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你们在干什么

今日是长安母亲的忌日,长安想出于礼数她应该告诉许霆英一声,他们两个一起出城祭祀才是正理。

可一想到昨夜男人……,女人浅淡的嘴角忍不住扯出一抹自嘲,他们关系已经这样了,他又怎么会在乎这些虚理陪她一起去。

算了算了,不要去自取其辱了。

收拾好了东西,长安独自坐着将军府的马车出了城,马车不到半个时辰就到了城外,长安顺着山坡缓慢前行,还未到地方,就看见了墓一个挺拔的背影在焚烧祭祀。

就算相隔数十米,又是个背影,可长安还是一眼就认出来那个男人就是曾子墨。

自父亲去世,就是这个男人在一直默默照顾着自己和娘亲,她娘还许了他,要将她嫁给他,可是她又悔婚,让他成为都城的笑料,她欠他的,今生都还不起了。

女人只是短暂的犹疑了几秒,就转过身,想悄悄下山回到马车

她已经污名在外,在与他想见,只会让他受到更多的耻笑。

“长安——”

身后清亮的呼声阻拦了长安下山的脚步,脚步停顿了一下,长安转过身,慢慢走向男人。

放佛没有看见长安下山的身影,男人什么也没说,只是上前一步,浅笑着问道“最近过的可好?”

避开那双炽热的眸子,微微后退一步,拉开两人之间的距离,轻轻一福“我很好……”

想问他你又过的如何,可长安还是强压下了,那人的好不好她还有什么资格问?她离开他,不在出现在他的身边,不在扰乱他的心神,不在让他收人耻笑,就是对他最好的报答。

听着着敷衍的回答,曾子墨的喉咙放佛堵上一块黄连,苦涩酸楚。

这个她追逐了多年的女子啊,从未给过他一丝半点希望,明明那双眸子里如火焰一把,总是炽热的盯着许霆英,可转过头来,看他的眼神却一直都是冰雪般的淡漠。

男人装作看不见这份刻意的疏远,继续热络的说道“今天是顾伯母的忌日,我想你应该……”

“你们在干什么?”

暴怒的声音突然在身后响起,两人齐齐回头,只看见一骑黑色的骏马奔驰而过,许霆英铁黑着脸奔了过来。

他去找她,听见仆人说她独自出城祭祀老夫人,他不放心就快马加鞭赶来,没想到第一眼就看见了两人在这里卿卿我我,好不亲密,原来祭祀不叫他,是因为想趁着这机会出来私会情郎?

胸膛里的烈火几乎要煮沸了他,许霆英咬牙切齿,他怎么能叫他们得意,他要撕碎了他们。

人还未到,一马鞭对着曾子墨居高临下的**而来。曾子墨虽然还未上过战场,但也是武将世家,身手也算利落,堪堪一躲,就避开了带着雷霆之怒的一鞭子。

“霆英,你干什么,快住手!”

长安惊呼出声,可这一劝更让男人更气,许霆英已经控制不住满腔的杀意,利落的翻身下马与曾子墨缠斗起来。

许霆英是堂堂镇北大将军,常年征战杀伐,武功底蕴自然不是一个初出茅庐的曾子墨可比拟的,尤其是带着盛怒的许霆英,招招都狠辣之极,没一会,就将曾子墨一脚踹翻在地,举起马鞭劈头盖脸的一顿**。

“住手!”她已经欠了曾子墨太多,怎么在忍心看着他被自己的夫君抽打受伤,娇弱的女子想也未想,就扑向了地上被抽的起不来的子墨,将人护在怀中。

许霆英一鞭子已经挥出,在想收鞭已来不及,一鞭子狠狠抽在女人的背上,登时单薄的衣衫碎裂,血流如注。

曾子墨反应过来,迅速的翻身将女人护在怀里,一副保护的姿态,对着盛怒的许霆英嘶吼“你竟敢伤害长安,我一定要杀了你!”

男人挥鞭的手有些颤抖,眼底有些泛红,看着抱在一起的男人女人,男人瞬间有种可笑的想法,好像曾子墨才是许长安的夫君,他不过是挡在两人恩爱路上的一个劫匪恶霸。

男人收起这荒渺不的想法,戾气肆意,既然是恶霸,那他就要恶到底。

一把拽起许长安,踹翻上来抢人的曾子墨,许霆英弯下腰,看着狼狈倒在地上的公子哥儿,嘴角牵出一抹冷笑。

“你有什么本事杀了我,你父亲我都不放在眼里,就你一个弱鸡一样的公子哥,武功不如我,家世不行,军功没有,你凭什么杀我?”

曾子墨好似被问到了痛处,清亮的眸子里闪过一丝不甘和屈辱。

“我总会找到办法……”

许霆英又一鞭子抽在了子墨的身上,打断了他的话,然后收起马鞭,俯**,好似看着乞丐一样的看着曾子墨,嘴角的笑纹加深。

“我倒是可以给你指出一条打败我的出路……最近边境安宁,只有南境战事火热,你到是可以申请做个前锋,如若胜了倒也可以封个小小的将军,我也高看你一眼。”

长安心底咯噔一下,慌忙出声“子墨不要信他,南境战事紧张,他是诓你去冒险,你千万不要听他的。”

许霆英淡淡的撇了一眼长安,看她那副担忧的样子,真的是让他咬牙切齿。

他不爽,自然曾子墨就得更不好过。

又一鞭子狠狠抽在要挣扎起身的曾子墨身上,霆英好似戏谑老鼠的猫一样,靴子使劲踩在曾子墨的肩膀上。

“这是你建功立业最好的机会,要不然,你凭什么敢大言不惭的说要我的命,还是……你也不过只是在女人面前吹吹牛皮而已!”

“我当然不是吹牛皮,我一定要从你手中抢回长安。”子墨激烈的反驳出声,对于长安,只要她想,只要她点头,他一定会奋不顾身的为他做任何事,哪怕是杀了面前这个镇北大将军,他也绝不会有一丝犹疑。

“不要子墨,不要去冒险,我根本就……”

在不耐烦两人之间的腻腻歪歪,许霆英忽地站起身,拽过旁边还想说话的长安,一把扔上马背,不咸不淡的扔下一句“那就让我看看你的男儿血性,够不够资格来杀我!”,在补上一马鞭,就策马飞奔下山。

主题
字体
A
A
目录
设置
简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