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三个月的孕妇都是这般

长安推开面前的吃食,紧紧捂住鼻子,压下一阵阵剧烈的呕意。

她最近吐的厉害,所以原本就不丰盈的人现在更显消瘦了。

她也知道怀孕的女人会吐,但是却不知道会吐的这么厉害,这几日,别说是吃点东西了,哪怕是闻到一些味道,胃部就会激烈的翻腾呕吐,吐的东西比吃的还多,只能勉强以清水度日,然原本就不丰盈的人现在更加消瘦了。

大大的眼睛挂在巴掌大的脸上,纤细的脖颈一把就能折断。

许霆英皱皱眉头,大手一挥,吩咐下人去请胡太医来。

如果长安早知道太医院的胡太医正外出看诊,来的另有其人的话,也许她死也不会去请太医。

可是世间没有早知道,当温婉高雅的安又灵带着丫鬟走进房间的时候,长安被子下的手死死的握成拳头。

安又灵,刑部掌司的女儿,因为医术精湛,医治好了太后的顽疾,深得太后喜爱,刚被敕封了郡主。

当初长安撕毁婚书,背弃婚约,可全都是因为安又灵……

长安实在厌恶她,收回被子外面的手,冷淡的拒绝了安又灵的诊看。

“姐姐,莫不是担心我医术不精,误了姐姐的病?”

长安不看她,反而看向许庭生,“我没事了,不需要劳烦郡主,我现在很累,想睡一会!”

许庭生沉下脸,“你闹什么别扭,郡主的医术可比太医院的胡医生还要高明,怎么会误你病情?”

长安放在被子上的手紧紧攥住被面,那上面被她掐出无数褶皱,看出男人脸色已经不好,女人有些动摇,她说过什么都听他的,他才会不杀她的孩子,可安又灵,女人的直觉告诉她,她绝对会害她!

被子上的褶皱松开又被攥起,男人不耐烦的一挥手,“算了,劳烦你了,又灵,我看她是真的累了,我送你出去。”

长安松了口气,看着两人想外走,突然觉得,两人的背景是那么般配,她,怎么看,都像是多余的。

对于长安的拒绝,安又灵有些失望,她可是费了好大的力气才支走了胡太医自己前来,又想好了很多办法,这样走岂不可惜?

两人一面往外走,安又灵好似随口说起“虽然不能详细的诊查,但是我看姐姐的脸色可真的是不好,又消瘦的厉害,是不是最近没有好好调理身体?”

“只是吐的厉害,根本就吃不进东西。”

安又灵精致的下巴上浮出一抹意味不明的弧度,随口说道“不过是孕吐的厉害了些,怀孕了三四个月的女人都是这般……”

看男人的脸色瞬间变黑,安又灵好似浑然不觉的继续说道“只要多吃些清单的东西,过一阵子就好了,你对姐姐可真好,这个孩子,一定很得你喜欢吧?”

男人坚毅的下巴紧紧蹦起,说出的话几乎都是咬牙切齿“喜欢,我喜欢的紧呢!马车我已备好,管家,送郡主回府”

说完就撇下安又灵往回走,女人丝毫不介意男人的无礼,嘴角的波纹越来越大,虽然与她之前设计的不一样,但是效果却更是显著呢,许长安啊许长安,你才一个月的身孕就开始像个三个多月的孕妇吐的这么厉害,看来你还真的是和曾子墨有一腿呢,那就好办了,长安,你如此人尽可夫,可就不要怪我喽!

许霆英身形高大挺拔,两腿修长,走起路来几乎带风,没几步就到了长安的房外。

忽地拽处躺在里面闭目养神的怪不得不让医师看诊呢,原来是怕被看出来身孕已经三四个月了是吗?

我们成亲才一个月,她就已经有了三四个月的身孕,前几日还跟我赌咒发誓孩子是我的。我真的被粪水灌了脑壳,才会一而在,再而三的相信她!

许庭英怒不可遏。

打**门,看见里面的女人竟然睡着了,他气成这样,她却还有心思睡觉?

男人上前一步,几乎就要拽起女人,现在就喝了打胎药。

可面前的女人,即使是睡梦中,也淡淡的拧着眉毛,本就白皙的肤色现在更是白的透亮,皮肤下的血管几乎都能看清。

女人睡的及不安稳,好似梦魇了,青黛的眼睑下一行清泪缓缓流下,顺着透白的脸蛋流进耳廓。

男人伸出的手,有些犹豫起来。

“霆英哥哥……”

女人浅粉色的唇微微张开,吐出一个淡淡的名字,让许霆英的心跟着莫名一紧。

她的梦里,出现了他?

他突然想起,很久以前,女孩儿和他说过“霆英哥哥你总是住进我的梦里,有霆英哥哥的梦也是甜的,我都不愿意醒来呢!”

可是为什么要流泪,不是有他的梦也是甜的吗,那为什么还要流泪?

是梦里的他也如现在的他一样,只会让她痛苦吗?

男人的手指在空中慢慢聚龙成拳,又慢慢放开,男人吸气,吐气,尽量稳住自己的呼吸,他答应她了,他不是个轻易食言的人,不能趁着她睡觉,就害了她的孩子。他也不能只听信一人之言,也许,那个安又灵只是会给太后看病,其他的并不擅长,他需要好好的在问问,在问问……

主题
字体
A
A
目录
设置
简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