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能让我儿子聪明

今年是个暖冬,直到了年三十,大都才迎来第一场雪,雪势很大,如扯开的棉絮一样,洋洋洒洒摞了近尺深。

长安在心底默念了声菩萨保佑,悬着的心终于微微放下。

南夷之地潮湿酷热,所以南夷之人都不耐严寒,今年暖冬,南境战况一直焦灼不下,这雪一下,南夷人必定回撤,南境的战争终于能暂时停止了。

袖口被拽了一下,映入眸子的是许霆英微皱的眉。

“长安,还不和你夫君上前祝寿,在想些什么?”婆婆的声音已经带点薄怒,长安立马站了起来,高高拢起的肚子不小心磕在桌边上,上面的汤碗一晃,荡出几滴汤汁。

婆婆的脸色更加难看,至于公公……长安垂下眸子,公公的脸色一直都是黑的,如铁刀的刃,闪着寒光。

她也有些无奈,她当初悔婚,这一家子的人本就对她诸多抱怨,后来许霆英娶她,却连着全家都要承受外人的指点嘲笑,现在都视她如眼中钉,肉中刺,烦恶的不行。

因为许霆英早早就出去单独建府,所以一年中也见不到几次,倒也忍了,可今夜是年饭,这种都城贵胄之家,平常在不和,也得做出家和亲穆的样子给外人看,所以又不得不叫她来,可来了,大家又都如鲠在喉,难受的紧。

许霆英站起来,倒满了自己杯子的酒,拉着他,不咸不淡的拜了个年就又坐了回去。夹起一块鱼肉放进她的碗里,“多吃鱼,能让我儿子聪明!”

他平常从未如此过,长安微微一愣,瞬间就明白了男人的用意。

长安麻木的心又传来熟悉的痛感,她险些呼吸不稳,赶紧夹起碗中的鱼放进嘴里,用弥漫的腥味掩盖喉中涌起的苦涩。

原来外面那些污糟的留言伤害的不止她一人,还有他。

所以男人才会特意在她众人面前表演恩爱的戏码,就是要强调——这是我的孩子。就是想告诉所有人,那些流言蜚语都是假的,他许霆英没有替别人养孩子。

一桌子的人默默的相互交流个眼神,都不说话,本就不热络的饭桌就更显冷清。

许母坐了一会儿,终究想心疼自己儿子,夹了一块肉放进许霆英的碗里,语气也带上宠溺“你今晚就住在这儿吧,明明住的不远,却一年也回不上几次家,你不知道娘有多想你啊!”

许母尖锐的眼神扫了一眼旁边的长安,又接着说下去“长安月份已大,你们在住在一起反而耽误她休息不好,今晚守了岁,就先分开住吧!”

许母又转过头,看着长安,语气冷冷的道“你觉得如何?儿媳妇!”

这句儿媳妇语气冰冷,长安垂下眸子,避开了婆婆眼里的尖锐,她哪里不知道婆婆问她的意图。

不仅外面的人认为她肚子里的孩子是曾子墨的,就连这一桌子上的人也都这么认为。

婆婆一直要为许霆英纳妾,霆英一直借口公务繁重推脱至今,想来今晚留宿在许家,还要他们分房睡,就是要将事先物色好的女子趁夜塞进图霆英的床上。

既然她生的不是许家的种,霆英又不纳妾,难道要看着许家断子绝孙不成?自然是要找着机会,生米煮成熟饭才好!

这种事,在都城富贵人家,正夫人如果声名狼藉,就算婆婆不开口,她也要主动提出为夫君纳妾的。

问她,不是在征求她的同意,而只是知会她一声,别不懂规矩。

“你觉得怎么样啊,儿媳妇!问你话呢?”

许母又重复一遍,这次的儿媳妇已经带着咬牙切齿的味道。

长安抬起脑袋,看着许霆英,许霆英也睇着眸子,冷冷的看他。

他——是不是也猜到了母亲的意思?那他是什么想法?

又看了眼一直冷冷坐在对面的公公,还有饭桌上的一家子,大家的眼神里都是:快点答应吧,要懂得规矩!

长安身侧的手紧紧握成拳头,指尖都有些冰凉。

就算许霆英说不爱她,就算许霆英说娶她只为了抱负,就算大家都认为她的孩子不是许霆英的,就算……

“不……母亲,霆英在我身边,我晚上睡的更踏实……”

还未说完,许父气的已经一拍桌子,怒气冲冲的离了桌。

一桌子人的眼睛都睁的圆了,估计都想不到,她竟然还有脸拒绝?

许母更是气的发抖,指尖颤抖的指着定定看着她的长安。

不知羞耻?不识时务?不懂规矩?

想了半天就然不知道要骂她哪句是好!

许霆英倒是悠哉,一仰头,喝进了杯子里的酒。

“分不分房,怎么睡,和谁睡,你们不事先问我,问她作甚,她能做什么主?”

长安垂下眸子,是啊,他是霸道惯了的,他才是这个家做主的人,越过他直接问她,忽略了他在这个家的权威,他肯定会不高兴!

长安突然有些紧张起来,如果许霆英答应了,她还能怎么办?

脑袋转了很多圈,也找不到任何理由,难道还要赌天发誓的说孩子是他的,呵,他还怎么能信。

男人并未在说什么,忽地拉着有些僵硬的长安站了起来。

冷冷的说了句“我认床在这睡不着,现在困了,要回府睡觉了,这岁你们守吧!”

“英儿——”许母气的声音都有些发抖。

长安倒是长舒了口气。

走到门口,雪深难行,许霆英干脆一把抱起长安,惊的长安一呼,在众人惊愕的眼光中踏雪前行。

这也是第一次,男人这样抱她。男人带着些微酒气的热气轻轻呼在长安脸上,长安想,是呀,演恩爱就要演的要像一些,这样所有人才相信,她们夫妻感情很好,她的孩子就是他的。

这久违的怀抱,就算别有用意,但这份温暖却是真实的,就如多年前霆英哥哥的怀抱,让她贪恋起来。

脑袋深深埋在男人的颈窝,手指紧紧抓住男人的衣襟,就这一次,最后一次,把他当成霆英哥哥吧!

主题
字体
A
A
目录
设置
简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