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保住孩子

医院门口,苏沫看着孕检单上小的可怜的圆点,心情复杂。

医生的叮嘱现在还回响在耳畔:

“苏小姐,你之前人工流产多次,导致子宫壁很薄弱,如果这次再流掉,恐怕你以后再也怀不上了。”

回过神来,将孕检单叠放入包包中,苏沫摸着自己的小腹,眸底一片复杂。

这个孩子,他还会让自己打掉么?

不管怎样,她一定要保住自己的骨肉……

收拾好情绪,苏沫打车,回了家。

刚一进门,主卧那边却传来暧昧的呻吟声。

苏沫小脸霎时惨白,她攥紧了包包,拖着沉重的双腿,朝主卧走去。

眼前的一幕,让她小脸上的血色瞬间褪的干干净净。

男人半阖着眼,躺在床上,如同一个高高在上的帝王,享受着女人的服务。

这一幕,让苏沫胃里一阵翻江倒海,她捂住胸口,干呕出声。

听到声音,女人惊慌抬头,别在耳边的卷发滑落下来,待她看清来人后,却是扬唇娇笑:“易臻,她回来了。”

苏沫无力的靠在门框处,攥紧了门把手,才勉强让自己不瘫软在地,身体却还是直颤抖。

卧室内传来男人的冷笑声。

随后,伴随着沉稳有力的脚步声,沈易臻站在了苏沫面前。

他轮廓深邃,眉眼犀利,一双深谭般的双眸如同裹挟了风霜,眸色冷冽的让人遍体生寒。

此刻,他精壮高大的身体只围了一件白色浴巾,介于蜜色与麦色的肌肤暴露在空气中,精悍而紧实的肌肉爆发力十足,就在他胸前,还有一滴透明的汗渍缓缓滑落,滴至他腰腹处,缓缓滑入下方的……

苏沫惨白的小脸恢复了点血色,她脑中一片空白,大脑失去任何思考的能力。

“呵,”男人抿紧了唇线,冷若寒潭般的眸中满是嘲弄:“看来是我平时没好好满|足你,让你饥渴的去偷看别人。”

“不,不是……”苏沫嗫嚅着惨白的唇片,眸中满是痛色。

“还装?”男人冷笑一声:“怎么,看到我跟别人,你很兴奋吧?

是不是你这不要脸的女人早就有反应了?”沈易臻鹰臯般的眸子反射着寒光,“既然你那么饥渴,那我们三个人一起怎么样?”

“沈,易,臻!”苏沫咬牙,她睁大了眼,不可置信的看着眼前这个自己深爱了五年的男人,“你怎么可以这么对我?!”

听言,沈易臻像是听到什么天大的玩笑般,他冷眸微眯,嗤笑出声:“苏沫,你整天戴着面具不累么?

一个私底下生活混乱的女人,在我面前装什么纯洁无瑕,难道还想立贞节牌坊?”

话落,“啪——”

清脆的巴掌回荡在整个客厅中。

空气,在这一刻,冷凝成冰。

危险的讯息在空气中弥漫开来。

“易臻!”女人夸张的惊呼出声,她顾不上自己衣不蔽体的身子,冲到沈易臻面前,“天啊,你这个贱人竟敢打他!”

苏沫颤抖着发麻的手心,她澄澈清透的眼眸里氤氲起一层水雾,却是倔强的咬唇,努力仰着下巴,不让泪珠掉落。

“苏,沫,你今天不做也得给我做!”男人眸中怒意翻滚,随后,他一个用力,将她拽入怀中。

“放开!沈易臻你放开我!”苏沫死命挣扎,却奈何不了男人半分。

“嘶拉——”

布料撕裂声响起。

屈辱,心酸,痛苦,一股脑的涌上心头,苏沫眼里噙着泪花儿,她咬牙,奋力挣扎。

“哗啦——”

挣扎间,包包落地,包内的东西散落一地。

其中,就包括那张孕检单。

苏沫眼瞳一凝,她奋力挣扎开男人的桎梏,下意识的就要弯腰去捡。

一只大手却是快了她一步。

主题
字体
A
A
目录
设置
简介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