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再遇

陆涵悦轻手轻脚地走在幽暗的走廊。

左转

第五间,1、2、3、4……

第五个房间泄出了一丝亮光,隐隐还能听到有人在说话。

就是这里了!

陆涵悦心喜,下意识地提快了步速,没有注意到脚下,被厚重的地毯绊了个正着。

她失控地扑了上去,推开了未关严的门,跟大地母亲来了个亲密接触,坚实的地板隔得她胸疼。

她纠结的揉着胸,抬起头,映入眼帘的一幕,让她差点一口老血没上来,直接把自己给噎死。

面前的沙发上,穿着红色包*裙的女人坐在男人身上不住地扭动,她**的**挡住了男人的脸,时不时发出娇喘。两人的动静十分大,像是在做什么****的事情……

陆涵悦刚想要说抱歉,本来坐在男人身上的女人,突然间被推了一把,直接摔在了地上。陆涵悦在一旁看着,都替她觉得屁股疼。

但当她看清楚女人的脸的时候,下意识的一怔,浑身的血液在这一瞬间凝固。

这,是她上学时候的小学妹,新蕾?

傅斯年和新蕾……

“滚。”

男人的声音传来,陆涵悦心里咯噔一下子,下意识的低下头,准备悄悄爬出去,假装没有进来过。

她真的没想到会在这里遇到他,还是在这样的不可描述的情况下,傅斯年,你真的是死性不改,好本事!

“傅总。”新蕾委屈极了,“你就那么不喜欢我吗?”

她新蕾是当下最红的模特,长相身材都是千里挑一,巴巴地主动凑上,别人求之不得,傅斯年倒好,让她滚?

“不要让我再说第二遍。”

傅斯年神情冷峻,十分不耐。

要不是新蕾和陆涵悦有关联,他也不会忍不住去接近,结果被这个蠢货误以为自己对她有意思,赶到办公室来投怀送抱。

新蕾起身负气而走,看到陆涵悦的时候还狠狠地瞪了一眼。

“陆涵悦,你真是好本事,这么多年了还让傅总念念不忘。”

陆涵悦无奈又无辜,关她什么事,但心里想着,是自己坏了人家好事,忍了。

现在的她心里只有一个想法,那就是此地不宜久留,她还是先走为妙。

“你,给我回来。”

陆涵悦继续向后走着,像是完全没有听到。

“陆涵悦,你的工作室,不想要了吗?”

听到傅斯年这么说,陆涵悦不由一怔。

原来他早就知道,她会来!

这么说来,要收购她工作室的人……是傅斯年。

一股无名的怒火涌上了陆涵悦的心头,这就是傅斯年对她当年分手的报复吗?多大年纪了,还在玩这种把戏,你不爱我我就要抢走你最心爱的东西?

傅斯年扫了一眼手腕上奢华的腕表,玩味地勾起唇角。

“三句话,你能在三句话之内说服我,工作室,我就还给你。”

这个男人,一如既往地幼稚。

“傅总,一句话能解决的事情,为什么要分三句话?”

陆涵悦手撑着桌子,十分严肃的看着他,直接了当的问道。

“你会给我时间,让我拿出作品,延缓收购吗?”

“不会。”傅斯年回答的很干脆。

“那我们还有什么好说的?”

三句话?半句都嫌多。这个男人从来都不讲理,陆涵悦早已经看透了他。

她真是疯了,才会对他抱着希望。

“慢着。”傅斯年叫住了她,“陆涵悦,来都来了,老**一场……不如我们来,叙叙旧?”

他修长的手指解着衬衫最上面的纽扣,动作很慢,举手投足间,都是优雅和贵气。

“你……你要干什么?”

陆涵悦警惕地看着他,却被男人的气势逼地不住向后退。

这个神经病,又想干什么?

“呵。”他轻笑一声,暧昧地反问她,“陆涵悦,男人和女人之间,还能干什么,嗯?”

一步一步,把陆涵悦逼到了墙角。

傅斯年轻易地扣住了她的手腕,让她动弹不得。

陆涵悦气得牙痒痒,张嘴想咬下去,被傅斯年轻易地躲过。

“我不知道男人和女人之间能干什么,傅斯年,我只知道,你该放我圆润地离开了!”

她滚还不行?

陆涵悦气鼓鼓地别过脸,不想看傅斯年那样讨人厌的脸。

因此,她没有看到,那双眼睛里的情绪有多复杂,失而复得的喜悦、大仇得报的快意、爱而不得的疯狂……

傅斯年毫不在意,以一种疑似性、骚扰的姿势,把手放在了她的左胸上方。

“嗯,这里是挺圆润的,是吧?”

他的手顺着陆涵悦白皙的脖颈,抚上了她的脸颊,陆涵悦的脸“腾”地红了起来。

“傅斯年!”丫丫的,等出去了,她非得告他职场***!

傅斯年的脸突然在她的眼前放大,她都能感受到他呼吸间淡淡的烟草混着古龙香水的味道。

他这是要吻她!

三年亲密的恋人关系,陆涵悦把他的一些小动作都摸得很清楚,比如接吻的时候,傅斯年从来都不会直截了当地吻上,而是先把她捉弄地满脸通红,在她受不了要炸毛的时候,以吻封箴。

但陆涵悦很清楚,现在这种情况下,傅斯年是不会选择吻她的。

陆涵悦心下有了思量,将计就计地闭上眼,一副等待君王临幸的样子。

果然,吻并没有落在唇上。

她听到了傅斯年得意又嘲讽的笑声。

“陆涵悦,你真自作多情,你以为我是要吻你吗?”

陆涵悦的拳头握了起来,冷静,冷静,不能打他,打了他你的工作室就真的拿不回来了。

“当年为了所谓的梦想抛弃我,现在混得可真惨,又烂又没有知名度的工作室,现在濒临破产。”傅斯年的嘴角噙着恶魔般的冷笑,薄唇轻启,“你来找我干什么?该不会以为,我还喜欢你,对你旧情难忘?想借着我们的情分,打动我,让我放弃……唔!”

陆涵悦忍无可忍,拉着傅斯年的领带强迫他低下头,狠狠地吻了上去。

世界终于清静了下来。

这个吻,不是温柔的缠绵,而是激烈的厮杀。

一吻毕,陆涵悦嫌恶地擦了擦嘴,抬脚就走。

“行了,现在我们两清了。”

傅斯年回过神来,眼疾手快地拉住她。

“谁说两清了?你亲我一下,就指望我把工作室还给你?”

“傅总,搞清楚现状好吗?”陆涵悦歪着头,学着傅斯年的样子露出一个恶劣的笑容,“明明是你**我,我才把工作室送给你的!”

这个女人,强词夺理的功夫一流。

“好了,你的目的达到了,我走了,傅总不要太想我!”

陆涵悦还像对狗狗那样,踮起脚摸了摸傅斯年的头。反正工作室也拿不回来,她也没必要热气吞声,倒不如解解气。

她闲庭信步地走出了办公室,在关上门的那一刻,撒丫子狂奔!

“陆涵悦!”

身后传来了男人低吼,陆涵悦一刻也不敢多加停留,用最快的速度跑出了大楼。

“呼、呼……”

陆涵悦站在路边喘气的时候,路边传来了某快递公司的广告。

“xx同城快递,现在下单,立马就到……”

陆涵悦灵光一闪。

半小时后,傅斯年的办公桌上出现了一个巨大的礼盒,上面赫然写着,超小号充气娃娃,买一送一……

主题
字体
A
A
目录
设置
简介 分享