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她担心他

路悠然踩着自己的高跟鞋,往停车场那个方向走了过去,然后一上车就打开了她喜欢的音乐。

几分钟之后顾修远跟了上来,坐在了正驾驶的位置上,再回头一看路悠然,她已经闭着眸子开始打盹起来了。

她这个坏习惯还是改不掉,一上车就喜欢睡觉。高兴的时候还可以和你说两句,可是不高兴呢,直接闭上眼睛,似乎这个世界都与她无关。

路悠然总是这样活在自己的小小世界里面,任凭外面风吹雨打,她也没有要去搭理的意思。

李明远曾经和他说过,路悠然就是一个自私的小野猫。她只顾自己快不快乐,很少去顾及身边人的感受。可是她的性格又像是野猫一样野,身上总是潜伏着叛逆的因子,只要是谁敢伤害到她的利益,她立刻二话不说就在背后开始反击。

例如,她今天所做的这些幼稚的小事情。

顾修远无奈地看着她熟睡的容颜叹了叹气。

只要她开心,他可以不顾一切地陪着她疯。

车子缓缓发动,为了让她睡得更安稳,顾修远挑了些比较安静平缓的路慢慢走。

至少,在这个时候,他还能闻到车子里属于她的清甜的气息。等路悠然清醒过来之后,她的刺又要从四面八方开始攻击他起来。

似乎睡了很久很久,因为路悠然醒来的时候整个人都是昏昏沉沉的,脑袋有点疼。

诶,刚才回来的时候不是还是下午吗?怎么一晃变成了晚上了?就连天上的星星都跑出来了。

怎么她一睡居然就睡了那么久?而且顾修远这个混蛋根本就没有提醒她要起来的意思。

睡意还没有完全褪去,路悠然直接伸手就推了推旁边的顾修远,“喂,回家了……”

结果顾修远一动不动。

路悠然有点不耐烦起来了,更加用力地推了推旁边的人,他还是没有任何反应。

很快,路悠然的火气就上来了,“顾修远你有没有听到我说的……”

当路悠然被顾修远弄得火气直冒完全清醒过来的时候,她眼中的余光扫到了顾修远那边,见他只是闭着眸子,嘴唇微张,额头上布满了汗水,似乎在隐忍着些什么。

“喂,你没事吧?”

路悠然有点慌张,去拉他的袖子时,发现上面已经完全被汗水打湿了。

看到他刀削般的嘴唇面无血色,路悠然的心都要漏跳了一拍。

和顾修远在一起那么久,她从来没有见过他因为痛苦露出的这么纠结的表情,整个人的五官都要贴在一起了。

她是真的很害怕,整个人的手都开始颤抖了起来。

“我……没事,悠然,扶我……上去……”

他几乎是用尽了力气才和她吐出了这几个字。

平时路悠然就像是在象牙塔里面的公主,外面什么风风雨雨的都有顾修远在帮她挡着。现在她有种身边的支柱完全倒了的感觉,根本就不知道该怎么办。

听顾修远这么说,她二话不说就下车走到了顾修远的车门那边,打开车门,把他的一只胳膊搭在自己的肩膀上,踉踉跄跄地扶着他往家里的方向走去。

虽然停车场那边有电梯可以直接通往楼上,路程并不算得上是太远,但是顾修远整个人都往她这个方向压了过来,走了好几步路悠然的高跟鞋鞋跟就被扭断了,两人差点栽倒在地上。

一阵惊慌失措席卷而来,路悠然除了颤抖不知道该怎么反应,差点连眼泪都掉了下来。

好不容易才稳住了脚步,她几乎是用尽全力才把顾修远带到电梯里。

一回到家,路悠然的力气已经耗尽,可还是死死地拉着他到卧室里躺下。她担心在沙发上躺着不舒服。

两人的后背都已经被汗水打湿。

“你怎么样了?”路悠然躺在床边轻声问,可是这一次顾修远破天荒地没有回答她。

顾修远只是摇了摇头。

静默几秒之后,顾修远还以为她是去给自己拿药了什么的,结果他听到浅浅的啜泣声。

用尽全力抬头一看,路悠然就躺在他的身边,眼泪像是掉了线的珠子一样,不停地从脸颊滑落下来。

“怎么了?”看到她哭,顾修远都快要心疼死了,那种痛更甚于身体上的痛。

路悠然断断续续地回答,“我,我害怕……”

从小路悠然就生长在一个幸福的家庭,几乎可以说是在父母的精心呵护下长大的,根本就没有经历过外界的一切困难险阻。

但是这不代表她一点常识都没有。不舒服了要请医生过来,这么浅显的道理她懂。

可是,在看到顾修远这么痛苦的模样,她突然想起了母亲的去世。那种慌乱和不安再一起席卷过来,她天不怕地不怕,最害怕的就是身边人的痛苦和离去。

只是想到这点,路悠然就开始不受控制地哭了起来,像一只受伤了站不起来的小鹿,躲在山洞里面默默地流着泪。

听到路悠然说的这句话,顾修远突然感觉自己没有那么痛了。

这还是她,第一次为自己流泪。

她在担心他。

顾修远突然想,或许,还可以更痛一点。

可是一看到她梨花带雨的脸庞,他只能苦笑着帮自己的小妻子拭去脸上的泪水,“我没事。”

最疼的时候已经熬过去了,现在他是真的感觉好多了。

路悠然哭得眼睛红红的,听到他这样说才抬起头望向他的脸庞,“你没有骗我?”

对于路悠然这样孩子性的问题,顾修远是哭笑不得。

看来,他不是娶了一个小野猫,他是把一个小孩子娶回家了。

“嗯,真的没事。”

主题
字体
A
A
目录
设置
简介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