,顾修远也不想两人之间再生什么岔子,于是示意让甘露退下。

“好了小露,你先下去做事吧。”

“不行,你不是总说小露是你朋友的妹妹吗?怎么可以这样对好朋友的妹妹呢?反正今天你也没什么工作了,就陪着我们去玩,怎么样?”

路悠然今天来这里就是为了示威的,要是这么轻易就让甘露溜走了的话,她今天这一趟不就是白来了吗?

看到路悠然这么心血来潮,顾修远突然有种不好的预感。

很快,路悠然一个差点就要杀了他眼神传了过来,意思十分明显。就是说要是你敢挡着老娘的路,有你好看的。

自从结婚以来,顾修远就一直顺着路悠然的性子,她爱做什么就做什么,从来没有阻挡过她。

其实他哪里是真的害怕她?只不过是宠着她惯了,看不得她生气时候那憋屈的小模样罢了。

“这……这样不太好吧?”甘露试探性地问了句。毕竟她还是有自知之明的,路悠然才是顾修远名义上的妻子,她跟着他们过去,只会让顾修远有点难堪,她不愿意做让顾修远难堪的事情。

路悠然知道要是顾修远不出声自己的计划就要泡汤了。这甘露根本就不听她的话,一双狐媚的眼睛全部都往顾修远脸上盯着,根本连看都不看她一眼。

所以,路悠然对着顾修远再度使了个眼色,那眼色中还带着不小的火气。

最后,顾修远还是无奈地顺着她的意思,温柔地转头和甘露说了声:“小露,既然你悠然姐这么有心,你就跟着去吧。”

高尔夫球场。

对于上层社会的富人来说,出入这种场合简直要比吃饭还要频繁。

顾修远没想到,路悠然居然把他们带到了这个地方来。

路悠然很有运动细胞,可是她从来就不喜欢运动,更不用说是踏进高尔夫球场了。关于她怎么学会高尔夫的,或许就是她父亲的棒子下培育出来的吧。

顾修远纳闷的是,路悠然把他们带到这个地方来干什么?难不成是打高尔夫球吗?

只不过是走神了一会儿,路悠然就已经带着到更衣室换好了运动服的甘露走了过来。

甘露换了一套白色的运动服,看起来就像是个从校园里走出来的大学生一样稚嫩。的确,甘露不过也是刚刚从大学里毕业不久就已经到卓越公司上班了,身上的那股青涩的稚气还留在身上。

而路悠然,一套纯白的运动套装,梳得高高的马尾,还有那张不施脂粉的脸蛋,看起来比甘露多了一丝成熟的气场,几缕在耳旁的碎发随着微风飘了飘,小嘴还嘟着似乎十分不满意的模样。

可就是这个赌气的模样,还有那双灵动的眸子,像是海一样深,差点要把顾修远的魂魄都吸了进去。

居然,他就这么盯着她看,入了神。

主题
字体
A
A
目录
设置
简介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