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郡主请自重

“将军怎么行色如此匆忙,莫不是惦念长安姐姐?”许霆英看着拦在宫门口的安又灵,眉头微微皱起。

再见安又灵,许霆英心底升起一股莫名的厌恶,这次奉诏入宫,也是因为她。

许霆英回礼,想起刚才皇帝试探的话,低垂的眸子中闪过不耐。

“家中夫人有孕,我是着急回去陪她,告辞了郡主!”说完就要走。

安又灵素手拦住打个招呼就要走的男人,又是因为孕妻?

刚才在上书房就是拿这个做借口婉拒了皇帝的试探。

她早就恨的牙痒痒,那个该死**的顾长安有什么魅力可以让许霆英这么担忧着急,还一直装作看不见她的心意。

她哪一点比不上那个**?

心底再狠,安又灵面上也维持了端庄温婉的样子。

“我最近也听说一些……将军果然是好气度,上次是我唐突了,忘记了姐姐才嫁进来,说了什么不该说的,还望将军见谅。”

暗暗观察男人的神色,看着那漆黑陡峭的眉毛皱了起来,安又灵心底偷笑,又接着说道“姐姐吐的这么厉害,我也惦念,我看我还是上府上为姐姐看看吧,别吐坏了身子,伤了孩子。”

许霆英身侧的拳头捏的咔咔作响,他不是不知道,大都的人都在传他做了别人的便宜爹爹,都在背后偷偷笑话他,可那都是背后偷偷议论,他装作听不见,也就不甚烦扰,可这人竟然当着面挑开了他的伤疤,叫他怎能不气。

男人收起心中烦闷的思绪,嘴角挤出一抹笑,微微行了一礼,谢过了安又灵的好意,又接着说道“刚才在上书房,皇帝与我说了些话,我心中欢喜,可是不知道是郡主本人的意思,还是皇帝强郡主所难,如果是陛下强郡主所难,我绝不会做那得势威逼的小人!”

温婉的眸子里闪过一闪惊喜,他话里的意思,是他对她也有意吗?

安又灵精致的脸蛋上飞过两摸红霞,微微低头,无限娇羞的说道“陛下并未强迫与我,将军大人,神姿盖世,对我来说怎么会是强迫……”

“那恐怕要叫郡主失望了,无论是强迫也好,还是郡主本意也罢,我都不想娶郡主为妻,告辞!”

安又灵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这人前言不搭后语,态度急转直变,分明是戏耍自己。提起裙角追上前面快要跨上坐骑的男人,“将军难道还要装作不知,是铁了心要做这大都城最大的笑话吗?”

高大的男人端坐在马上,居高临下看着下面的女人,嘴角扯出一抹轻笑“郡主这是要当街抢男人回家做驸马吗?郡主你这笑话可比我的还要大啊!”

“你怎敢如此侮辱我?”

安又灵被气的嘴唇发青,拽住男人衣角的手指都有些微微颤抖。

“微臣并没有侮辱郡主的意思,但若是郡主喜欢自找欺辱,微臣也只能奉陪!要是郡主并不喜欢自找欺辱,那就请郡主放开手,郡主自重!”

看安又灵还没有放手的意思,男人一抽马鞭,擦着郡主的肩膀甩出一个炸响,一夹马腹扬长而去。

只留下安又灵留,双眼喷火一样的站在原地。

主题
字体
A
A
目录
设置
简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