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你的亲骨肉

女人的眼神里满满的怨恨,那怨恨,好像猝了毒的剑,一下下扎进许霆英的心上。

他看见了她眼里的光,一点一点,从灰暗到寂灭。

他也看到了她的霆英哥哥,彻底的在他心里死去了。

她的心彻底死了,就如他的心,也彻底荒芜了。

他不敢在看,急忙唤来早就侯在外面的大夫和稳婆,七个月流产也很危险,他怕出意外,多做了些准备,屋子里登时挤满了人,慢慢将他挤了出去。

他就坐在外面的台阶上,看着镰刀一样的月,好像一个钩子,狠狠勾住了她的眼睛。

他的脑袋浑浑噩噩,走马灯一样,出现了好多他们年少时候的样子。

那时候的她,刚从尼姑庵回来两年,她与他的相遇就是在皇帝的寿宴上,文武百官都会携着家眷来为皇帝祝寿,她穿着一件透粉色的裙子,在后花园迷路了。

还摔了跤,一裙子的泥巴,跳到了她的面前,他身边的女孩子就笑话她是哪里来的脏丫头,回去肯定要被长辈训斥的。

她也不恼,把外罩的裙褂转了个圈,就把泥巴印子转到了身后,站到他们面前,笑嘻嘻的说道“这样就看不到泥巴啦!”

当时的他是什么样的来着?

对了,当时的他面上还是冰冷冷的没有表情,可心里却笑了,好个又傻又机智的小丫头。

在见面,是在太后娘娘的寿宴上,她长高了些,还是在御花园,这样的宴会,女孩子们都是炫技比美,比家世,比文学,她倒好,偷偷撑了小船,在太后的池塘里悄悄采了一大捧的莲子,被他撞见,她怕他告发她,还分了一些收买他。

然后才知道,那些名贵的莲子只有太后的御池里才有,她采了是为她的母亲入药。

那时的他就偷偷的想,等她在大一岁,满了十四,就立马叫父亲上门提亲,早早的定下他。

可是她的身边渐渐围了很多公子哥儿,每日变着法儿的去找她。

他恨的牙痒痒,恨那些蝇虫一样的纨绔公子,恨她总是懵懵懂懂,不懂拒绝。

所以就总是不理她,她却颠颠的扒着她不放,他越不理她,她就越爱粘着他。

似乎是找到了方法,他就越发装的冷淡,若即若离的总是欺负她,让她每天患得患失。

看着她噘着嘴,鼓着管滚滚的腮帮子,他的心情就格外的好。

可是,她的美好越让他喜爱,她的背叛就越让他怨恨。

所以他立了赫赫军功回来之后的第一件事,就是求皇帝赐婚给他俩。

娶她,几乎是他唯一的人生目标。

他要用余生惩罚她的背叛,她也要用余生用来悔恨!

可是,当看见她的眼里慢慢死寂,许霆英突然生出无限的悔意,他是不是错了?

一声微弱的婴儿啼哭声惊醒了台阶上的男人。

没死?怎么会这样!

男人不敢置信,冲进了屋内。

产婆喜气洋洋的抱着孩子跑到他面前。

“恭喜将军,贺喜将军,是个男婴,虽然早产了些,但是身子骨还可以,只要好好照料,一定能平安长大的!”

他听见他的声音都有些颤抖,沙哑的问道“早产了多久?”

“这个老身就不能说准了,但是看这样子应该是早产了两个月左右的!”

主题
字体
A
A
目录
设置
简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