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就我一个男人?

初夏的夜晚,微风凉凉。

可将军府内共兰苑内却暖账红鸾,仿佛一片岁月静好。

男人皱起浓黑的眉,有力的大手掐住长安的双颊,强迫她转过头对着他,沙哑的语气里已经带着怒火。

“顾长安,看着我,看着你面前的男人是谁,睁开眼睛,看着我!”

长安睁开眸子,那眸子里放佛盛满了十二月的冰雪,丝毫未沾染上男人的热情。

好似一盆冰水浇在了炙热的红炭上,男人的热情瞬间被熄灭了三分,可怒火却越升越高。

愤恨那双冷淡的眸子,他发狠一样想让这双冰雪般的眼睛融化,想要狠狠惩罚眼前淡漠的女子。

“唔……”毫不吝啬的,男人一巴掌响亮地打在她的脸蛋上,顿时娇嫩的脸蛋红肿一片。

女人的眸子中终于染上一抹痛色,只是一只手护住肚子,依旧默不作声。

男人嘴角勾起一抹残忍的笑,再也不似往常的温情脉脉,想要将她吞进肚子一般。

女人感受到了男人眼中的狠色,双手更是使劲护住肚子,扭开头避开他灼灼目光。

男人不耐烦,一把将她从床上扯起,仿佛嫌弃她般,又猛地将她推开,因着力气之大,女人重重砸在了床栏上。

“许霆英,你疯了吗,我怀着孩子呢!”她终于忍受不住,对着眼前的男人咆哮道。

回应她的只有男人更加凶狠的眼神,还有放佛尖刀一样的话语。

“我疯了?这个孩子和我有什么关系?不过是你和外面的男人苟合的野种,我恨不得现在就杀死他!”

女人的脸色瞬间苍白一片,绝望的神色袭满了女人漂亮的眼睛。

他还是不信,无论她怎么解释,他还是不相信她,是啊,他们之间太多的谎言,太多的误会,他怎么可能还如之前那么信赖她。

她和他都已不是年少,他们在难回到过去。

女人发白的唇轻颤,吐出的话有气无力,放佛是绝望前最后的一丝挣扎“许霆英,我怀的是你的孩子,我从始至终只有你一个男人!”

放佛听见了世间最好笑的话,男人凉薄的唇嗤笑出声。

“就我一个男人?那你新婚之夜的落|红呢,别的女人都有,为什么就你没有!””我不知道,我真的是第一次……”

长安虚弱的摇头,她也不知道,为什么那一抹证明女子清白的血迹,所有人都有,她却没有。

“第一次?你的第一次早就给了曾子墨了吧,顾长安啊顾长安,这大都城里谁不知道你婚前和曾子墨寺庙苟且的好事,你还敢在这里欺骗与我?”

“我没有,我们什么都没有!”

眼底升起潮热的水气,晃晃荡荡间激起了她不最不想回忆的往事。

成亲前,她去庙里上香,却被锁在了后殿的一个小僧舍里,任凭他喊破喉咙也没人救她,后来不知道是谁通知了子墨,他竟然半夜去寺庙里找她,还被法华寺所有的和尚看见。

自此都城就传开了,未出阁的千金小姐与前情郎藕断丝连,彻夜相会,她有口难辩,谣言四起,什么样的污水都泼向了她,叫她苦不堪言。

逼回眼底的雾气,长安灿白的脸色,尖利的嘶吼出声,“为什么,为什么你们都要污蔑我,为什么你们所有人都不相信我?”

“我原本是信你的,可你却亲手撕碎了我对你的信任!”男人的唇边闪过一抹苦涩,看的长安也心头一痛,可那苦涩转瞬即逝,剩下的只有慢慢的暴戾和愤懑。

“一个月就有了身孕,这么快!是我厉害,还是你的肚皮厉害?”

男人的眸子幽深,他信过她,全心全意的信她。

在他全家蒙冤落魄的时候,他瞬间感觉到了世态炎凉,人情冷暖,可他还是坚信,哪怕世界上所有人都放弃他,她也不会,她会一直等他,等他重新回京,等他来娶她。

可是呢,那个总是欢快的跟在他身后的少女,总是笑嘻嘻的说着“霆英哥哥我喜欢你,很喜欢很喜欢!”的少女,比所有人都更快的落井下石。

因为党争蒙冤,他全家获罪,被贬斥边塞流放,她就第二天立马撕了婚书,断了和她的婚约,转头就扑向内阁大臣之子曾子墨的怀抱。

她的背叛,比所有人都更让他痛苦,比所有人都伤害她更深。

也更让他恨!

主题
字体
A
A
目录
设置
简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