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他想见她

长安被许霆英拽着手腕走在长长的回廊上,背对着他的男人腿长步大,又气势冲冲,身后的女人只能踉跄着跑着,才不至于被拖倒在冰凉的青石路上。

她有些害怕,即使一路被拖拽着,胳膊上已经出现了一圈红痕,她也不敢出声,她不知道他为什么会这么生气,但是她清晰的感觉到了他的愤怒,她很怕说错了话会让他更怒。

到了前院,就看见一个修长劲瘦的身子笔直的站在阳光下,她终于明白他为什么这么生气。

子墨来了!

如果这个世间的仇恨可以排名的话,对于许霆英,她是雷打不动的第一位,那么子墨就是第二位。

他和她联手,让这个高傲的将军成了大都城最大的笑话。

许霆英使劲往前一推,长安几乎是踉跄的扑向了子墨的身后。

“有什么赶紧说吧,别说我没给你们机会!”说完就一撩衣摆,气势十足的坐在了椅子上。

子墨回过神,扶住差点摔倒的女人,眼里生出熊熊的怒火,他珍而爱之的女人竟然被别的男人如此粗暴的对待,他现在就恨不得就杀了许霆英。

可面前的女人却微微挣开了他的手指,他又生出了一腔酸楚,现在的他,什么都不能做,做了最后受伤的只是长安。

他挚爱的女人啊,别的男人不在乎,可他却是舍不得伤害她一分一毫的。

子墨收敛起情绪,故作轻松的说道“我已经向皇帝请奏去前线了。”

长安楞了一下,接着眼睛发酸,面前的男人,他的衣袍穿的整洁入常,脸上也干净俊秀,却无端的生出一种永别的味道。

女人努力让自己的呼吸平稳。“子墨,不要去前线,你快去和皇帝陛下请旨,不要去南境,那里太危险了。”

他虽然出生武将世家,可是却心气平和,最厌烦争斗,他这样的人,怎么能上前线打仗?

子墨转过身,还是笑容温柔的看着她,可当他看见她脖颈间全是浅淡的青青紫紫时,整个身体都颤抖起来了。

又觉得自己可笑,他们已经是夫妻,自然要做着全天下夫妻都会做的事情,他怎么会还想不开?

霆英冷眼看着,突然一阵恶毒的**,子墨,恨了吧,我比你更恨,我不仅要承受世人耻笑,还要为了你们两人的孽种*心!

“我……”子墨被霆英冷冽的眼神刺得一痛,他又间接的伤害了她?或许他要来见她的确是个错误,但他无法劝阻自己,他想要看看她,发了疯的想。

即使这个女人已经是别人的妻子,即使这个女人的心里从始至终都没有他,即使……

太多即使,也挡不住他想见她的心。

“我来向你辞行,皇帝谕旨,已经不可更改,明天……”他强作平静的说,克制住内心奔涌的痛苦和不舍,尽力不露出一点儿,“就要出发了。”

他的心被撕扯的好疼,这个一直想护在怀里的女人,以后怕是看一眼都成了奢望了吧!

“……”

长安的腿一软,险些摔倒在地。回过头,恨恨的看着许霆英,都是他害的!如果他没有和子墨说那些激他的话,子墨也绝不会想到上前线,去冒那生死危险挣军功。

“子墨,不要去,你去求求皇后,你母亲和皇后情同姐妹,皇后说清,皇帝会答应你的,子墨,不要信许霆英的话,他只是在激你,前线真的太危险了,你不要去!”

一直安静的坐在旁边的男人,突然使劲将茶碗磕在桌面上,巨大的声音震的其余两人都齐齐一颤。

“都是大渝热血男儿,别人家的孩子都能上战场杀敌卫国,凭什么他就不行?还是他这个公子哥儿,就是个只会躲在老娘翅膀下哭鼻子的废物?”

长安气的颤抖,可她又不敢驳斥许霆英,只能双手紧紧抓住子墨的衣袖,将他往外推。

主题
字体
A
A
目录
设置
简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