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胃病发作

路悠然这才想起来,似乎她刚才只顾着哭,根本就没有打电话给医生来帮他看病。

好不容易才打通了电话,语无伦次地和医生说了顾修远的情况,然后她才挂了电话。

打完电话之后,路悠然这才松了一口气,情绪也慢慢稳定了下来。

一想到刚才她在那里哭得稀里哗啦的,现在路悠然就恨不得挖个地洞然后钻进去。

看到她羞涩的模样,顾修远的心情瞬间就好了不少。

她是他的良药。

“过来让我抱抱。”

要是以前,路悠然可能一个枕头丢过去,连理都不想理他。可是看着他虚弱的样子,她只好听话地凑了过去。

抱着**绵的人儿,闻着她发间的清香,再想到她刚才哭得七零八落的模样,顾修远很没形象地“扑哧”一声,笑了出来。

平常他总是浅浅地笑,笑得这么欢,路悠然还是第一次见。

“笑什么笑?”她知道他肯定是在笑她刚才哭的那个丑样,恼羞成怒的就握紧了拳头往他的胸口上砸过去。

当然,那种力度和砸在棉花上无异。

虽然路悠然是一副你再笑我就灭了你的眼神,可是顾修远似乎完全没有要收敛的意思,倒是笑得更欢了……

好不容易他才止住了笑,这才开口问她:“刚才,哭什么?”

在结婚的时候,他曾经和她说过,以后不会再让她伤心掉泪的。

结果,两人结婚了这么久,他还是第一次见到她哭得那么厉害的模样,就像是要把身体里的液体都抽干一样,完全失去了生命力。

就算是多不开心的事情,路悠然这两年来也学会了埋在心里。哭,有什么好哭的?哭鼻子是小女孩的专利,而她,已经长大了。

但是刚才那一刻,她真的很害怕,担心顾修远会出什么事情。她的内心,承受不起任何打击。

良久,路悠然才用两人听得到的声音说:“我怕你有事。”

简简单单的五个字,已经将顾修远的心理防线完完全全击溃。

她刚才是在紧张他,关心他,所以才哭了,是么?

顾修远不停地在心里和自己陈述这个事实,脸上或许是因为疼痛而没什么表情,心里却像是抹了蜜糖一样的甜。

结婚这么多个日夜以来,她从来都没有对他表示过任何的担心,甚至连一句简单的问候都没有。

平常顾修远是不怎么喝酒的,可是作为公司的总裁,平日里的事情还是比较多的,例如应酬。

那天晚上,顾修远几乎是喝得烂醉才回来。没办法,和他谈生意的合作伙伴特别能喝,他根本就推脱不了,只能一直喝一直喝。

酒量再怎么好的人,灌了自己那么多酒毕竟都是不舒服的,回到家里顾修远就开始晕得昏天暗地起来,根本连方向都找不着了。

后来,路悠然只是叫了个佣人来照顾他而已,自己到客房那边去睡了。

这件事情后来给顾修远很大的打击,就算是再怎么满腔热情,只要她一个冷漠,他的热情就这样被浇熄,一点也不剩。

他差点就要放弃了,是不是自己永远都感动不了路悠然,哪怕是一点点?

但是今天看到她为自己吃醋又哭得眼眸通红的模样,顾修远心中是满满的成就感。

“好了,我真的没事了。”

等到路悠然慢慢冷静下来,她这才抬起头问起他来:“你怎么突然那个样子?吓到我了。”

和顾修远在一起那么久,好像也没看到他有什么地方不舒服啊。

顾修远只是摇了摇头,“没什么,就是突然有点不舒服而已,不用担心。”

说完,他还在她额头上吻了一下。

“谁担心你了?”

路悠然一听到“担心”这两个字差点就要跳了起来,拜托,他到底是哪只眼睛看到她担心了?

“刚才谁在那里……”

“不准说!”路悠然急了,整个人都扑了上去,双手紧紧地捂着他的嘴巴,就是不让他说话。

“是你自己自作多情,我没有没有就是没有!”

顾修远被她捂着嘴,刚才痛得死去活来的一场也没有力气反击,只是一双清亮的眼睛一直盯着她看,似乎怎么也看不够。

突然,手心痒痒的,就像是羽毛滑过一样。

他居然在吻着她的手心!

路悠然立刻像是触电一样把手收了回来,还脸红地骂了他一句,“你这个流氓!”

流氓?她可是他的妻子,对自己的妻子,那也叫流氓?

“还笑?”路悠然不停地锤着他的胸膛,听到一阵敲门声,动作才停了下来。

路悠然下床,走到门口开门一看,果然是医生来了。

医生就是路悠然的好朋友赵艾艾,两个人从小就认识,后来赵艾艾当了医生,当然,也是她聘请的私人医生。

赵艾艾在电话里听到路悠然语无伦次,就知道肯定是出了什么事了,大晚上换了件便服拿了医药箱便往这边赶了过来。

“人呢?”赵艾艾也没空和她叙旧,直接一上来就直奔主题。

“在房里呢。”路悠然拉着她到了卧室,就看到了躺在床上动弹不得的顾修远。

主题
字体
A
A
目录
设置
简介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