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霆英哥哥

许霆英的怒火已经燃烧到天灵盖儿,她已经问过太医,那个安又灵确实没有说谎。

心底更是厌恶起那个安又灵,可在厌恶,她有一句话说的很对,他不能成为大都城所有人的笑话。

他可是这都城贵胄,堂堂镇北大将军,这大都谁人见了他都要敬畏三分,可是,都是因为那个女人,让他成为了大都所有人的笑话。

都赖那个顾长安,她如果没有撒谎骗他,如果他知道两人早就有了婚姻之实,说不定……,也许……

甩甩脑袋,男人挥走那些可笑的想法。

没有说不定,更没有也许,就算他俩已经成亲,就算她早就怀了曾子墨的孩子,哪怕是孩子成堆,他也还会拆散他们,坚定不移的娶她。

娶她,他在苦寒之地流放的一年中,和北境浴血奋战的两年中唯一的信念,活下去,活着回来,带着无上荣光和显耀的身份,然后求陛下赐旨将她许配给他。

娶她,不是为了延续三年前的爱意,是为了抱三年前悔婚的怨恨。

她明明口口声声说爱他,让他冷漠冰凉的心中温热起来,可是却又是多么绝情,获罪第二天,就撕毁婚书,赤裸裸的践踏了他所有的感情。

他怎么能原谅她,绝不能,所以娶她,将她一辈子圈进将军府,折磨她,羞辱她,报复她。

让她后悔当初的绝情,让她一辈子都活在悔恨中,不得解脱!

高大的男人踹开了女人的房门,看见女人安静的坐在桌子旁,小口小口的喝着粥。

只一眼,到了嘴边的话就有些难以出口。

可是,不说他就是这都城最大的笑话,他堂堂镇北大将军的颜面何在,他堂堂许家门楣体面何在?但不说世人笑话,就是家里的长辈也怕是不许。

可是,如果真的拿掉这个孩子,她……会怎样?

女人戒备的抬起脑袋,直直的看着站在门口的男人,双手放下汤匙,紧紧捂住自己的肚子。

看着男人脸上纠结的表情,她心有所悟,却不敢张嘴打破这短暂的宁静。

水敛的眼中已经渐渐升起肯求:求求你,不要伤害我的孩子!

男人还是未动,女人的恳求渐渐变成了哀色:你真的非要杀死我的孩子吗?

男人动了,缓缓走到女人的面前,薄削的嘴唇紧紧抿成一条线。

女人绝望的闭上眼睛,一行清泪顺着消瘦雪白的脸颊缓缓流下,她真是个无能的娘,不能保护自己的孩子,还要眼睁睁的看着他被自己的亲生父亲杀死。

可是孩子,娘虽然不能保护你活下去,但是黄泉路上,娘却可以陪你一起走。

水漾的眸子再次睁开,眼里已经存了死志“霆英哥哥,连我一起杀了吧,孩子还太小,我怕他在下面受到欺负!”

她已经好久没有叫过霆英哥哥,已经死在记忆里的的人,再唤出他的名字,让她的心都跟着一痛。

她的霆英哥哥死了,孩子也要死了,她也是一定要去死的。

那样他们三个才可以重新团聚,否则徒留她一个在这空荡的人世间面对着魔鬼一样的镇北大将军——许霆英,她会生不如死,她会疯的!

许霆英看着面前的女人,明明是在哭,可嘴角却牵出了一抹轻松的笑纹,那笑很轻很淡,却很真,刺的他的眼睛生疼。

那声霆英哥哥,明明是在叫他,可男人却震的一哆嗦,这是女人清醒时,第一次叫他霆英哥哥。

她说她也要一起死,她说要保护孩子,你就这么爱慕曾子墨,为了曾子墨的孩子,你甚至连自己的命都不要了吗?

男人恨意奔腾,弯下腰,男人温热的指腹擦过女人冰凉的双唇。

“讨好我,我就让你的孩子活下去!”

女人有些怔愣,不太确信的盯着男人。

男人的指腹擦过女人颊边的清泪,语气坚定的又说了一遍“讨好我,我就保护你……和曾子墨的的孩子,直到他出生,不让任何人伤害他。

女人眼里,无限的绝望中终于生出一丝希望,他到底还是不信她,他坚信了孩子就是曾子墨的,所以才这么想杀他。

主题
字体
A
A
目录
设置
简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