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我应该抽在肚皮上

哐当,许霆英一脚踹开了房门,将长安抗进了屋,扔在了床上。

长安佝偻着,双手死死护住肚子,后背上已经结痂的伤口又崩裂开,缓缓渗出血迹。

“许霆英,你为什么这么做,你明知道南境局势不好,还激他去前线当前锋,你怎么这么狠毒?”

男人一把扯开女人身上的破衣,拽出想躲进被里的女人,指腹轻轻摩擦女人后背上的伤痕,嘴角勾起残忍的笑。

“你说我狠毒?那我要是不狠毒了岂不是枉费你对我的夸奖?你说我这一马鞭是不是抽错了位置……”

男人停顿了一下,温热的指腹滑到女人的肚子上,这里还平坦一片还完全看不出已经有孕的痕迹,可这平坦的下面全是对他的欺骗和羞辱。

把他当傻子一样的耍弄!

她是不是以为他说会等她十个月,就以为他不会在伤害她?

真是可笑!

男人的声音越发沉缓低哑“我应该抽在这肚皮上,你说里面的小东西会不会立马化作一摊血水,恩?”

明明是人类温热的指尖,却让长安有种被野兽舌头**的感觉,那眼里流淌的杀意,吓的长安僵直了身子,手指颤抖的抱住肚子。

“你答应过我的,你说不会伤害她的,他是你的孩子啊!”

一拳擦着长安的肚皮重重砸在床上,荡起的拳风吹散了长安披散的长发。

男人逼近女人,鼻尖几乎贴着鼻尖,喷出的湿热气息仿佛一条条炽热的锁链,牢牢锁住了长安。

“我的孩子?你怎么还说的出口?你连祭祀自己娘亲都不忘约了曾子墨偷情,我要不是及时赶到,你是不是又要在给他怀上一个?”

刷……羞辱的话让长安的脸颊瞬间褪去血色,又转眼羞红,在忍不住,羞愤的一巴掌打在了男人的脸上。

男人的脸被打的偏向一边,时间好像静止,两人的呼吸对着呼吸,诡谲的气息流淌,过了好几秒男人才缓缓回过头,不怒反笑,男人的手掌按在长安雪白的小腹上,开始施压。

“很好,很好,被我说中了你们的丑事,你恼羞成怒了是吗?”

“许霆英。”长安放下颤抖的指尖,挺直了脊背,忍着肚皮上的逐渐加重的力量,眼神笔直的盯着男人眼里坚决的杀意。

“你永远都不要死!”

男人抬起眸子,看向女人。

“人死了就会去阴曹地府,鬼叛那里会记录一个人前世的犯下的所有过错,许霆英,你永远都不要知道你犯了什么错,做了什么孽……要不然,你做鬼也不会安生。”

许霆英从不相信什么鬼怪之说,可女人眼里的怨毒却深深触动了他,还有那一身的冷酷,比北境漫天的风雪更让人心寒。

他们……怎么会变成这样?

男人宽厚的大手在也按不下去,紧绷的嘴角微微抽动,终于撤回了手,一掌拍在精致的床垣处,上好的木头连着帷幔被瞬间拍的崩裂粉碎。

“你,以后永远都不许出将军府半步!”

男人跨过一地的轻纱布幔,决绝的走出房门。

听见门又嘭地一声重重合上,长安紧绷的肩头才微微放松,呆坐在一屋子的混乱中,双手轻轻覆盖在肚子上,女人麻木的眼球才有了几分生气,微微转动起来。

这就是你所谓的抱负吗?

霆英哥哥?

已经多少年没在这么叫过他,这好似掩埋在黄土里的名字,只要一想起,就叫她的心瞬间抽痛起来。

那个美好的霆英哥哥,那人虽然总是淡淡的,却将她保护的好好的霆英哥哥,在也没有了,就如逝去的时光,死在了这荒漠一样的三年里。

现在只剩下一个镇北大将军,一个只会怀疑她,侮辱她,甚至要杀了她的孩子的许霆英。

抱住肚子,长安泣不成声!

主题
字体
A
A
目录
设置
简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