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你是怎么讨好曾子墨的

可是他却还是给留了一条生路,女人洁白的贝齿轻咬嘴唇,雪白的脸颊生起淡淡的红晕。

有一丝希望她就要争取,她的孩子,可怜的孩子,只能靠她才能挣得一线生机,她不能退却。

这次,她要讨好他。

她十二岁之前一直寄宿在都城附近山上的青莲寺内,那是一个尼姑庵,自是没人要教导她怎么讨好男人。

在后来,回到家中,浑浑噩噩,年龄又小,母亲只是一味的宠溺她,也未告诉过她。

大些了,到了岁数,家中生了大变,父亲自缢身亡,母亲终日缠绵病榻,更没有心思教她那些。

脱了衣服后,她有些手足无措,到底要怎么才算是讨好他?

男人看着面前的女人一身粉红的如熟透了的秋果,闭着眼睛微微有些发抖,可还是笨拙的伸出手,轻抚男人的身体。

男人很不满,恶毒的想到,她也是这样笨拙的讨好曾子墨吗?

怎么可能,她可爱慕他的紧,定不是现在这样僵硬赴死的表情。

“你是怎么讨好曾子墨的,现在就怎么讨好我,不过是个随便的女子,在我这装什么清高!”

唰!长安身上的羞红瞬间退却,只余下一身的苍白,咬紧嘴唇,才没有让自己啜泣出声,女人哆哆嗦嗦的凑上唇,亲吻着男人。

冰凉的唇瓣触碰到那片炽热的唇瓣,就好似喝了最烈的酒,男人出乎意料的兴奋,甚至有些失控。

身体很想翻身压倒女人,可想到,这样一幅表情不知道在曾子墨面前展露过多少次,或者,在曾子墨面前的她,要比这热情百倍,男人就控制不住自己的嘴,忍不住出声讽刺。

“你就这个样子讨好曾子墨的吗?红楼最下等的女子也比你有情调!”

女人浑身俱颤,抬起眼睛,死死盯着许霆英,他心里呐喊:我在你眼里,竟是能和那楼里的女子相提并论,是一样的低贱吗?

“怎么,曾子墨就喜欢你这个冷淡的调调是吗?”

长安忍住了要出口的喊声,心如死灰,她竟然为了保护他的孩子,要像个那些女人一样的去讨好他。

她恼怒,她羞耻,她愤恨,可是她不得不做,他的孩子,也是她的骨肉啊,她如果都不保护她,这个世界还有谁能保护他?

到底要怎么才算是讨好他,她隐忍住心底泛滥的哀伤,强打起精神,惶然四顾,急的额头上渗出了微微的汗意,也不得门路。

男人已经不想再折磨自己,一个翻身,就将紧闭双眼的女人压在身下,紧紧锁在床板上。

她记得要讨好他,双手抱上了男人的后背。脑袋里迷迷蒙蒙,张开嘴轻呼出声。

男人好似被这轻吟声古惑,越发不能自控。

女人混沌的眼神陡然清明,双手放开男人的后背,紧紧抱住肚子,浑身僵硬起来。

男人满腔的热情被这下意识的动作刺的一凉,眼底深沉的好似最黑的夜。

女人讨好他,只不过是想要保住和曾子墨苟且有了的孩子。

男人的喉咙里泛出无边的苦涩。

感受着女人又渐渐放松的身体,男人心底升起一抹自嘲,娶她,到底是谁在报复谁?

看着男人离开,长安紧绷的神经微微有些放松下来,男人终究没有动手,是她的哪句话打动了他,是以死相逼吗?

长安摇摇头,男人早就说过,他早就不在乎她的生死,他只在乎她的余生够不够长,能不能承受他足够的恨意。

让她活着,就是为了这恨,必须得有人承受。

长安揉揉眼睛,揉散一眼的酸涩,这个孩子,只要生下来,就能滴血认亲,就能解开一切的误会,粉碎一切谣言。

也许,她的霆英哥哥,也会回来……

主题
字体
A
A
目录
设置
简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